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临安城刺史府的衙役都有点佩服张秀。

    佩服他在短短两天时间里,就跟他们的少奶奶崔颖勾搭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少爷慕容杰是个病秧子,崔颖那方面不一定得到满足,但那也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够勾搭的啊?

    不过,佩服归佩服,慕容强在后面嚷嚷着抓住张秀他们,这些衙役也不敢有丝毫的懈怠,直接就拦住张秀和崔颖,把他们两个人给扣押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慕容强已经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一对奸夫**,实在可恶,给我押入大牢,过几天,把他们浸猪笼。”

    慕容强污蔑张秀,张秀想要奋起反击,可一想到崔颖被公公扒灰的名声,就又忍了下来,而且他跟崔颖的确认识,要说奸夫**,好像也不错。

    两个人很快被押了下去,慕容强这边,愤怒至极,他还从来没有被人这般侮辱过,他一定要想一个极其残忍的办法,让这两个人痛不欲生,后悔做出今天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就是那种,不报复则已,报复的话,就要让他们痛苦到极点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事情,谁都不允许传出去,如若不然,我会让你们知道后果。”

    府衙这些人还是知道慕容强的手段的,所以面对慕容强的威胁,他们这些人都连忙点头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张秀和崔颖两人被关押进了大牢里面。

    两个人日思夜想的人终于见面了。

    “颖儿,是我错怪你了,是我错怪你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崔颖,张秀忍不住自责起来,他一直以为是崔颖背叛了他,现在才发现并不是这样。

    崔颖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,娇美如她,连流泪都是好看的。

    “张郎,张郎,真的是你吗?”

    到现在,崔颖还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张秀一下子把崔颖抱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是我,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人抱在一起痛哭流涕,直到许久之后,才终于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“是我连累了你,如果不是为了你,你也不会被抓进来,慕容强手段残忍,我们两个人恐怕出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作为慕容强的儿媳,崔颖对慕容强的手段还是有一些了解的,他们进入了大牢,就别想活着出去。

    张秀见崔颖如此,却并没有太过绝望,道:“颖儿放心,我们还有救,我相信秦大哥一定会救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秦大哥?”突然听到一个陌生的人,崔颖有点意外。

    “就是秦天,他是圣上派来的钦差,我来这里卧底,就是秦大哥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秦天的名字崔颖自然是知道的,听到张秀喊秦天大哥,崔颖就愣了一下,有点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“你喊秦小公爷大哥?”

    张秀突然有点不好意思,道:“以前不知道他的身份,在路上偶尔相遇,聊的比较投机,于是便喊他做大哥,后来习惯了,也就没改口。”

    听张秀这么一说,崔颖内心也渐生希望出来,而且对张秀也有点刮目相看,能够跟秦天这样的大人物攀上关系,那以后张秀的未来还不飞黄腾达?

    而且,她知道秦天十分的厉害,要救他们应该不难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时候,她好像又突然想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慕容强恐怕很快就会动手,秦小公爷若是不知道我们遇险了,他怎么救我们啊?”

    秦天还在外面等消息,张秀听完也是面色一变,他怎么把这个给忘了,他们被抓,慕容强肯定会封锁消息的,虽然秦天的本事很大,但一时半会间,恐怕也难很快知道他遇险吧。

    两个人都有点犯难。

    快中午的时候,崔颖的丫鬟进了大牢。

    “小姐,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丫鬟叫小翠,进来的时候哭哭啼啼的,她家小姐被关押,她以后可该怎么办才好啊?

    “小翠,你怎么进来的?”崔颖有点意外。

    “我说来给小姐送饭,他们就让我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,张秀心中大喜,道:“小翠,你去府衙外面,在墙上画一个SOS。”

    张秀画了一个符号,没有人知道这是一个什么符号,连张秀自己都不知道,小翠看不明白,道:“这是什么啊?”

    张秀道:“我也不知道是什么,反正你把这个画墙上后,就会有人来救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小翠半懂非懂的点了点头,把那个符号记下后便急匆匆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这里,崔颖好奇的问道:“这是你跟秦大人的联系方式吗?”

    张秀点点头:“秦大哥说,如果我在里面遇险了,只需要在墙上画这么一个符号,他就会来救我们。”

    他不需要知道这个符号什么意思,他只要相信秦天就行了。

    小翠离开大牢之后,悄然除了府衙,这点自由他还是有的,毕竟谁也不会把一个丫鬟当回事。

    而他出了府衙之后,就在墙上画了SOS这个符号,画完之后,又悄然的回了府衙,整个过程,都没有什么人在意。

    慕容强在想如何教训张秀和崔颖,他想到了以前的一个办法,找人在大牢里面强行要了崔颖,而且,就让张秀在旁边看着。

    他要让张秀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被其他男人玩弄。

    当然,他其实也是很喜欢崔颖,很想要得到她的,但一旦得不到,他便不会再想,而且,他也会毫无怜香惜玉之心。

    “就今天晚上吧,今天晚上,我会让大牢里面上演一场好戏。”

    慕容强心里想着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客栈,罗凰急匆匆的跑了过来:“公子,张秀发出了求救的信号,他可能在里面遇险了。”

    SOS这个求救的符号,只有秦天他们这些人懂,所以并不用担心什么,秦天听到张秀遇险了,眼眉微微一凝,随即起身,不做迟疑,道:“走,去刺史府。”

    虽然秦天并不是很想亮明身份,但如今张秀遇险,他若去的晚了,只怕张秀就不可能活着出来了吧?

    一行人出了客栈,快马加鞭的向刺史府赶去,而这个时候,天色已经渐渐晚了下来,黄昏即将来临,晚风吹来丝丝凉意,慕容强还在府衙想着今天晚上的好戏。

    这样的好戏,能够刺激到他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