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郑武墨被打的很惨,鼻青脸肿,口眼歪斜。

    秦天下手很重,但同时又有拿捏。

    他有办法让郑武墨看起来被打的很惨,但又要不了他的性命。

    秦天站在大殿上,仍旧显得忿忿不平,李世民的怒火却也未消。

    “秦天,你告诉朕,为何忍无可忍,今天你若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这丞相之位,你也就别坐了。”

    在大殿上打人,这简直就是不给李世民面子,李世民若是还能忍,那才奇怪。

    而此时,其他人也都向秦天望了过来,他们也很好奇。

    秦天却是没有一点害怕的意思,道:“圣上,您可知程处默等人为何会失手打死郑小项?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唐朝医馆开张,抢了郑氏医馆的生意,那郑小项怀恨在心,竟然将扁素问骗了去,要对扁素问意图不轨,不仅要玩弄扁素问,还要杀了他,幸亏程处默等人及时赶到,这才避免了大祸,郑小项这般无耻的一个人,难道不该杀吗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秦天顿了一顿,紧接着又愤愤说道:“如果程处默没有及时赶到,扁素问的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,难道,我们能够纵容一个坏人做这些事情吗?在臣看来,程处默他们只是杀了一个坏人,救了一个好人,而如果他们不这样做的话,那就是一个坏人杀了一个好人,这样的结果,是我们想看到的吗?”

    “圣上,扁姑娘如今在臣的府上居住,臣有责任负责他的安全,不然以后见了孙神医,如何向孙神医交代?是以,在听到郑武墨说自己儿子冤枉的时候,臣这才忍受不住怒火。”

    秦天的话说完了,整个朝堂顿时炸开了锅,大家之前也就以为是程处默几个人纨绔,失手打死了郑小项,不曾想,其中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郑家真是不要脸啊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自己儿子做出了这种事情,竟然还恶人先告状,死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这个郑小项简直就是死有余辜,不然,死的可就是扁素问了,这扁姑娘医术高超,又有医德,是个好人,十个郑小项,都比不上一个扁姑娘的命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没错,郑小项死的好,郑家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群臣议论纷纷,本来愤怒的李世民此时听到秦天的话后,不仅不再生秦天的气,反而自己也有一种揍郑武墨一顿的意思。

    郑武墨也太不要脸了吧,明明是自己儿子不对,却还说自己儿子冤枉,他把自己这个天子当三岁小孩了吗,以为随便说点什么,就能够骗住自己?

    愤怒,愤怒,李世民愤怒的想抽郑武墨。

    不过,李世民还是很快冷静了下来,望着被抽打在地上起不来的郑武墨道:“此事可真?”

    “圣上……圣上啊……”

    郑武墨爬在地上起不来,只是不停的喊着圣上,李世民见此,哼了一声:“你们郑家,太让朕失望了,你郑武墨,也太让朕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李世民道:“程处默等人虽然做的没错,但到底杀了人,责令禁足一月,此事作罢,退朝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说完,转身离去,他已经懒得再看那个郑武墨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能够听出来,李世民愤怒了,大家在退朝离开的时候,都很是厌弃的看了一眼郑武墨。

    秦天走的比较靠后,他看了看郑武墨,道:“郑大人,唐朝医馆,不是你能动的,本侯的人,也不是你能动的,不然下一次,本侯能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说罢,秦天转身离去,程咬金等人嘿嘿一笑,紧接着就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出了皇宫,程咬金道:“今天这个早朝,爽啊,要不是你之前说好了,我都想上去揍那个郑武墨一顿。”

    “卢国公正是义薄云天啊,不过我揍他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天啊,如今郑武墨打了,接下来,多少时候才能够打败他啊?”

    “快了,郑武墨丢了郑家的人,郑家少不得要考虑是不是换一换家主,等那郑贤妃在后宫失宠,差不多也就到时候了,这些世家内斗也是很厉害的,等着吧。”

    从一开始,秦天想要的,就是把郑武墨从家主这个位置上给赶下去,把他赶下去了,他自然也就没有能力跟自己作对了。

    而秦天的手段很简单,那就是打一顿郑武墨,让他颜面尽失,让李世民对他失去希望,郑家有内斗,想坐到家主之位上的人很多。

    当他们发现这是一个机会的时候,当他们知道李世民对郑武墨失望的时候,他们自然会想办法对郑武墨下手,当然,郑武墨所依仗的,是后宫的郑贤妃,就算郑家有人想动手,也得顾忌一下郑贤妃。

    不过,郑贤妃很快就会失宠的。

    一切,都在秦天的算计之中,现在他们只需要等就行了。

    寒风呼啸,很冷,程咬金等人却是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众人都已经走光的时候,郑武墨才终于爬了起来,然后在两个宫人的搀扶下离开,不过,在他离开的时候,已经派人去向郑贤妃密报了消息。

    郑贤妃正在寝宫休息的时候,得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“娘娘,郑小项昨天被程处默等人给杀死了,今天找早朝上,秦天和程咬金他们,还把国丈给打了个半死,现在国丈鼻青脸肿的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竟然有这种事情,这秦天好大胆子,连国丈也敢打?”郑贤妃突然站了起来,整个人显得异常愤怒。

    对于郑小项,他也没有什么感情,死就死了,但是自己的父亲在朝堂上被人当众殴打,这就事大了,一来,太不给他郑贤妃面子了。

    二来,他父亲被打,于郑家不利,郑家分支很多,万一他们要篡夺家主之位,那他在外面可就没有多少后盾可以依靠了,没有郑家可以依靠,他在后宫,还能风光多久?

    她跟自己的父亲,是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的。

    郑贤妃在寝宫来来回回的走着,她必须想办法帮自己父亲把这个面子找回来才行,只有这样,才能够让郑家的其他人知道,他父亲还不是谁都能够欺负的。

    谁欺负了他,就要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秦天要为自己做的事情负责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