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秦天觉得三人县很有问题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时候,他也不方便多问,只能先找地方住下再说。

    而他们这样走着的时候,前面突然出现了一辆马车,马车后面跟着一些衙役。

    很快,马车停了下来,一名男子从马车里下来之后,急匆匆就跑了过来:“三人县县令钱山,拜见小公爷。”

    钱山身材略微有点肥胖,此时的他显得很是紧张,可能是第一次见到秦天这样的大人物,也有可能是听说了太多秦天杀人不眨眼的传闻,反正现在的他站在雨中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秦天看了一眼钱山,点了点头,道:“好了,找地方给本官住宿。”

    “小公爷放心,下官听闻您要途径三人县,早已经为您把驿馆给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又是驿馆,秦天顿时就面露难色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,但凡是小地方,驿馆就没有一个是住着舒服的,所以他现在有点惧怕住驿馆,可在这样的雨中,他们好像也没有其他办法。

    想了想后,秦天也只能挥了挥手,道:“好吧,去驿馆。”

    钱山见秦天并没有生气,心里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,于是不做迟疑,连忙在前面领路。

    不多时,钱山便把秦天他们领到了驿馆。

    进得驿馆,秦天倒是愣了一下,他以为这里的驿馆应该是十分破败的,没有想到,这里的驿馆很干净,看起来也让人觉得十分舒服。

    看到这种情况后,秦天满意的点了点头:“好,还算不错。”

    钱山见秦天喜欢,又松了一口气:“小公爷有什么吩咐,可以尽管提。”

    秦天点点头,但他并没有什么吩咐,因为赶路太久,有点累了,所以他想休息,因此挥手让人退去之后,他便休息起来。

    黄昏后,三人县又是电闪又是雷鸣的,紧接着就是一阵又一阵的大雨狂风。

    秦天躺在床上听着外面风雨,倒是觉得很是舒服,没过多久就入睡了。

    夏雨来的快,去的也急,前半夜的时候,雨就停了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太阳高高升起,整个三人县都显得十分清爽。

    秦天起来之后,把罗凰叫了来。

    “昨天的场面,你都看到了吧?”

    罗凰一愣,紧接着才明白秦天指的是什么,他连忙点点头:“都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派人去调查一下,看看那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虽然那件事情并不算特别的严重,但秦天总觉得别扭,所以他想知道那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罗凰听完之后,并未怎么迟疑,连忙就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而他们并没有直接询问钱山,是担心钱山对他们有所隐瞒,要知道这种情况的出现绝对是有伤风化的,钱山的治地出现这种情况,他不担心被朝廷惩罚吗?

    如此询问钱山,肯定是问不出什么来的。

    探子下去探听消息,秦天觉得要打听到消息,应该会用很长的时间。

    可是让秦天没有想到的是,快中午的时候,探子就有了消息。

    “公子,打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打听到了,这么快?”

    罗凰点点头:“是啊,情况说起来,还真让人难以接受。”

    让罗凰都有点接受不了,秦天越发好奇,问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公子,事情是这样的,这三人县比较贫瘠,有的人为了生存下来,会把自己的妻子给租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租妻?”秦天一愣,这种情况,他也不是没有听说过,前世的时候,泰国就有租妻的行为,不过泰国租妻,也只是把一个身世清白的女孩租下来当老婆。

    可这三人县,就直接是一个男人把自己的老婆给租出去啊,这怎么看都让人觉得难以接受,大伤风化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在秦天看来,这简直就是对女性的不尊重。

    虽然大唐的女人地位并不算很高,很多身份地位的女人是可以被男人随便拿来送人或者买卖的,但把自己的老婆给租出去的,却还真不多见。

    罗凰这里,则又继续说了起来:“是啊,就是租妻,有的人家里没钱养活,就把自己的妻子租给其他男人,只要其他男人出钱,就可以把自己的妻子领走几天,在这几天里,这个男人可以对自己的妻子做任何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这种情况在三人县是十分普遍的,据说这是他们的风俗,他们已经见怪不怪了,当初那三个来到三人县的人,就是两个男人一个女人,为了解决生理上的问题,他们就公用一个女人,所以后来这个地方,对于这样的事情也就看的很开了,并不当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这里可以租妻,所以很多外地人都会来这里玩,因此这里的驿馆生意还是挺不错的……”

    可以玩别人的老婆,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是莫大的刺激,只怕但凡知道这里情况的男人,都想来这里玩一玩吧?

    那种诱惑,只要是个男人,怕都无法拒绝。

    罗凰把情况详细的说了一下,秦天听完之后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一个地方的风俗有一个地方存在的理由,比如说一些地方有走婚,他们还处于原始的母系社会,但他们的存在并不会给人一种违背伦理的感觉。

    可这里的租妻,虽然也是为了生存,但这跟变相让女人出卖身体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“有伤风化,有伤风化啊。”

    秦天心里想着,就觉得这里的情况很不好,自己必须想办法把这里的情况给改变过来才行。

    可已经成为了风俗的事情,想要改变过来,又谈何容易?

    这件事情比对付几个恶霸难多了。

    对付恶霸的话,只需要用自己的拳头来解决问题就行了,能够动手解决的问题,比讲道理要简单许多。

    可这里的事情显然不是拳头就能够解决的。

    想让这里的百姓把风气啊,思想啊改变,真不是好办的。

    秦天在房间里来来回回的走着,觉得事情不好办。

    “难道要对这里的百姓进行一场教育,要不来一个演讲,来让他们明白什么是礼义廉耻?”

    秦天想着,觉得这样做的话,兴许会有一点效果的吧?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