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巨石轰然倒塌。

    上游的水流下之后,分别向东西两个方向倾斜而下。

    水流平分,东区和西区一个不会发生涝灾,一个也不会发生干旱情况。

    解决了石山问题,也就解决了困扰石洲城百姓多年的问题。

    看着石山崩塌,看着水流急喘,一众百姓睁大眼睛震惊不已。

    而很快,他们便又忍不住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厉害,厉害啊,小公爷实在是太厉害了,这巨石毁掉之后,水流通了,以后下再大的雨,也不会造成堵塞啊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,我就说小公爷一心为民嘛,小公爷好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哟哟,之前谁说要找小公爷闹来着……”

    百姓说着,笑着,对秦天的态度再一次有了改变,秦天这里,倒是没有在意百姓的观点,他只是看了一眼震惊不已的袁石,道:“袁大人,这石洲城的事情结束了,本官也是时候离开了,明天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小公爷走这么急?”

    得知秦天要走,袁石还有点依依不舍,因为有秦天在,他这石洲城任何问题都不算问题啊,这简直就是一个很大的帮手,他不想让秦天走。

    可秦天又怎能不走?

    “圣上要我巡按全国,自然是要各个地方都走一遍的。”

    袁石自然也清楚这个,所以也就没有怎么挽留,与秦天又说了一番之后,便与秦天一同回城,那些百姓仍旧在议论纷纷,对于接下来的水灾,他们已经不怎么在意了。

    秦天在石洲城又住了一个晚上,次日一早,便带着兵马离开了。

    时正盛夏,天气燥热非常,不过这个盛夏也已经剩了尾巴。

    他们就这样一直往南走着,进入夏末的时候,他们来到了一个叫云州城的地方。

    云州城算是一个大城了,周围也还算四通八达,在这一片十分的繁荣。

    秦天他们来到云州城城门口的时候,便见这里的百姓来来往往,很是繁忙,而这些来往的百姓,让秦天觉得这个地方应该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并没有等到人来迎接。

    程处默撇了撇嘴:“这云州城刺史好大架子啊,竟然不来迎接我们。”

    程处默说完,旁边的罗凰笑了笑:“程小公爷,你说这个就有点高抬我们了,这云州城刺史不仅不会来迎接我们,就是我家公子,怕还得去拜访他呢。”

    听到罗凰这话,程处默和尉迟宝琳等人都有点好奇,问道:“这是为何啊?”

    “这云州城刺史名叫李十三,是个郡王,同时也是这一片的都督,手中握有不少兵权呢,这样的人,他会来迎接我们吗?”

    李十三是李世民的一个旁系叔叔,以前被李渊册封了郡王,然后又被派到了云州城这边做都督,手下握有一万府兵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自然是眼高于顶的,不来迎接秦天很是正常。

    罗凰这样解释了一下之后,程处默他们顿时就明白过来了。

    作为皇室成员,自然是很高高在上的,他们也不敢奢望一个郡王亲自来迎接。

    “秦大哥,我们现在进城吧,进了驿馆之后,再去拜访那个李十三。”秦怀玉看了一眼秦天说着,秦天点点头,然后便带着他的兵马入了城。

    云州城内的确是十分繁华的,街头巷尾到处都有很多人进行贸易,亦或者是做其他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,就在秦天他们这样走着的时候,街头突然传来阵阵哭泣之声。

    秦天寻声望去,便见一名妇人拉着一个男子的手不停的哀求着。

    “相公,家里就剩这么一点钱了,你不要去赌了好不好,再赌,我们家就要饿肚子了,孩子还小,你让他吃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妇人哭嚷着,那男子却是一脸凶恶,直接一脚把那妇人给踢开了,骂道:“无知的妇人,我是要去赚大钱的,等我赢了钱,给你和孩子买好吃的,不要拦着我。”

    男子说完,转身就走,那妇人哭天喊地,但男人根本就不在意,很快就消失在了人群之中。

    秦天看到这种情况,眼眉微微一凝,他没有想到刚来云州城,便遇到了这种事情,其实像这种因为赌博而妻离子散的情况,那里都有,秦天本不应该在意的,这个世上这样的人很多,他秦天也管不了。

    所以,虽然看着那个夫人很痛苦,秦天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,带着自己的兵马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只不过,就在秦天带着兵马继续赶路的时候,他发现这云州城街头竟然有很多的赌坊,赌坊多的有点超出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赌博嘛,朝廷是不禁止的,但一个地方有一两个赌坊就行了,可这个地方,却是有十几甚至二十几个赌坊,而且这些赌坊的生意都还挺不错,那些赌徒来来往往,有赢钱脸上带着笑意的,也有输钱之后死沉着脸的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一些被剁了手的,妻子前来闹的,也都有。

    秦天这样走了一路,看的有点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如果妻离子散只是个例的话,他也就不说什么了,可才这些赌坊门前走过,这种情况简直就是普遍的不能再普遍,那这些地方恐怕就要出现大问题了啊。

    此时,不仅秦天的脸色有点难看,就是罗凰和程处默他们也都凝着眼眉。

    “公子,这里的情况赌博是不是过于严重了一点?”

    罗凰终于有点看不下去了,赌博并不说不让,但因为赌博导致妻离子散,导致很多人不事生产,那就有点说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他奶奶的,秦大哥,这些赌坊害人不浅啊,要我说,直接把这些赌坊都给砸了封了算了。”程处默脾气随他老爹,有点火爆,看着赌坊害人,他就想把赌坊给砸了。

    秦天这边,倒是冷静许多。

    “罗凰,等回到驿馆安顿好之后,你派人给我调查一下,看看这些赌坊都是什么人开的,然后我们再做定夺。”

    直接砸赌坊,未免有点过于鲁莽了一些,秦天觉得,他们还是要先弄清楚这些赌坊是什么人开的,然后再商量怎么来解决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毕竟,能够开得起赌坊的,背后多多少少都有一点人吧,更何况这是李十三管辖的地方,多少,他秦天要给李十三一点面子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