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时间慢慢。

    长安城依旧繁华。

    冬日虽冷,但亦有暖阳天气。

    十一月末的一天,长安城的阳光很好,百姓难得的从家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有人去东西两市闲逛,有人在街头叫卖逗留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秦天带着两千狂魔军,浩浩荡荡的进入到了长安城内。

    而在进入长安城的队伍之中,两辆马车尤为显眼。

    因为这两辆马车里面囚禁着两个人,而这两个囚车更是肮脏的让人看了之后,便忍不住想要呕吐。

    臭鸡蛋、烂菜叶,粪便,这些东西留下的痕迹都还隐隐可看。

    百姓看了之后要吐,里面的两个人好像已经习惯了,颇有点处之泰然的感觉。

    百姓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这两个是什么人,怎么被这样虐待?”

    “是人吗,我看分明是两只猴嘛。”

    “看你说的,多不给人面子,他们就是人,只是被虐待了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可听说,他们是段纶、段玉父子,这两个人在扬州城没少做坏事,甚至还想谋反,结果被秦小公爷给抓住了,然后就把他们给押了来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马车上的东西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回事,他们欺负了那么多百姓,如今被擒拿,那些百姓自然是要出气的,你没看那马车上有臭鸡蛋和粪便的痕迹吗?”

    “做官能做到这种地步,也真是够可以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,你看他们现在两个人,完全已经被收拾的没有脾气了,多好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我还是觉得他们像猴……”

    百姓议论纷纷,秦天带着他们继续往皇宫方向赶去,而这个时候,早已经在打探消息的探子,急匆匆的就跑回了高密公主府。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,公主殿下……”

    探子跑的急切,脚下一个不慎,扑通一下就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高密公主白了一眼,道:“这么急做什么,有消息了?”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,秦天带着驸马和公子回到了长安城,只是……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高密公主高声喝问。

    “只是那秦天太不是人了,把驸马和公子虐待的简直不是人啊。”

    探子说了一句,高密公主啪的一下就抽了过去,竟然敢说他儿子不是人。

    高密公主骂了一句,随即,骑着快马便要去拦截,他要救自己的驸马和儿子,她倒要看看谁敢拦着。

    快马急奔,就在秦天来到朱雀街,快要赶到皇宫的时候,高密公主突然拦住了秦天。

    “我的驸马和儿子呢?”

    拦住秦天之后,高密公主扫了一眼,没有看到自己的驸马和儿子,因此才向秦天询问。

    秦天见是高密公主,神色就微微变的有点难看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公主殿下,段纶谋反,段玉在扬州城为非作歹,如今他们都已经被本大人关进了囚车之中,等着去见圣上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屁,本公主的驸马怎么会谋反,你让我去见他们,放他们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高密公主在长安城的大街上闹着,这个时候,囚车里的段纶和段玉突然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,救我,救你的驸马……”

    “娘,快救救儿子,儿子受不了了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人哭嚷着,十分的委屈,他们这个样子,已经完全没有任何男子汉气概了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两个人这样嚷嚷着的时候,高密公主却是一愣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她完全没有认出段纶和段玉来,她只看到了两个脏兮兮的,浑身散发着恶臭的囚犯,他们比囚犯还不如。

    自己的驸马和儿子怎么可能是这两个人?

    高密公主这话出口,段纶和段玉两人顿时心头一沉,刹那间差点心如死灰。

    “娘,我是你的儿子段玉啊,娘快救我出去,秦天这个不是人的,把我们虐待成了这个样子,不给我们洗澡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段玉哭嚷着,眼泪哗啦啦的就流了下来,他说的很凄惨,可是除了高密公主听完之后觉得很伤心愤怒外,其他人却是越听越觉得爽快。

    “呵呵,谁让他以前欺负人,被这样教训,真是活该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,太活该了,就应该这样教训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爽啊,听着段玉哭诉实在是太爽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……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……”

    百姓在旁边对段玉冷嘲热讽,极其无礼,而段玉这样说完自己的遭遇之后,突然像一个委屈的孩子,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高密公主听着的时候,已经心疼愤怒了,此时看到自己儿子这样,更是愤怒至极。

    她转身望向秦天,喝道:“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放了我儿子和驸马,不然我要你好看。”

    秦天嘴角露出一丝浅笑:“公主殿下,人就在那里,你有本事,可以自己去把他们放出来。”

    高密公主一愣,但并没有多想,以为秦天是害怕了,随即,他便走到囚车前面看了一眼,随即命自己带来的下人去打开囚车。

    而打开段玉囚车的时候,秦天并无丝毫阻拦。

    旁边百姓一看这个,脸色就变的有点难看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,秦小公爷难道怂了?”

    “不应该啊,不就是一个高密公主吗,他怎么能怂了呢?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,实在是太令人失望了,一个公主就把他给吓到了,段玉这样的人,活着就是个祸害……”

    “秦天也真是的……”

    百姓对秦天突然有了怨言,觉得他未免太胆小怕事了一些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高密公主脸上露出了一些得意神色,不是说秦天很厉害的嘛,不是说他是铁血钦差嘛,再铁血的钦差,遇到他高密公主,那也是个下人。

    高密公主很兴奋,而段玉的牢房打开之后,段玉也跟他母亲一样,得意起来。

    “秦天你丫的,竟然敢囚禁我,我弄死你信不信,现在你倒是狂啊,你给我狂一个啊,有我娘在,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样?”

    狂妄,得意,他这样高声嚷嚷着,仿佛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,旁边的百姓看的越发憋屈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秦天啊秦天,你倒是来把我怎么样啊,你能把我怎么样?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