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次日一早,吴良早早就来了。

    他来了之后,看到秦天的眼神暗淡,很是无精打采,不由得就心头一沉,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但他又不敢随便开口,所以来了之后,就站在一旁等着秦天安排。

    秦天困的厉害,揉了揉眼睛,又伸了个懒腰,这才带着吴良、胡十八他们穿着便装去了大街上。

    早上的时候,这里的天气还不算很热,街上的人还算多。

    不过,秦天他们这样走了半路之后,罗凰和秦天他们就发现有点异样。

    “公子,您有没有觉得这条街上很怪异?”

    罗凰在秦天耳边小声的说了一声,程处默刚好听到,他愣了一下,然后四下打量了一番这条街,可是,他并没有发现这条街有什么怪异的。

    他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罗凰,就好像在看一个疯子,因为他真的没有察觉到怪异。

    可这个时候,秦天却点了点头:“的确有点怪异。”

    程处默顿时懵了,他又四下打量了一番,可是他仍旧没有察觉到那里不同。

    “秦大哥,你可别吓我。”

    程处默战战兢兢的说了一句,旁边的秦怀玉突然哈哈笑了起来:“程处默你胆子也太小了,罗凰说这条街上怪异,说的可不是装神弄鬼的那种怪异,你就没发现,这条街上的女人很少吗?”

    秦怀玉到底比程处默聪明一点,罗凰稍微一点之后,他便发现了异样。

    而他这么一说,程处默啪的一下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,因为他此时也已经发现了,这条街上的女人的确很少。

    唐朝的时候,民风其实还算可以的,女人不用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想出来行走就能出来行走,可这条街上,却几乎不见什么女人,如此,不怪异能行吗?

    一个县的大街上没有女人,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秦天看了一眼吴良,问道:“吴大人,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吴良脸色有点难看,而且还很是犹豫,不知道该怎么说,而就在他犹豫着的时候,不远处突然传来几声嬉笑。

    众人被那嬉笑吸引了过去,寻着声音望过去后,就见几个少年正围着一个妇人,那妇人三十来岁年纪,已经不算年轻了,但在这条街上,却绝对算是年轻的,而且样貌也算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那几个少年围住妇人之后,便不停的调戏那个妇人,而且他们的手还不怎么老实,妇人肥大的胸前被他们揉的几乎都要变形了。

    妇人脸色发红,不停的求饶着。

    “张公子,您就放了我吧,我是……我是有夫君的人,而且我都上年纪了,张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妇人求饶,而那个张公子却是哈哈大笑,他有点肥胖,笑的时候浑身上下的肉都仿佛是在颤抖着。

    “本公子就喜欢有夫之妇,越是像你这样的美人,玩起来就越爽,哈哈哈,把他给我带走,我要慢慢玩,好好玩。”

    那个被称为张公子的人很是肆无忌惮,他这样说完之后,他身边的几个下人便又开始对那妇人动手动脚起来。

    旁边有不少行人,但他们对于这种行为却视若无睹,好像根本就没有看到一样。

    秦天眉头顿时就凝了起来,光天化日之下,竟然有人调戏良家妇女,这简直让人不能忍。

    “住手。”

    秦天带人走了过去,紧接着就是一声大喝。

    而秦天一声大喝之后,那几个人倒真的停了下来,不过他们的脸色可有点不好看,那张公子更是毫不犹豫的破口大骂:“谁他妈的让住手,在这孟良县,还有人敢跟我张单作对?”

    张单骂着扭过了头,然后就看到了县令吴良,当然,他也看到了其他人,不过他不认识,他只认识吴良。

    而张单看到吴良之后,脸色就变的更加难看了。

    “他奶奶的吴良,你吃了豹子胆了,竟然敢跟本公子作对?”

    张单根本就没把吴良放在眼里,这是秦天等人没有料到的,在他们看来,吴良作为这里的县令,谁都应该给他面子吧,可这个张单没有。

    秦天把目光投向了吴良,而此时的吴良一脸的为难。

    “张……张公子,息怒,息怒啊……”

    让秦天他们更没有料到的是,吴良竟然在讨好张单。

    这让秦天顿时怒不可揭,喝道:“吴大人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吴良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,他很纠结,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

    “小……小公爷,他……他爹是张刚。”

    听到吴良这话后,秦天突然想起了一个后世很流行的词,我爸是李刚,他没有想到,在这唐朝,竟然也有人仗着老爹的名头欺负人啊。

    当然,仗着老爹的名头欺负人的多了,只不过这个人欺负到他秦天头上了,这就有点不能忍了。

    “我管你爹是谁,敢在大街上这般调戏民女,就要受罚。”

    秦天说了一句,那张单顿时朝秦天吐了一口吐沫:“我呸,你他妈以为你是谁,还受罚,我告诉你,吴良都不敢把我怎么样,你敢?”

    吐沫没有吐到秦天的身上,但却落在了他的鞋子上,这让秦天的脸色顿时变的铁青起来,他整个人也爆出了一股杀意,还从来没有人,敢这般冲他吐吐沫。

    “杀了!”

    秦天只说了一句话,吴良一听这个,顿时吓的腿发软。

    “小公爷,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吴良刚开口,但已经晚了,秦天话音落下的时候,胡十八已经一刀劈了过去,他早看这个张单不顺眼了,所以这一刀劈过去的速度很快。

    吴良的话音刚落下,他这一刀就直接要了张单的性命。

    刀很锋利,是直接砍掉了张单脑袋的。

    张单的头颅在地上翻滚了一下,吴良看到之后,直接就昏厥在了地上,他突然觉得,自己恐怕要完了,杀了张刚的儿子啊,他还想活命吗?

    张单死了,他的那些手下顿时愣了一下,许久之后,才终于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你们杀了公子?”

    一名家丁指着胡十八嚷嚷了一句,胡十八双眉一凝,顿时又露出一股杀意来,紧接着一刀就又劈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杀了又如何?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