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秦天决定再去县衙,让钱山下狠手。

    像这种事情,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是不行的,必须让这里的百姓看到官府的态度。

    既然罚钱不行,那就更严厉一些。

    秦天带人来到县衙,钱山见秦天来了,心里暗暗叫苦。

    但他也没有其他办法,还只能连忙迎上来。

    “小公爷,您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钱山笑脸相迎,秦天却是紧绷着脸,神色之间也还带着一股杀气。

    以至于秦天还没有开口,钱山就顿时吓的哆嗦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小公爷……”

    秦天哼了一声:“好你个钱山,把本官的话当耳边风是吧,本官让你对那些租妻的人进行惩罚,你是怎么做的?”

    钱山脸色难看,道:“小公爷,这事实在是不好做啊,人太多了,不好控制,下官也很为难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,本官不想听你的这些解释,给你三天时间,如果还得不到有效控制,本官要你狗命。”

    秦天露出了愤怒神色,甚至连要钱山性命的话都说了出来,钱山一听这个,吓的差点尿裤子。

    他是知道的,秦天说要他性命,可能真的就会要他性命。

    “小公爷息怒,息怒,下官去办就是了,下官去办就是了……”

    钱山有点被吓懵了,秦天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一名衙役突然急匆匆跑了进来:“大人,有人前来报案。”

    钱山心里烦恼至极,那里还有心情断案。

    “报什么案,让师爷还去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钱山有些不喜的说了一句,旁边的秦天却是撇了撇嘴,道:“钱大人,有百姓前来报案,作为县令,应该升堂才是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钱山想死的心都有了,秦天这简直就是在玩他啊,一边让他做这件事情,一边又让他做那件事情,他就一个人,怎么做的过来?

    “小公爷说的极是,极是,我这就升堂。”

    钱山无奈苦笑,连忙带人升堂,秦天这边,没有急着离开,直接也去了大堂。

    升堂之后,就有两名男子被带了上来,除了这两名男子外,还有一个妇人,妇人的肚子微微隆起,但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钱山看到这个时候,问道:“谁是原告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一名瘦小男子站出来道:“大人,小的阿六是原告。”

    钱山点点头:“说,你要告何人何事。”

    阿六道:“大人,我要状告孙三,这个孙三几个月前租了我的妻子,我们当时说好的,不能让我老婆怀孕,可谁曾想,这个孙三不守信用,一个月后就把我老婆给弄怀孕了,怀孕就怀孕吧,我让他加钱,他说事后一并给,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,他竟然殴打我的妻子,把我的妻子都给殴打死了,这个孙三简直就是畜生啊,还请大人为我做主,为我死去的妻子做主。”

    阿六哭哭啼啼的说着,而他所谓的做主其实很简单,那就是让孙三给钱。

    以前这种事情,在这三人县也是时常发生的,毕竟男女之间不设防,擦枪走火再说难免,妇人怀孕更是屡见不鲜,一般遇到了这种事情,租客给钱就行了,妇人的丈夫会买药打胎的。

    不过像这一次,租客把妇人给打死了,却是少见,不过再少见也好解决,给钱就行了,租客给钱,然后再赔上一条性命,就算完事了。

    阿六这样说着,孙三在旁边却是撇了撇嘴,道:“大人明鉴,这个妇人在被我租赁期间,竟然还跟其他男人有勾结,谁知道他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我的?所以她向我要钱,我才没有给,两个人发生了冲突,我一时失手,才导致她撞到了桌子上,但我是过失杀人,还请大人明察。”

    “呸,分明是你有杀人的心,所以才杀了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,你老婆跟其他男人有染……”

    阿六和孙三两个人很快在大堂上吵闹起来,钱山根本无心详细调查此时,拍了一下惊堂木后,道:“来人,把这两个人都给我押入大牢,等事情调查清楚之后,再做定夺。”

    钱山话音落下,秦天在旁边突然制止了他。

    “钱大人,我看案子不能这样判啊。”

    秦天突然想起了一个办法,一个他曾经用过的办法,虽然是老办法,但兴许是管用的。

    钱山暗暗叫苦,道:“小公爷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秦天道:“租妻这件事情,本来已经违背了人伦常理,如今妇人被租客失手打死,那也是活该,我看罚那租客一些钱财,然后便放他走吧,至于这租妻的男子,也罚他一点钱,让他走吧。”

    秦天的这个判决,怎么听都觉得有点别扭,那租客杀了人啊,怎么能罚一点钱就让走人?

    还有,妇人的丈夫是受害者,怎么也要受罚?

    秦天的判决完全不合常理。

    这让钱山一时有点为难了。

    “小公爷,这样做恐怕……不好吧?”

    秦天撇了撇嘴,道:“让你这样判,你就这样判,那那么多废话?”

    钱山暗暗咬牙,也是无奈,只能点头应下,随即说道:“孙三杀人,罚钱十贯,阿六租妻,罚钱五贯,此后但凡有租妻被打死者,皆如此,退堂。”

    说完,钱山立马退堂,只是那阿六却突然傻眼了。

    自己老婆没了,结果还要再赔上五贯钱,这算什么事啊?

    “大人,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阿六不停的喊叫着,钱山却是根本不搭理,旁边的孙三顿时乐了,本来他以为自己会为那个妇人偿命,没曾想只是罚了十贯钱。

    “这生意可以做,以后还租妻……”

    孙三暗喜不已,不过他这话出口,旁边的阿六突然就扑了过来:“租你妈个租,我弄死你……”

    很快,两个人就在大堂上打了起来,不过这个消息,却是如风一般的在三人县传开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,租客打死人只被罚了十贯钱,租妻的人也被罚了?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话,那我们的妻子租出去后,岂不是太不安全了?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,太不安全了,赔了夫人又赔钱啊,这生意不能做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能做不能做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可以任由租客改造你的房子,那你还会把房子租出去吗?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