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最快更新大唐好相公最新章节!

    秦天说完之后,朝中说段纶谋反该死的人很多。

    毕竟,从秦天唐朝并没有太在意段玉被杀这件事情,他们便多少看出了李世民的态度。

    也许,他们并不真的认为段纶有谋反,但既然李世民认为他谋反了,那他们只要跟着附和就行了。

    只是,就在群臣这样说着的时候,高士廉又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圣上,我们不可听取秦天的一面之词啊,臣以为,应该把段纶也叫来,看看他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高士廉就是想跟秦天作对,所以秦天说什么,他就偏偏不说什么,至于段纶谋反与否,他并不真的在意。

    而高士廉这样说完之后,朝中不少人也立马站出来跟着附和。

    “是啊圣上,偏听是不行的,我们必须有足够的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,就秦天说的这些,根本不足以构成谋反的证据嘛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七嘴八舌的说着,秦天站在大殿上却也不急,李世民见此,知道不把段纶弄上来问问,这些官员是不会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念及此,他便点了点头:“来人,将段纶押到大殿上来。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很快有宫人跑了出去,没过多久,段纶就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只是,他走进来的时候,众人一片哗然,紧接着就捂住了鼻子,因为进来的这个人,浑身上下实在是太臭了,他好像已经很久没有洗澡了,关键他身上还能闻道屎尿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个人是谁,怎么这么臭?”

    “简直臭不可闻啊,臭不可闻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,这比乞丐还要乞丐,他是段纶吗?”

    大家都满是嫌弃和疑问,李世民眉头微凝,有点不喜,面见他这个天子,段纶却这个样子,这简直就是对他李世民的不尊重。

    而,就在这个时候高士廉又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圣上,臣要弹劾秦天,他竟然这般羞辱段纶,这简直毫无人道可言,秦天就是个恶魔,这样的人,怎么能够重用?”

    哪怕是死囚,在长安城的大牢里,也还是有人权可言的,但段纶这个样子,未免就有点过分了,而段纶的过分,都是因为秦天的虐待。

    高士廉要弹劾秦天,不过这个时候,秦天却是耸耸肩,道:“圣上,这个人就是段纶,而他之所以这个样子,并非微臣弄的,而是扬州城百姓在他离开的时候,因为对他的厌恶,向他身上砸了臭鸡蛋等等给弄的,这些,都是扬州城百姓对他厌恶的证据,请圣上明察。”

    秦天开口,朝中群臣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去,不是吧,百姓对段纶已经厌恶到了这种程度吗?”

    “这应该很正常吧,段纶在扬州城做了那么多恶事,而且还想要谋反,百姓对他厌恶,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,一个被百姓厌恶到这种地步的人,竟然还有人替他开脱,真不知道这个人是怎么想的,会不会这个人也是跟段纶一伙的,意图谋反啊?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一些官员立马把目光投向了高士廉,因为今天替段纶说话的,就只有高士廉。

    大家很快都怀疑起高士廉来。

    高士廉一看这种情况,顿时慌了神,连忙向李世民解释道:“圣上,臣这都是按照规矩来的,并无丝毫袒护段纶之意啊,请圣上明察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看了一眼群臣,随后挥手:“安静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停了下来,这个时候,李世民才又开口问道:“段纶,你为何要造反,难道朕对你不好吗?”

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,大家才突然意识到他们把段纶叫上来的目的,而他们刚才都有点偏题了,而这一切都是高士廉给弄的,大家忍不住又怨恨起高士廉来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时候,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段纶,想要知道段纶为何要谋反。

    可是,面对李世民的询问,段纶不仅没有跪下,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惶恐,他只是双目失神,嘴里不停的嘀咕着。

    “死了……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段纶的这种情况很常见,就是俗称的傻子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就跟傻子差不多。

    大家在看到他的这种情况之后,很快就明白了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圣上,段玉被杀,段纶可能受到刺激,傻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段纶傻了,李世民的眼眉就凝了起来,一个傻子,想来是问不出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将段纶押入大牢,什么时候好了,什么时候再问。”

    以李世民对段纶的了解,段纶绝不是那种儿子被杀就会受刺激傻了的人,他这么做,无非是想要蒙混过关,毕竟谋反可是要杀头的。

    不过李世民不急,他倒要看看段纶能装傻充愣到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将段纶带下去后,李世民也就挥手退朝了,不过却把秦天给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很快,君臣两人就来到了御书房。

    “圣上,臣这一路上,杀了不少人,不过很多时候,都是逼不得已,不雷厉一点,很多事情做不好,还请圣上莫要怪罪,真的以为臣就是个杀人狂魔。”

    刚进御书房,秦天就解释了起来,李世民却是不在意,道:“好了,你是什么人,朕还不明白吗?这一次巡按全国,你的确功不可没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圣上理解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点点头:“叫你来,只是想问你一件事情,段纶谋反,是真是假,他可还有同谋?”

    见李世民问这个,秦天苦笑,道:“圣上,臣怎么敢骗您,这段纶谋反是真,一点都假不了,若不是微臣当机立断策反了一些兵马,臣恐怕就回不到长安城了,至于同谋,臣觉得应该是淮南王李安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他!”听到淮南王后,李世民顿时就说了这么一句,而对于此,秦天并不惊讶,好像他早料到李世民会有所猜测,而且一定会猜测到淮南王。

    “臣在扬州城的时候,淮南王李安曾经派人去找过段纶,而后,段纶便开始运输铁器,不过等臣发现他们运输铁器的时候,已经是最后了,所以没有淮南王与段纶来我的确凿证据,是以臣并没有将此事说出来,以免打草惊蛇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