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扬州城下了一场雨。

    一场很大很大的秋雨。

    秋雨是在夜间来的,来了之后,天气便转凉了许多。

    对于这场秋雨,秦天并没有多少感受,因为天气就算转凉了一些,在他看来也还是平常。

    如今的长安城,才是真的凉吧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场秋雨后,秦天派出去的人终于有了消息。

    “公子,有线索了。”

    罗凰急匆匆跑了过来,他的脸上带着几分兴奋神色。

    秦天见他如此,便知段纶和淮南王的密谋有线索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昨天晚上不是下了一场雨嘛,今天的道路上满是泥泞,我们的人发现,有几辆马车从扬州城离开之后,他们在路上留下的车辙印很重,而他们说的货物是一批布,可如果是布的话,绝不会把车辙印压的这么深,只有铁这么重的东西,才会,所以属下猜测那些东西可能是铁器。”

    铁的密度比布要高多了,一车的铁肯定比一车的布要重。

    如此,留下的车辙印自然也就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他们的人通过车辙印发现了问题,秦天听完之后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些马车可有人跟着?”

    “放心,有人跟着。”

    秦天点点头,道:“好,派人假扮山贼,拦截那辆马车,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罗凰领命之后,立马下去安排。

    扬州地界,几辆马车在满是泥泞的道路上走着。

    时已快到中午了,太阳虽然高挂头顶,但因为已经秋末的缘故,倒也不是很热。

    这些马车正走着的时候,旁边暗处突然冲出来一批人来。

    “此树是我栽,此路是我开,要想从此过,留下买路财。”

    山贼的话很老套,但他们好像一点都不介意。

    几辆马车被拦,心中很是不爽,他们可是江南道都督的人,竟然有人敢在扬州地界拦截他们,胆子未免太大了一些。

    几个人心里不爽,准备动手,但这个时候,却被领头的人给制止了。

    他们现如今做的事情十分隐秘,不宜节外生枝,万一出了事,连累的人可就多了,他们这些人的命全都赔进去,都不一定管用、

    “几位兄弟,我们就是做小买卖的,钱也不多,你们想要买路钱,自然是可以的,这里有三十几贯钱,你们拿着花。”

    三十贯钱已经不少了,在这个人看来,打发这些强盗应该没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强盗听到他的话后,却只是呵呵一笑:“有意思,实在是有意思,就你这三十贯钱就想打发我们,我看你们拉的货物也不少,我就要你们的这些货物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要货,这些人的眼眉就凝了起来,这里的东西可都是铁器,怎么能给这些强盗。

    “我劝你们不要太过分了,给你们钱已经很看得起你们了,不然我要你们后悔今天出来劫道。”

    刚刚还好言相劝的男子突然浑身充满了暴戾,他变的有点恐怖。

    没办法,这批货,绝对不能落到这些强盗手里。

    而那些强盗却只是呵呵一笑:“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让我后悔。”

    话罢,双方顿时拔出了利刃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拉货的人一声喝,立马就杀了过去,他们都是段纶的亲信,手下的功夫也是不弱,所以在他们看来,只要他们愿意,就凭这几个山贼,还奈何不了他们。

    可双方真的交手之后,这些人顿时感到一股压力,这些山贼很厉害。

    “他奶奶的,竟然遇到了硬茬。”

    心里暗骂了一句,他们越发的拼命起来,只是面对那些强盗,他们的实力显得有点无奈。

    厮杀并没有持续太久,很快,那些人便被山贼给杀了不少,剩下的几个也很快被控制。

    这是秦天一早就安排好的,要留几个活口。

    战斗结束之后,山贼打开了马车,打开之后,只见马车里面全是铁器。

    “小公爷是对的,走!”

    这些强盗只看了一眼,而后不做迟疑,拉着马车和那些人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军营。

    “公子,有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罗凰又急匆匆跑了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公子,我们的猜测没有错,那些马车里装的,就是铁器,看来段纶和淮南王真的是图谋不轨啊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秦天神色微微一凝,段纶有一万兵马,淮南王只怕已经招兵买马,手下应该有几万兵马,他们加在一起的话,掌控大唐的整个南方应该是没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而一旦他们的势力扩大,其他藩王势必相应。

    到了那个时候,情况怕就要不妙了。

    秦天来来回回的走着,罗凰道:“公子,段纶这般谋逆,我们是不是向圣上通禀,让圣上派兵前来镇压?”

    秦天道:“长安城离这里太远,等圣上的兵马赶来,很多事情都晚了,而且,我们只是拿到了段纶运输铁器的事情,并没有他跟淮南王勾结的证据,就算想说他们谋反,也是缺少了一点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越是这种谋反的大案,越是需要充足的证据才行。

    罗凰隐隐觉得事情有点难办。

    “公子,那现在我们怎么办,我们只有两千狂魔军,若是跟他们发生冲突的话,只怕不是他们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狂魔军很厉害是不假,但如果跟段纶的一万兵马硬碰的话,他们绝对占不到什么好处。

    对于这点,秦天自然也是十分清楚的。

    外面的秋风还在不停的刮着,军营里面不时传来阵阵兵戈之声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秦天突然停了下来,道:“很快,段纶就会知道他们的铁骑被强盗给掠夺了的消息,而以段纶的脾气,肯定不会善罢甘休,我们不妨设局,引段纶来跳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秦天嘀嘀咕咕的说了一同,罗凰听完之后,道:“公子好计,如果段纶中计的话,我们就可以掌控全局了,属下这就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秦天点点头,道:“好,让胡十八小心一点,到时候不妨凌厉霸道一些。”

    有些事情,该霸道的时候还是要霸道的,他让胡十八做的事情,就需要霸道一点,霸道的让所有人都感到恐惧。

    罗凰颔首:“公子放心,绝对不会有任何的问题,这事就这样定了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