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“来人,去把所有关门的粮商,都给我抓来。”

    秦天要派人把粮商给抓来,而不是请。

    那些侍卫听明白之后,很快就四散而去。

    永州城最大的粮商是陆元。

    陆家的粮食很多,多的足够整个永州城百姓吃上好几个月的。

    而,一旦他们陆家的粮价发生了变化,整个永州城的粮价也势必跟着发生变化。

    他们陆家基本上掌控了永州的粮食情况。

    当然,其他的几大粮商实力也不弱。

    一众侍卫领命之后,便急匆匆的来到了陆府。

    陆府很大,侍卫来的时候,陆府的府门紧闭,前面还站着一派家丁,而且这些家丁都拿着棍棒。

    “小公爷有令,要抓陆元去刺史府,识相的就让开。”

    一名侍卫见陆府这种情况,顿时就不喜了。

    只是,他这么喊完之后,陆府的那些家丁并没有一个让开的,很显然,他们是不会让这些侍卫将陆元带走的。

    “可恶,找死!”

    一名侍卫骂了一句,紧接着突然抽刀,不等离他最近的那个家丁反应过来,这名侍卫一刀就劈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刀劈过去后,那名家丁的人头顿时就落地了。

    这些侍卫,可都是狂魔军的人,他们跟着秦天上过很多战场,杀人对他们来说如同砍瓜切菜,陆府的这些家丁算什么?

    一刀杀了一人之后,那些家丁顿时慌了神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料到这些侍卫一言不合就杀人,他们已经算狠的了,可跟这些侍卫一比,他们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是陆元的家丁,受了陆元的命令,就算再害怕,他们也是不能让开的。

    所以,就在一名家丁被杀之后,其他家丁立马挥动棍棒就杀了过来,只不过,那些侍卫也不客气,就在这些家丁杀来的时候,他们也突然出手。

    只片刻功夫,陆府门前,就倒下了几具尸体。

    鲜血的味道弥漫开来,很快招来了不少苍蝇。

    苍蝇嗡嗡的声响,让人忍不住要起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所有的家丁都已经被杀了,路边的行人看到这一幕后,都震惊的浑身打颤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就是秦小公爷的狂魔军吗?”

    “这也太疯狂了吧,果然是狂魔军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是,他们都是杀过很多人的,陆府的这几个家丁算什么?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,怪不得秦小公爷能打胜仗……”

    百姓议论纷纷,这个时候,这些侍卫已经撞开陆府大门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陆元正在客厅着急的走来走去,一名下人急匆匆的跑了过来:“老爷,老爷,那些侍卫冲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冲进来了?”陆元顿时吓的脸色发白起来,但很快,他又变的极其愤怒。

    “这个秦天,也欺人太甚了。”

    刚说了这么一句,侍卫已经跑了来。

    “陆老爷,跟我们去一趟刺史府吧。”

    陆元怒视这些侍卫,喝道:“我陆元一没有犯法,而没有作奸,你们凭什么要抓我去刺史府,还有,你们就这样杀我家丁,未免也太不怕人命放在眼里了吧?我要告状,我要去京城告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陆元指着那些侍卫破口大骂,但这些侍卫却只是冷冷的望着陆元,紧接着,突然都拔出了刀。

    刀声响亮,又仿佛带着一股寒意,在这夏天,都让人觉得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“信不信我们也没把你的人命放在眼里?”

    “我家秦小公爷让你去刺史府,你就得去,不去就得死。”

    两个侍卫各说了一句话,而且一个比一个冷,那陆元听了之后,虽然心里害怕至极,脸上却仍旧保持着愤怒,他知道,自己若是反抗,这些人可能真的会杀了他。

    “好,好,我倒要看看,这个秦小公爷能把我怎么样,走吧。”

    陆元大摇大摆的向刺史府走去,那些侍卫相互看了一眼,紧接着就有人上前将陆元的双手给捆绑了住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你们欺人太甚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小公爷说是抓你们去,就是抓你们去,你们这样大摇大摆的去刺史府,算什么事情啊,走吧。”

    陆元无奈,也只能忍着。

    刺史府。

    秦天一直都在等着,不远处的几棵柳树上,不时有蝉鸣声传来,秦天显得很平静,这永州城的事情,越来越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蝉鸣有点聒噪,秦天却听来像一首歌曲。

    时间慢慢,就在这个时候,一名侍卫急匆匆跑了过来:“小公爷,所有人都已经抓来了。”

    侍卫把抓字说的有点重,秦天却是并不在意,点点头后,便直接去了隔壁的一个小院,所有人都被抓到了那里来。

    小院其实也不算小,不过却热阴分明,一边有树,显得十分阴凉,一边没有树,被太阳暴晒着,炙热的很。

    秦天过来的时候,那些粮商都在树下面站着,秦天看到这个之后,脸色顿时就变了。

    “谁让他们站着那里的?”

    秦天只说了一句话,紧接着,那些侍卫就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“滚到太阳地下去。”说着,那些侍卫就手脚并用,或推或踹,把那些人给弄到了太阳地下。

    热,热,热。

    他们顿时感到一股说不出的狂热来,而秦天却慢悠悠的来到了阴凉处。

    “秦……小公爷,你这样也太不人道了吧,我们又没有犯法,又没有犯罪,你凭什么把我们抓来?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,而且现在还让我们站在太阳地下,我们要去京城告状,去京城告状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一群人不停的嚷嚷着,秦天却是没有急着开口,就任凭他们这样嚷嚷,而他则坐下之后,不时的喝一两口凉茶,就这样看着他们嚷嚷,大骂。

    而等他们这些人骂的口干舌燥,甚至已经声音沙哑的时候,秦天才露出了一丝浅笑:“本大人抓你们来呢,没有其他别的意思,就是告诉你们一声,那粮食,你们该怎么卖还给我怎么卖,价钱比以前还要再低一些才行。”

    说着,秦天抬头看了那些粮商一眼,又问道:“对于本官的这个要求,你们有什么意见吗?”

    一众粮商相互张望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