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江面平静无风。

    新月高挂头顶。

    领头的男子额头冒着冷汗,他的那些手下战战兢兢,不敢乱动。

    那些船夫看到这种情况之后,突然胆子壮了许多。

    他们的脸色越来越轻松,他们没有想到,今天晚上的客人竟然这么厉害,能把这些强盗给制服。

    他们对秦天突然生出一股说不出的敬仰之情来。

    秦天看着领头男子,轻声一笑,道:“现在你可还要杀我?”

    男子犹豫了一下,紧接着反倒哼了一声:“如今我在你们手里,要杀要剐随便。”

    秦天点点头:“你要这么说,那就杀了你吧,反正像你这样的强盗,留着也没用不是?”

    秦天真的要杀人,那强盗听到这个之后,整个人浑身都开始发抖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就在胡十八准备杀了这个强盗的时候,船舱内突然传来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“秦公子且慢。”

    很快,便见船家从里面跑了出来,张秀有点鄙夷的瞪了他一眼,刚才情况危机的时候不出来,现在没有危险了,他反倒跑出来了。

    秦天看到是船家后,问道:“怎么且慢啊?”

    船家道:“秦公子,这伙人杀不得啊。”

    秦天越发觉得奇怪,问道:“怎么就杀不得,这些人作为强盗,完全杀得吧?”

    船家苦笑:“秦公子有所不知,这富春江上强盗众多,他们之间相互还多有来往,您若是在我的船上杀了他们,那以后我这生意恐怕就没法做了,要不还是放了他们吧,各留一条生路,以后好相见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船家害怕被人报复,秦天此时也有点鄙夷船家。

    那有抓住了贼,然后又放走的道理?

    把这些贼给放了,他们以后只怕还是会去拦截其他人的吧?

    万一这个人还像刚才那样想要杀人,那岂不是很不妙?

    除恶务尽。

    所以,船家虽然求情,秦天却是撇了撇嘴:“我觉得还是杀了的好。”

    领头男子本来以为有船家求情,自己能够活下来,不曾想这少年还非得要杀自己,他的脸色很是难看,他更是有些懊悔,忍不住仰天长叹:“妹妹啊,哥哥无能,不能帮你报仇雪恨,今天,哥哥就随你去了。”

    男子这临终之言倒是情真意切,秦天听了之后,犹豫了一下,问道:“看你也算有情有义,把你妹妹的仇恨说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秦天只是想知道一下事情,其他的倒没有什么想法,让死者临终之前把一些事情说出来,对死者来说也是可以消减一些怨气的吧?

    男子没想到秦天并不急着杀他,不过秦天询问,他也没有遮掩,直接就把自己的仇给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叫江通,我妹妹叫姜小圆,我们以前都是临安城的百姓,可恨那临安城县令慕容强,他见我妹妹长的漂亮,非要拉着去做妾室,我妹妹不同意,便被他给关进了大牢,当天晚上,他更是派了人去牢房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男子突然紧咬着嘴唇,很显然,下面的情况一定是让他想到了痛苦的回忆,秦天听到这里,也多少明白了一点意思。

    “派人去牢房,把我妹妹给强行占有了,几个男人啊,我妹妹羞辱难当,当场就撞死了,这个仇我若不报,我江通就不是人,只是我势单力薄,杀不了那个慕容强,所以只好暂时来这里当强盗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江通说着自己的事情,秦天听到时光临安城县令,他的脸色就猛然变了一变,他没有想到在这临安城中,竟然有官员这般欺压百姓。

    如此,这还了得?

    现如今的秦天恨不能立马砍了那个慕容强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罗凰的神色微微一动,道:“公子,要不放了他们吧。”

    罗凰当初落草为寇,也是为了给自己的家人报仇,如今听到江通的话后,他有些感同身受,他很能理解江通的那种失去亲人,大仇又无法得报的痛苦。

    那一刻,他很同情江通。

    秦天自然明白罗凰此时的心理活动,他看了一眼江通,犹豫了一下,随即说道:“放了你可以,但以后若再杀人作恶,我可就不饶你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秦天挥了挥手:“放他们走。”

    江通反倒愣了一下,他以为自己今天晚上肯定是要死了的,没有想到又活了过来,这样不停的反转,让他自己都有点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真的肯放了我?”

    他还有点不敢相信,秦天白了他一眼,道:“放了你,是看你可怜,大仇未报,但你若继续作恶,我也不会饶你,试想一下,你杀了其他人,其他人的家人又会是怎样的心痛?”

    秦天话罢,江通连忙说道:“放心,我以后一定不再杀其他无辜的人,其实……我也从来没有杀过其他无辜的人。”

    秦天点点头,胡十八这才放了江通,江通获得自由,向秦天行了一礼,道:“今天公子肯放我,这个恩情我江通记下了,以后在这富春江上有什么事情,可以报我江通的名号,告辞。”

    说完,江通跳上自己的船便杨帆而去。

    今夜的月色不知何时又美了许多,这个时候,张秀突然站了出来,问道:“秦大哥,你真的信这个江通说的话?”

    秦天浅笑,并没有作答,只是说道:“好像很晚了,都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江通的话,秦天信与不信都不重要,等他去了临安城后,自然会调查清楚那个慕容强是个怎样的人。

    如果江通说的是其他人,秦天还真不一定能放了他,但若是说的官员,那就另当别论了。

    秦天转身回去休息,其他人也都陆陆续续的回去了,张秀望着远处的烟云,突然生出了一些惆怅,可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怎么会突然惆怅。

    船只继续在富春江上游走,这一路上他们并没有再遇到什么强盗,走的还是相当安稳的。

    几天之后,船只靠岸,秦天等人下船,他们便算是到了临安地界。

    到了之后,张秀便与秦天等人分开了,他有自己的事情做,秦天他们则直接进了临安城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