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,最快更新大唐好相公最新章节!

    秦天有儿子的事情在长安城的热度还没有消退,秦无忧被册封为开国县男已经又传开了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传开,整个长安城顿时就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,秦天的儿子刚出生,就被封为开国县男了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,秦天好生恩宠啊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,试问整个大唐,谁的儿子有这样的殊荣?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,那些国公的儿子都没有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也正常,谁让秦无忧也是九公主的儿子呢……”

    百姓议论纷纷,羡慕不已。

    高士廉的府上,高士廉也很快听到了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“什么,秦无忧竟然被圣上册封了开国县男的爵位?”

    高士廉很震惊,同时也很嫉妒,他是国公,可是他的儿子却都没有得到这样的殊荣,只有他死了之后,他的长子高履行才能够继承自己的爵位。

    可如今,高履行可都还没有什么爵位呢。

    秦天的儿子何德何能啊?

    他觉得李世民对秦天的恩宠有点过分了,最近秦天好像也没有做出什么不一样的,让人刮目相看的事情吧?

    “圣上啊,您这是……怎么啦?”

    高士廉的心里很不是滋味,他在客厅来来回回的走着,越想越觉得憋屈,最后实在有点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绝对不能让秦天这么舒服,绝对不能。”

    这样说着,他就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,而想到这件事情后,他的嘴角就露出了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“今年的春试快要开始了,很快,就要出结果了吧,那个时候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长安城的天气越来越暖和,贞观六年的春试也如期举行。

    有关秦无忧被封爵的事情,已经渐渐少有人谈起了。

    现如今大家都被春试的事情给吸引住了。

    他们讨论谁有可能夺魁,今年那个地方的人可以考中进士等等。

    长安的消息太多了,任何一个消息都不可能持续太久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现在如此,以后也肯定如此。

    只有在被人捅出来的时候,才会有人再次谈起。

    春试结束,那些审阅卷子的考官加紧忙碌了几天,然后便把今年春试的结果给罗列了出来。

    李世民看过后,就命人把榜单给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今年参加科举考试的,大概有两百多人,但是只录取了四十几个人,也就是说,有一百多人都是没有考上的。

    结果出来之后,有人欢喜,有人忧愁。

    榜文前面,一名男子着急的搜索着自己的名字,他看了一遍之后,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名字,他有点不甘心,然后就又看了一遍。

    可是,又看了一遍之后,他还是没有找到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那一刻,他顿时有一种丢了心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还有一些不敢确信。

    因为在此之前,他的学识在很多人中都是可以的,比自己差的都中进士了,可是他竟然没有中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,不可能,这不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这名男子有些失魂落魄的转身离开,他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才好了,自己怎么就没有考中进士呢?

    而就在这名男子不知所措的在街上走着的时候,一名男子突然拦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赵明吧?”

    男子有些疑惑的抬起了头,他并不认识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,你是谁?”

    赵明不解,但是这个男子并没有说自己的名字,他只是笑了笑:“走吧,我家老爷想见你,只要你去了,以后你想当官,没有任何问题。”

    赵明有点谨慎,并没有立马随这个男子去。

    “你家老爷是谁?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知道我家老爷是谁,想当官就跟着我走。”

    男子在前面走着,赵明犹豫了一下,可是这个男子刚才说的话对他太有吸引力了,他科举考试失败了,他有点绝望,如今有人突然给了他希望,他又怎么可能拒绝?

    想要控制一个人的时候,就要在他最最绝望的时候,给他一点他最最想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赵明犹豫了一下之后,还是跟着那个人走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着,很快到了一处宅邸前面,赵明跟着那人进了宅邸。

    宅邸很大,一看就知道是有钱人的住处,不过里面下人很少,又可知这里的主人并不经常来这里住,这可能只是主人的一处住宅。

    赵明的脸色越来越谨慎,他好像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有身份的人。

    他是有点不安的,但读书人的气质,又让他表现的有点镇定。

    很快,他被领到了一个地方,不过,他并没有遇见要见他的人,或者说他遇见了,但他只能听到声音,而看不到这个人的样貌。

    “赵明,我知道你落第了,不过只要我愿意,完全可以帮你在朝中谋取一个官职,但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声音悠悠,显得颇为深邃,赵明听到之后,内心就起了一些涟漪,不过他并不是笨蛋,不可能因为这个声音说的一句话,就真的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,为何能帮我谋取一个官职,你又要我做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我是谁你不用管,我自然是可以帮你谋取官职的,这个你也不用担心,至于我让你做的事情,对你们来说绝对是一件好事,我要你集合一些落第士子,去找秦天的麻烦,要知道,他推出的科举时间改革,三年一考,你们这些士子想要进京考试,可要三年啊,而且,如果你们没能一路过关斩将,考上秀才和举人,你们甚至来进京城考试的资格都没有,要你做这件事情,应该也是你们很想做的吧?”

    这个声音落下之后,就又加了一句:“放心,不管事成或者不成,只要你这样做了,我就兑现我的承诺,给你在朝中谋取官职。”

    这个声音赵明并不熟悉,但一个要跟秦天作对的人,自然是身份不一般的,说不定他真的能够为自己谋取一个官职,而且秦天的改革,也让他们这些人不爽。

    那些没有考试的,可能还不觉得有什么,可是他们这些今年考试的,可是却没有考上的,那就是一种很大的打击了。

    他们有点受不了。

    这样权衡一番后,赵明就点头应了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