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科举考试时间改革的事情结束之后,新年就来了。

    新年的长安城热闹非凡,可能因为上一年的宫宴有点无趣的缘故,所以今年李世民就又恢复了在乐坊设宴的情况。

    负责的,仍旧是秦天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事情秦天已经驾轻就熟,倒也没有什么麻烦的。

    新年过后,秦天就有点深居简出起来。

    没办法,一个月左右,九公主可能就要临盆了,作为一个丈夫,他自然是想在这最后的一段时间里,好好的陪着九公主的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愿意为你生孩子,那你就是抽出一些时间陪她,又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如果一个男人连这点时间都抽不出来的话,那他说再多爱这个女人的话,都是虚的。

    秦天把九公主照顾的有点无微不至。

    当然,过了初八之后,早朝开始,秦天该上早朝还是要上早朝的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天早朝上,吏部的官员说了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圣上,永州刺史柳三离奇身亡,朝廷派人前去调查,却也没有结果,不仅没有结果,我们派去的人也失去了消息,臣以为此事重大,应该再加派官员前往才行。”

    永州刺史柳三离奇死亡的消息年前就已经传到了京城,一个朝廷官员离奇死亡,对于朝廷来说还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,所以李世民当时就派了一名钦差前往永州调查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只是新年刚过,就传来钦差也失踪的消息。

    这就让李世民以及一众群臣觉得事情只怕真的不简单。

    就算钦差调查不出什么来,也不会失踪吧,可钦差失踪了,那问题就大了。

    吏部的官员把情况说出来后,朝中的一些人就议论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永州之地,向来穷山恶水,刁民极多,如今朝廷官员相继出事,只怕那里有大问题啊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有大问题啊,朝廷官员都没了,能不是大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只怕这问题还不简单呢,我们应该派人前去调查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说着永州的一些情况,说着自己的担心和猜测,李世民坐在上面,眉头微凝,神色很是不好。

    “哼,一个小小的永州,竟然接连发生这样的事情,诸位爱卿,那位愿意当钦差,帮朕巡按永州啊?”

    永州的事情对于整个大唐来说,其实不算特别大的事情,就是有点怪异而已,但越是怪异的事情,其背后可能越发的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
    作为天子,李世民向来都是十分谨慎小心的,他不会让任何小事影响到他大唐的稳定。

    永州的事情就是对皇权的挑战,如果不解决的话,他李世民在民间的威望怕是要受到影响,所以,他必须再找一个人去永州处理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李世民说完,大殿之上顿时安静了许多。

    刚才议论纷纷的官员都停了下来,他们虽然嘴上很厉害,但要他们去永州调查此事,他们还是有点犯怵的,毕竟死了两个朝廷命官了啊,他们去了,会不会也遭遇这两个朝廷命官的下场?

    那样的话,还是留在长安城比较安全。

    而众人都不语的时候,高士廉的眼眉却是微微一动,紧接着,就生出了一个恶毒的念头来。

    如今的永州肯定十分的危险,谁去了都会有生命危险,如果秦天去了呢?

    秦天虽然很厉害,但如果他去了永州,怕也要受到一些伤害吧?

    高士廉突然想让秦天去。

    他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一下,接着就向自己的人传达了一下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很快,就有人站了出来:“圣上,永州的事情实在太过诡异,非大能力者不可解决,臣以为,整个朝堂之上,能够充当钦差,前往永州解决此事的,非秦天莫属啊,秦大人能力出众,去了之后,肯定能把事情调查个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这名官员站出来说了这么一句话后,整个大殿顿时就又喧嚣起来。

    “圣上,臣也觉得秦大人合适,秦大人天下无双,没有他解决不了的问题啊。”

    “圣上,臣也觉得秦大人合适,如果他都不合适的话,那我们整个大唐,就没有合适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不错,圣上,秦大人合适啊……”

    朝中的这些人,生怕李世民让他们去当钦差调查此事,所以如今有人把秦天拱了出来,那他们也就不管其他情况了,先把秦天给推上去再说。

    秦天要是去了,那他们这些人就可以松一口气了。

    官员说着,秦天站在前面,却是眉头微凝,脸色有点难看,心想这些人也太不厚道了,好事想不到他,危险的事情却总是第一个想到他。

    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。

    而就在秦天这样想着的时候,李世民也是心头一动,紧接着问道:“秦爱卿,此事你可愿意前往调查?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秦天,秦天却是把头抬的很高,道:“回圣上话,若是以前,臣就去了,不过现在不行,公主殿下即将临盆,臣离开不得,请圣上体谅臣第一次为人父的心情。”

    秦天的声音很大,说的不卑不亢,而他这么说完之后,高士廉突然就跳了出来:“哼,秦天,朝廷的事情大于一切,你这般,心中可有我大唐?”

    高士廉这话就有点歹毒了,朝廷想要的,就是绝对忠于他们的人,秦天这个行为,显然不是那种一心一意为大唐的人啊。

    如果事情闹不好,那秦天怕是要吃点苦头了。

    不过,面对高士廉的责问,秦天却只是笑了笑:“如果一个男人连一个父亲都做不好,那又如何去做一个臣子,高大人既然一心为了大唐,那这事何不你去办,难道因为自己能力不行,就不为大唐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吗,我看你这样,心中才没有大唐吧?”

    心中有大唐的人,是虽千万人吾往矣的,哪怕能力不行,也要尽自己的微薄之力。

    秦天这样反驳了一句之后,高士廉的脸色顿时就变的有点难看起来,他没有想到秦天竟然会来这么一招,让他去永州冒险,他才不去呢。

    “哼,信口雌黄,狡辩,老夫……老夫的夫人也快生了,去不得……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