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最快更新大唐好相公最新章节!

    高密公主在外面冻的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很快,宫人跑了出来,把李世民的话给复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听到李世民不想见他,高密公主顿时就有点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李世民不见她,显然是生气了啊,她本来还想救自己的驸马和儿子,如今李世民生气了,她怎么救?

    “公公,圣上真的不肯见我吗?”高密公主还有点不死心,宫人苦笑:“真的不肯见。”

    高密公主有些失落的离开了皇宫,长安城的街头风呼呼的刮着,很冷,高密公主坐在马车里,越想越觉得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秦天,好你个秦天啊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秦天,她的驸马也就不会出事了。

    而当他念叨了两遍秦天之后,他突然眼神一凝,随即吩咐道:“去秦府。”

    赶马车的人愣了一下:“公主殿下,去秦府?”

    “没错,去秦府。”

    车夫听明白后,不敢迟疑,赶着马车就向秦府赶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,他们便来到了秦府,高密公主派人敲门。

    九公主正在房间里逗弄秦无忧,已经快一岁的秦无忧还没有学会走路,而且现在正处于牙牙学语的状态,对于很多事情都十分的好奇。

    她也没有带过孩子,只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教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唐蓉从外面急匆匆的跑了进来:“公主,高密公主来了,她只怕来者不善。”

    听到高密公主来了,九公主的眼眉微微一凝,秦天押着段纶回京的消息她已经知道了,而段纶是高密公主的驸马,这个时候高密公主前来他们这里,显然是为了此事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唐蓉和卢花娘都是镇不住高密公主的。

    九公主点点头,道:“来者不善?我倒要看看她怎么个来者不善。”

    将秦无忧交给奶妈之后,九公主便带人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刚走到庭院,就看到高密公主怒气冲冲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高密姐姐怎么有空来妹妹这里啊?”除了丹阳公主外,九公主跟其他公主的关系都不是特别的好,跟这个高密公主也是普普通通。

    高密公主哼了一声,道:“小九,你那驸马也太不给面子了吧,竟然敢把我的驸马给抓起来,你说这事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高密公主是来兴师问罪的,九公主撇了撇嘴:“段纶谋反,我觉得高密姐姐还是为自己的将来考虑一下吧,若是皇兄觉得你也参与了其中,你说皇兄会对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九公主又加了一句:“谋反可是死罪。”

    听到九公主这话,高密公主的心头猛然一沉,他很快就想起了李世民不见他的事情,而她此前只是以为李世民不开心,亦或者是害怕她给自己的驸马求饶才不见自己的。

    但现在他突然觉得,李世民不见自己,可能是怀疑他也跟自己的驸马勾结,意图谋反。

    对于李世民,高密公主还是比较了解的,他连自己的哥哥和兄弟都敢杀,那杀她这么一个公主,他应该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吧?

    不安,不安,高密公主突然觉得有点不安。

    但这种不安又很快退去,她到底是公主。

    而九公主这样跟自己说话,让她十分的气愤。

    “哼,可笑,谁说我的驸马就一定谋反了,说不定是秦天诬陷我的驸马,小九,你的男人未免也太卑鄙了一些,不过你以为秦天的阴谋能够得逞吗?哼,等他们回到了长安城,我倒要看看他能把我的驸马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高密公主怒视九公主,而九公主却只是撇了撇嘴,道:“段纶作为江南道都督,手下有一万兵马,他若没有真的谋反,你觉得秦天的两千兵马能拿住他吗?我劝你还是回去好好想一下自己怎么办吧,段纶谋反,要他死,他就死。”

    最后几个字,九公主说的很冷,冷的比这初冬的天气还要冷。

    高密公主心头猛然一颤,他突然发现在九公主这里,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优势可言,说公主都是公主,而在他们皇家这里,年长是没有任何用的,得宠或者本事,才能够决定你在其他人面前的地位和态度。

    九公主显然比她更得宠。

    高密公主知道再跟九公主这样说下去已经没有用了,他哼了一声,道:“好,好,你给我等着。”

    说完,高密公主转身就走,九公主望着他的背影,道:“还是那句话,你先想好自己怎么过这一关吧,兴许,父皇能救你哦。”

    高密公主本来正在走,听到九公主这话之后,她突然顿了一下,好像有点醍醐灌顶。

    “对啊,这事我可以求父皇啊。”高密公主心里暗想,虽然他的父皇现如今是太上皇,不怎么管事了,但他到底还是李世民的父亲。

    在他们大唐这个比较重孝道的局势下,李世民敢违背自己父亲的意愿吗?

    他好像突然看到了一些希望,一些能够救自己的驸马和儿子的希望,以及救自己的希望。

    高密公主并没有回头,径直离开了。

    而看着高密公主的离开,九公主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旁边的卢花娘道:“公主殿下,还真是有点小腹黑呢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九公主笑了笑:“他若不惹我们,我还不至于害她,她如今惹了我们,就要付出代价。”

    对于九公主的用意,卢花娘很清楚,唐蓉却是一愣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人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卢花娘笑了笑:“很快你就会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几个女人嘀嘀咕咕的说了一通,不由得就又扯到了秦天身上。

    “相公此一去可有好几个月了,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无忧都快会说话了,相公还没有回来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着急了啊?”

    “哼,你个小贱人,竟然敢说我着急,难道你就不着急吗?”

    女人有时候聊的开了,可是什么话都说得出口的,很快,几个女人就相互打趣起来,说的话也越来越有点没有底线。

    但她们玩的开心,倒是没有怎么在意这个,或者她们根本就没有觉得这有什么。

    他们都有点习以为常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