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善人寺的事情解决之后,秦天便带着人往石洲城赶。

    回到石洲城的时候,已经是黄昏了。

    黄昏的石洲城还很亮,阵阵晚风吹来,让人觉得很是舒爽。

    袁石一直都在府上等消息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一名衙役急匆匆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大人,大人,小公爷回来了,他还把公子给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袁石顿时兴奋的跳了起来:“小公爷没事?”

    “没事,不仅小公爷没事,就是公子也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儿子也没事?”

    “没事,都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快带我去迎接小公爷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袁石已经兴奋的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了,他吩咐了一下之后,立马便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而他刚走出府衙,秦天带着兵马已经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爹!”

    袁小诗看到自己爹爹后,兴奋的就跑了过去,不过他刚跑过来,袁石突然一巴掌就抽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打死你个兔崽子,到处乱跑,惹出这么多事端来……”

    袁石这一巴掌抽的很重,连秦天和程处默他们这些人看着都觉得疼,显然,袁石是彻底的愤怒了,自己的儿子失踪,他担心死了,而且后来还连累秦天失踪,这些加起来,就足以让他狠狠的抽一下袁小诗了。

    当然,抽打袁小诗的时候,袁石的心里也是心疼的,但不抽不行。

    而被打之后,袁小诗却是一脸的委屈,他觉得自己真是太委屈了,他失踪,还不是为了帮自己的老爹破案吗?

    他几乎要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把目光投向秦天,有着祈求的眼神。

    秦天笑了笑,道:“袁大人,令郎虽然失踪,但也帮本官破了一件大案,也算是有功之人,少年嘛,就应该到处闯一闯才行,你就不必苛责他了。”

    具体什么事情袁石还不是很清楚,不过听到自己儿子还帮忙破了案,他心里顿时就松了一口气,而且看样子,秦天好像挺喜欢他儿子的,这就好啊。

    “小公爷既然说算了,那就算了,不过要是有下次,我还抽他。”

    袁小诗撇了撇嘴,突然觉得自己刚才那一巴掌挨的好冤,早知道就不那么积极的扑过来了。

    秦天这里,并未怎么在意,道:“袁大人,这里的事情也算是解决了,本官在这里待两天,就要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小公爷放心,所有我都会安排好的。”

    秦天点了点头,因为天色已经不早,再加上在善人寺后山那里秦天他们都没有休息好,所以秦天就直接带人去了驿馆休息。

    回到驿馆休息的时候,天色已经很晚了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无星无月,后半夜的时候,又突然起了风。

    秦天上半夜的时候就已经熟睡了,后半夜突然感到一股凉意袭来,紧接着就听到窗户啪啪敲打之声。

    他坐了起来,见大风竟然把窗户给吹开了,秦天摇头苦笑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风啊。”

    他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大的风,几乎把窗户都要吹破,秦天起身去关窗户,可是那风好大,他关上之后刚转身,突然就又被吹开了。

    风呼呼的吹着,在这盛夏天气,凉的都让人有点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秦天四下张望,想要找个东西把窗户给支撑住,而就在这个时候,天空之中突然响起一声惊雷来。

    惊雷伴随着闪电,随之,天空便下起瓢泼大雨来,雨声哗啦啦作响,窗户很快就被雨水给打湿了。

    雨很大,大的让秦天都有点震惊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雨啊。”

    这还是他第一次见这么大的雨,让他都有点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雨很大,窗户终于被秦天给支撑住了,不过就算如此,外面的雨声风声,以及窗户的啪啪之声,还是不时传来,天气越发的凉爽了一些。

    秦天躺回床上,睡意仍浓。

    雨声风声像是一首催眠曲,秦天很快就又进入到了梦乡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秦天醒来的时候,雨还在哗啦啦的下着,他揉了揉眼睛,苦笑:“这雨下了这么久啊。”

    这是他见过的,下过最大最久的一场大雨了,不,应该说是暴雨。

    他说着坐了起来,突然,他感到自己放下床沿的脚有点凉,他下意识的抽脚,紧接着低头,看到床下的东西后,他整个人都有点震撼。

    水,他的房间里竟然进了水。

    他有点不敢置信,这雨只怕不会是好事了。

    秦天挽起裤腿之后就跑了出去,这个时候,罗凰和胡十八他们也都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公子,这雨好大啊,把我们这里的房间都给淹了,那其他百姓的房间,只怕也是如此吧?”罗凰说了一句,秦天的神色凝重,点点头:“是啊,事情只怕不妙,收拾一下,随我去刺史府。”

    本来,他还想尽早离开的,可如今看来,这涝灾一起,他们就是想早点离开,也是不能啊。

    几个人稍微收拾了一下之后,便坐着马车向刺史府赶去,风雨还很大,马车走的十分缓慢,许久之后,他们才终于来到刺史府,刺史府相对来说还好一点,并没有被水淹,秦天他们过去的时候,袁石已经在大堂上来来回回的走着了。

    “都派出去,把人都派出去,但凡房屋被淹,房屋危险的百姓,都接到高地去。”

    涝灾有时候不仅仅是毁了庄稼,还会毁了房屋,让很多人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,所以,现在袁石必须派衙役去把所有可能出现危险的百姓给转移出来。

    秦天来了之后,刚好看到这个。

    “袁大人,这雨水还会很大的危险吗?”

    “小公爷,您怎么来了,是啊,我们这个地方,一旦下大雨,就会出现涝灾,十分的严重,所以必须想办法把百姓给转移出来才行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袁石又忍不住一声长叹,道:“唉,今年东区的庄稼被大水淹没,怕是不行了啊,西区的庄稼,恐怕又要出现旱灾了,也不行了啊。”

    袁石很苦恼,秦天眉头微凝,下这么大的雨,怎么还会一个地方出现涝灾,一个地方出现旱灾呢?

    “袁大人,这东区被淹,西区怎么就旱了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