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天气很热。

    贸易市场的气氛顿时变的有点凝重,本来热闹的铺子前面很快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秦天站在铺子里面,浅笑嫣然。

    陈棍带着人把铺子给包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就见陈棍突然一棍子敲下去,把桌子上的一坛啤酒给敲了个粉碎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是不怎么懂这里的规矩,来这里做生意,怎么不向我们棍棍帮叫保护费啊?”

    有时候就算是找麻烦,也得先找个理由,哪怕这个理由本来就站不住脚,但只要是理由就行。

    陈棍问出了这么一句话后,就目露凶光起来。

    秦天却是不以为意,道:“保护费?真是可笑,我钱东来需要你来保护吗,你也不打听打听,我钱东来走南闯北的,何时需要人保护,何时需要保护费,你刚才打碎的那坛啤酒,可是要赔的。”

    秦天这样说着,好像他在整个大唐特别有名似的,那陈棍微微愣了一下,可是却怎么都想不出那里听过钱东来这个名字,而且这个名字很厉害吗?

    他只是愣了一下,随即就没把秦天的话当回事,一来他在永州城骄横惯了,真不觉得这里有谁比他厉害,再有就是,洪家的安排,他不敢拒绝。

    “不交保护费,那我就把你的铺子给砸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陈棍一挥手,便命人砸铺子,不过就在这些人冲过来的时候,胡十八已经从秦天后面跳了出来,他也没拿什么兵器,就在这些人冲过来的时候,他直接上前,伸手就抓住了一个人的手臂,紧接着一拧,就把那个人的手臂给扯了下来。

    鲜血直流,触目惊心,而当众人被眼前一幕吓傻的时候,那个人才终于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。

    惨叫声叫的人心头一颤。

    那些人都不由得后退了一步,他们是混混,他们也曾发狠过,也曾杀过人,可他们却从来没有见过这般暴力的打架方式。

    直接就把人的手臂给拧下来了,他们自认做不到,他们也自认承受不了。

    胡十八的手里还拿着那个人的手臂,但是他的神色却很平静。

    “敢来惹事,就是这个下场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把那人的手臂扔在了地上,而那条手臂还在流血。

    陈棍眼眉微凝,本来以为这个钱东来好欺负,不曾想身边还有高手,怪不得刚才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只是,得了洪家命令,他怕也无法就此作罢。

    片刻思虑,陈棍顿时也发狠起来:“一起上。”

    一声喝,其他人也不做迟疑,直接就冲了过来,胡十八呵呵一笑,就在这些人冲过来的时候,他直接抽出了一把刀,刀光闪过,冲过来的人就被他给砍掉了手臂。

    一个手臂接着一个手臂的抛向空中,然后又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就是一声又一声的惨叫,陈棍冲过来的时候,突然停住了,他的眼神之中露出了惊恐的神色,现在他才知道他们和胡十八之间的差距。

    他突然害怕了。

    他转身要逃,但却被胡十八从后面直接伸手给抓住手臂。

    “招惹了我,就得留下点什么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”陈棍惊恐的叫着,但随之就是惨叫,而就在他惨叫发出之后,众人才发现,他的一条手臂也已经没有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的手臂是被生生拧下来的,那种疼痛,比刀砍还要厉害。

    陈棍在发出一声惨叫之后,直接就昏厥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其他喽啰也丢了手臂,他们惊恐的四散逃着,贸易市场突然变的很安静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都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秦天,他们本来以为秦天招惹了棍棍帮,会被教训的很惨,可没有想到,最后被教训的,却是棍棍帮。

    而以刚才胡十八的手段,只怕整个棍棍帮都奈何不了他们吧?

    震惊,震惊。

    随之,安静被打破,众人顿时就喧嚣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啊,打的好,棍棍帮可没少欺负我们,这次终于有人教训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没错,打的好,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欺负人。”

    “英雄,钱老板真是英雄啊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这样说着,紧接着铺子前面就又挤满了人,他们现在,不仅仅因为秦天的货好要买,他们还因为秦天帮他们教训了棍棍帮的人而买秦天的东西。

    铺子的生意很好,秦天却已经不怎么在意了,他在等,等洪家进一步的行动,是继续找事,还是有其他的动作。

    棍棍帮在贸易市场被打的事情很快在永州城传开了,永州的百姓都很兴奋,洪三听到之后,却是眉头微凝。

    “废物,一群废物,连一个外地来的商人都解决不了。”

    洪三气的不行,但如今棍棍帮都解决不了,他怕也不好出手,思虑过后,他便急匆匆的去了洪府,去见洪峰。

    洪峰是个胖子,长的有点肥头大脑,笑起来的时候小眼眯着,十分的喜感,给人一种人畜无害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过,听到洪三的叙述之后,他的脸色就变的有点难看了。

    把棍棍帮的人给废了,还抢他们洪家的生意,这简直就是没把他洪峰放在眼里,这是在打他洪峰的脸啊。

    “老爷,要不让二爷出手?”洪三问了一句,不过,洪峰在思虑之后,又慢慢的恢复了过来,紧接着露出了一丝冷笑:“这种事情,何须二爷出手,那个外地的商人,叫钱什么?”

    “钱东来。”

    洪峰点点头:“去,给他送一封请帖,就说今天下午,我在洪府设宴款待,让他务必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,洪三微微一愣,有点不解,那钱东来打了他们的人,抢了他们的生意,可他们家老爷还要宴请他,这不是有病吗?

    但这话洪三可不敢说,他也没有多问,连忙就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洪三领命退去,洪峰嘴角又露出了一丝冷笑,紧接着就呵呵了两声:“钱东来啊钱东来,敢跟我作对的,你是这些年里的头一个,如果不让你吃尽苦头,我就不是洪峰,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,让你对我摇尾乞怜,要你成为我洪峰的奴隶……”

    洪峰说的话有点恶狠狠,听的人心头一颤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