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粮商开仓放粮,永州城很快就得到了稳定。

    仿佛,之前的事情就是个玩笑,一天不到,事情就给解决了。

    很多百姓甚至都还没有反应过来,事情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而这件事情,很快就传开了。

    一处府邸内,一名男子坐在一棵树下喝茶,他旁边的树上,蝉鸣聒噪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公子,可要小的把这些蝉给赶走?”

    一名下人觉得这些蝉叫的有点烦人。

    男子却是摆了摆手,道:“不用管他们,那些粮商现如今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下人苦笑,道:“公子,那秦天真是厉害,杀了两个人,就直接把其他粮商给解决了,现如今永州城已经稳定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男子眉头微蹙,但很快就松懈了下来。

    秦天的厉害他是知道的,只是让一些粮商控制粮食的贩卖,显然难不住秦天,特别是在秦天如此肆无忌惮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当然,他又觉得,秦天这样做,未尝不是在震慑他们神仙教。

    “公子,现如今该怎么办才好?”

    “既然那些粮商难不住秦天,那就给秦天再找一些其他麻烦吧,只要不让他闲着就行。”

    他要把秦天的注意力从神仙教上转移开来,至少要拖延一段时间,一段时间后,就算秦天再重新关注这件事情,他也不怕了。

    下人听到这话之后,很快明白了过来,然后不做迟疑,立马就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永州的天气一天比一天热,让人热的有点受不了。

    而这里,又没有自雨屋什么的,所以秦天在刺史府待的时间久了,就觉得十分的难受。

    这天下午,秦天正在乘凉,一边等待罗凰的消息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一名侍卫带着一名男子急匆匆的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小公爷,康阳县县令杨康求见。”

    杨康四十来岁摸样,长的略有点偏瘦,此时的杨康很是着急,急的一头汗水。

    秦天看了一眼杨康,有点奇怪,问道:“杨大人这般急着跑来,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杨康点点头:“小公爷,大事不好了,康阳县的大牢昨天晚上不知被谁给打开了,里面的犯人悉数逃跑,其中,还有好几个穷凶极恶的犯人,他们烧杀淫掠无恶不作,如今他们逃了出来,只怕永州各州县,不太平了啊。”

    杨康说着,又微微抬头向秦天看了一眼,秦天一直都在关注杨康,自然也看到了杨康的小动作,而看到杨康这个样子后,秦天心里多少就有了一些想法。

    等杨康说完之后,秦天的眼眉顿时就凝了起来,喝道:“好你个杨康,作为康阳县令,却不做好牢房防御措施,导致不少罪犯从大牢之中逃出,你这般玩忽职守,你可知罪?”

    秦天这么一说,杨康却是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其实就是受了神仙教的命令,来给秦天找麻烦的,如今一些穷凶极恶的罪犯放了出来,他们肯定会危害永州的治安啊,秦天如今作为钦差,肯定得花费精力去抓他们吧?

    可是他没有想到,秦天在抓捕那些罪犯之前,却把矛头直接指向了他杨康。

    一种不安的情绪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“小公爷饶命,这事的确是下官疏忽了,不过这事跟下官的关系不大,还请小公爷明察。”

    杨康想要推卸责任,秦天却是哼了一声,道:“来人,将杨康杀了,将他的人头挂起来,让其他人也都看看。”

    听到秦天要杀自己,杨康顿时慌了神。

    可不等他开口,一名衙役已经从旁边抽刀,直接要了他的性命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,简直没有丝毫的迟疑。

    杨康的人头落在了地上,他的眼睛却是瞪的很大,可能他到死都不敢相信,自己竟然就这样死了吧。

    杀人的侍卫收起了刀。

    而直到这个时候,他才望着秦天询问:“小公爷,为何要杀杨康?”

    他还不明白秦天这样做的用意。

    秦天一声轻叹,道:“这杨康眼神漂忽,显然是受命于神仙教的,只怕那些犯人就是他放出来的,不然大牢戒备深严,县令不发话,那些犯人想逃出来,谈何容易?”

    他们这些人也都是经常跟牢狱打交道的人,自然清楚牢房的情况。

    秦天这么一解释,那些侍卫都觉得好有道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秦天继续说道:“再有就是,神仙教要给我们找麻烦,一个县不行,就两个县,两个不行就三个,如果整个永州的州县的大牢里的犯人都逃出来了,那我们要抓到什么时候,所以杀了杨康,杀鸡儆猴,让其他县令有所顾忌,如此我们的麻烦才会小一点。”

    其他州县的县令什么的,可能也都被神仙教给控制了,但秦天发现,这些人虽然被神仙教控制,但并不是特别的死忠,也就是说,在面对死亡的时候,他们显然会选择对自己最为有利的。

    如此,让其他州县的人知道他秦天的态度,那很多事情自然就可以避免了。

    这样说完之后,秦天又摆了摆手,道:“把杨康的头颅给我挂到城楼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侍卫已经明白了秦天的意思,领命退去。

    而侍卫刚走,罗凰就从外面急匆匆跑了进来,因为天气太热的缘故,此时的罗凰浑身都被汗水给打湿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整个人却是兴奋的。

    “公子,查到了,查到了啊。”

    听到罗凰这话,秦天连忙问道:“怎么样,调查出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公子,根据我们的调查,整个永州地界,各州县内,多多少少都是有一些人失踪的,这些人跟您说的一样,都是孤苦无依的一个人,他们的失踪,完全引不起任何人的注意。”

    罗凰说完,就抬头望着秦天,秦天凝眉思虑,如今他的猜测得到了证实,神仙教有可能用一些办法掳掠了一些人,而永州刺史发现了这点,只是,秦天又有一点不明白,只是发现了这个,神仙教就要杀了永州刺史吗?

    只是发现了这个,恐怕还不能彻底的解决神仙教吧?

    秦天有点不解,而就在这个时候,罗凰又开口道:“公子,还有一件事情,需要跟您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