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生死状,生死勿论。

    而所谓生死勿论,就是说可以直接打到死的,就算有人阻止也不行。

    段纶喝声阻止,胡十八完全可以不听。

    不过胡十八还是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时候,秦天也喊了一声住手。

    秦天让停,胡十八就会停。

    铁罗的额头冒着冷汗,他从鬼门关走了一圈。

    他怎么都没有想到,自己竟然也有落败的一天,显然,论持久力,他并非胡十八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虽说是生死状,但也没有必要一直杀下去,你们都是我大唐猛将,以后还是要为我大唐建功立业的,就这样死了,太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秦天说了一句,而且说的让人心里特舒服,铁罗心头更是一阵感激,如果秦天没有这样的家国大义,他可能就死了。

    相比较下,他听从段纶的话,为段玉报仇杀人,反而落了下成。

    “多谢小公爷。”

    铁罗说了一句,他本来想多说的,但段纶在这里,他也不好多说,只能表示一下感谢。

    而对于此,秦天却是表现淡然,好像并不是很领情。

    “段都督,看来今天的比试没有什么意思,如此,本官就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演练不是对手,单挑也不是对手,如今面对秦天的离开,段纶完全没有丝毫选择的余地。

    不过,就在秦天准备离开的时候,一个声音突然传来。

    “打了我弟弟,难不成就想这样离开吗?”

    声音落下,一名英姿飒爽的女子突然骑着快马飞奔而来。

    女子相貌不俗,菱角分明,看起来颇有一种立体的美感,他更多的是那种英俊美,与其他女子的轻柔很是不同。

    而他这个样子,让人看了之后,不由得生出许多舒爽的感觉来。

    有的女子,就是让人看了之后,觉得很舒服,眼前的女子就是这样,因为他给人的感觉就是干练,干净。

    女子到来之后,突然射了一箭,利箭很快,直取秦天,众人看到这个之后,顿时大惊。

    “大胆,竟然敢谋杀钦差……”

    罗凰大骂了一句,胡十八飞刀斩向利箭,不过那利箭很快,胡十八又离的比较远,一刀下来之后,竟然没能砍住。

    众人瞪大双眼,心跳加速,就连段纶也是暗道不好,杀了胡十八没什么,杀了秦天,那可是不妙,自己这个女儿啊,真是喜欢闯祸。

    而此时秦天,神色平静。

    就在利箭直射眉心的时候,他突然出手,抓在了那一支利箭。

    这一手很快,快的让人都不敢置信,竟然还有比利箭快的速度?

    就连射箭的女子,此时都有点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从来没有人能这样接住利箭。

    秦天看了一眼利箭,笑了笑:“姑娘真是好箭法,可惜,箭头涂腊,是杀不了人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众人才发现那支利箭的箭头竟然是假的。

    段纶见此,才终于松了一口气,他就说嘛,自己的女儿虽说仗着是公主的女儿,但也不算特别顽固,怎么敢真的杀钦差大臣。

    “雅儿,不得这般无礼。”

    一个有着男子般英俊的女子,竟然叫做雅儿,秦天浅笑,而此时段雅儿却是撇了撇嘴,道:“爹爹,这秦天好生欺负人,把我弟弟给打了不说,还在军营里逞威,他真以为自己是谁,女儿偏偏不服气。”

    对于自己的这个女儿,段纶有时候也是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秦天倒是觉得有趣,道:“那段姑娘想如何?”

    段雅儿道:“简单啊,跟我比试一下,你敢吗?”

    “比试一下,不知道段姑娘想比试什么啊?”

    段雅儿挥动了一下手里的弓箭,道:“就比试射箭啊,刚才我的准头你也看到了,你说你敢不敢比吧。”

    秦天耸耸肩:“这有什么不敢比的,段姑娘箭法超神,本官就是输了也不丢人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个,段雅儿顿时撇了撇嘴,道:“不,我们换一种比法,一种不一样的比法。”

    秦天浅笑,问道:“哦,不一样的比法,怎么个比法啊?”

    “简单,我在胡十八的头上放一颗梨,你来射,你找一个人,在他头上也放一颗梨,我来射,以此来分出胜负,如何?”

    听到段雅儿的比试办法后,军营中的很多人都微微凝眉起来,这样的比法,显然太冒险了啊,而他们也很快听出来了,段雅儿这样做,分明就是想替她弟弟报仇。

    万一秦天的箭法不准的话,一箭射到了胡十八,那胡十八岂不是就玩完了?

    军营之中,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,这段小姐怎么能这个样子?”

    “人家母亲是公主,人家想怎么样就怎么样,你管得着吗?”

    “咳咳,说的也是,如此恐怕就可怜了胡十八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说着,都把目光投向了秦天,因为这个比试比还是不必,全在秦天。

    胡十八倒是一脸的无所谓,因为他见识过秦天的箭法,如果说这个世上还有什么人比秦天的箭法更厉害的话,那这个人一定是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他对秦天绝对的自信。

    秦天笑了笑:“原来段姑娘想要这样玩,果然是个孩子啊,那你姨夫我就陪你玩玩。”

    “姨夫?”众人一愣,这秦天也好不要脸啊,他比这个段雅儿也就大几岁而已,竟然声称人家的姨夫,不过众人一想,好像也对。

    秦天的老婆九公主是段雅儿的母亲的妹妹,如此,九公主是段雅儿的九姨,那秦天自然也就是段雅儿的姨夫了啊。

    段雅儿听到这个之后,倒是脸色发红,有点无光,被一个比自己大了没几岁的人自称姨夫,他怎么听都觉得有点别扭。

    不由得,段雅儿双目一瞪,道:“哼,你同意就好,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的,说吧,你想找谁。”

    段雅儿也需要一个靶子,而他这么说完之后,所有人都突然担心起来,秦天这要是报复起来,那他们就完了啊。

    秦天目光扫了一圈,这些人顿时吓的噤若寒蝉,生怕秦天叫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这么有趣的游戏,我想段都督应该感兴趣吧,要不就段都督如何?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