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有趣的事情总是容易被人津津乐道。

    有关秦天用狗破案的故事,在长安城很快传开了。

    一开始的时候,还不是很夸张,但到后来,刑部的那几条狗,已经被说成神犬了。

    而所谓的神犬,就是带有了一些神秘的色彩,说什么那几条狗能预知外来,断案如神等等。

    这些情况成为了京城百姓的谈资,让本来就已经很热闹的长安城变的更加热闹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件事情传着的时候,离新年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新年,是一个阖家欢乐的日子,每家每户在这个时候,基本上都不做其他事情,除了玩就是玩。

    而就在普通百姓都趁着新年热闹,消费的时候,皇宫这里,却比以前要相对冷静许多。

    这天,长孙皇后给李世民拿来了一个账本。

    “圣上,内库里的钱财不多了,今年的年恐怕不好过,要赏赐那些大臣,还要在大年夜设宴款待宗室子弟,这一套下来,我们甚至还要欠账。”

    内库是皇宫内库,里面的钱是属于皇帝的,这些钱和户部的钱不混合,而内库的钱,主要就用于平日里的皇宫所需。

    包括,给后宫的嫔妃啊、宫女什么的发放俸禄,后宫需要添置一些什么,也都是花的内库的钱。

    当初给突厥钱财,户部的钱不够,内库添补了一些,以至于虽然这一年来,李世民和长孙皇后以及一众妃嫔省吃俭用,过的十分俭朴,但到了过年的时候,还是手头不是很宽裕。

    李世民看了一眼账单,道:“朝中大臣辛苦一年,这个恩惠是必须给的,省不得,不过大年夜的皇宫内宴嘛,过于无趣,只是个形式,今年就不要了吧。”

    朝中的一些功臣,李世民肯定是要施以恩惠,加以拉拢的,也许给的赏赐什么的不多,但就这一点赏赐,却足以让这些官员在下一年,继续愿意肝脑涂地的为大唐做事。

    说白了,钱财不重要,重要的是这个心意。

    至于大年夜的宫宴嘛,李世民以前就觉得无聊,只不过普通人家尚且守夜,所以以前拒绝不得,如今朝廷内库钱财不够,而一个宫宴下来,不知要花多少钱,能省则省,正好趁机取消。

    只是,李世民这么说完,长孙皇后却是摇摇头:“圣上,大年夜的宫宴取消不得啊,普通百姓尚且守夜,皇室宗亲如何能够拒绝?而且那天晚上,太上皇也是要出现的,取消了,只怕会引起一些人的议论,实在不妥,这钱就是想其他办法,也不能取消宫宴。”

    被长孙皇后这么一说,李世民顿时愣了一下,在考虑全面这点,自己还是不如长孙皇后啊,他把太上皇李渊给忘了。

    这是李渊跟宗室子弟见面的唯一机会,若是不让见,只怕很快长安城就要有非议,那个时候,对他李世民的统治会很不利。

    谣言,有时候真的很可怕。

    思虑片刻之后,李世民点点头:“皇后说的有道理,那皇后去安排吧,钱财的事情,朕来搞定。”

    作为男人,钱财的事情自然不能让女人去管,李世民一力承当。

    长孙皇后欲言又止,几番后才点了点头,她本来是想向自己娘家借点钱的,不过李世民可能就是料到了这个,并没有给他机会提出来,如此,他也只能作罢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长安的天气越来越冷。

    李世民在御书房来回的走动,一来驱寒,二来让自己的脑子转的灵活一点,想想该如何弄钱。

    他李世民打仗治国有一套,但要说赚钱,却是少了些天赋。

    所以思来想去,也没有想出来如何弄到钱。

    他跟秦天是有一些贸易合作的,比如说造纸,不过那些钱最后都是入了户部的账,不是内库,他就是想拿来花,也是不能。

    不然,他今天拿来花了,明天魏征就敢在朝堂上弹劾他。

    想不到赚钱的门路,就只能借了,等下次其他人上贡的时候,再把钱给还上。

    借钱也得考虑清楚,比如说向谁借。

    李世民摸着下巴,长孙无忌可以借,程咬金也可以借,他们也都有这个能力,而且只要自己开口,他们就不会拒绝,不过不知道为什么,朝他们借钱,李世民总有一种开不了口的感觉。

    也并非关系没有达到,就是很奇怪。

    相比较下,朝秦天借钱,他并无一点这样的不好意思,至于原因,他也说不出来,可能就是感觉,跟长孙无忌、程咬金这些人,他会觉得就是君臣的关系。

    但跟秦天,除了君臣之外,他还有一种朋友的关系,虽然这个关系很淡,但却已经足以让他开口借钱了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的时候,李世民立马派人去把秦天叫进宫来。

    秦天接到命令后,不敢迟疑,冒着冷风就来了。

    他有点奇怪,这个时候,李世民叫他进宫做什么?

    要知道,现在官员已经放年假了,不上早朝,除非有重要事情才会去工作。

    很疑惑,但秦天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进到御书房的时候,里面仍旧冷的出奇,看到李世民还是不舍得烧煤,秦天都有一点同情他的感觉,作为一名天子,竟然这般节俭,真是穷的日子没发过了啊。

    秦天觉得李世民真穷。

    “圣上,宣臣进宫,不知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李世民犹豫了一下,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了,但真的要开口借钱,还是让他有点下不了这个决心。

    “秦爱卿啊,朕这御书房冷吗?”

    秦天缩着脖子,手藏在了衣袖里,突然被李世民问这么一句话,他有点意外,但紧接着就是有一点不是很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李世民,穷啊,人穷的话,可能就要借钱。

    想着,秦天笑了笑:“不冷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回答,李世民倒是愣了一下,秦天不按套路出牌啊,一个不冷,一下子把他的计划给打乱了,这让他如何继续问下去?

    御书房的氛围一度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直到许久之后,李世民看着有些瑟瑟发抖的秦天才终于说道:“可是朕冷啊。”

    可是朕冷啊,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秦天的心头一沉,果然是要借钱的节奏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