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能来这大殿之上参加宫宴的,那个不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?

    就算不是国公之女,她们的身份也绝对差不了。

    程处默一上来就炫耀自己是卢国公的儿子,她们这些人还真没看上,而且他们觉得程处默有点俗。

    简直俗不可耐。

    刚开口就被人灭灯,程处默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程咬金这里,双目瞪的滚圆,就差发怒了。

    尉迟恭本来还想再取笑一两句,不过见程咬金这个样子,他便知道程咬金已经到了临界点,因此也就强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还在有女子灭灯,程处默顿时有点急了,道:“我程处默虽说是国公之子,但从十四岁开始,便已经上战场杀敌,立下过不少战功,武艺更是了得,现在,我就给大家展示一下我程家三十六路斧法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程处默没有其他办法,只能把自己的功绩说一下,然后表演一下自己的功夫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,女人都是爱英雄的,如果你足够英雄,就是样貌差一点,也肯定不缺女人喜欢。

    这样说完之后,程处默拿起自己的宣花板斧就在大殿上耍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程家的斧法,一共有三十六路,不过程咬金只学会了三路,也就是劈脑袋、鬼剔牙和掏耳朵,剩下的那些,都是后来程咬金给强加上去的。

    威力自然比不上这三招,但也还算可以。

    程处默耍起来的时候,虎虎生风,不时引来一阵叫好。

    那些女子见此,倒是犹豫了一下。

    的确,论样貌,程处默不算好的,但他十四岁就上阵杀敌,屡立战功,而且功夫也还可以,就凭这种上进的情况,就足以吸引一些人了。

    再有就是,虽说这里有人不在乎程处默的卢国公之子的身份,但这么多人中,肯定有一些人家是想要借着这个机会,跟那些国公什么的攀上关系的。

    换言之,在乎程处默这个卢国公之子身份的女子还是有很多的,如此,他们自然想给程处默一次机会,也给他们自己家一次机会。

    他们的身份必定是不如程家的,他们就是看上了程家的地位。

    这很正常,婚姻本来就是利益的交换,哪怕秦天说这是自由恋爱,但这些女子在来之前,肯定也是受过了家人安排的,什么人可以亮灯,什么人不可以亮灯。

    如此等等,肯定都是有的。

    有人要借着这个机会,来让自己的势力更大一些。

    所以,程处默一套斧法耍完之后,现场还有几个女子的灯仍旧亮着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后,程处默终于松了一口气,有灯亮着,就说明自己还不是太差嘛,有机会就好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秦天笑了笑:“程处默与我的关系不错,这小子我是看在眼里的,是个很好的人,刚才大家也看了他的斧法,可以说是少年英雄啊,现在在给大家最后一次考虑的机会,然后,我们就要把主场交给男方了。”

    秦天要替程处默拉拉票,虽说他秦天只是一个县公,爵位不高,但他秦家的地位和财富,却不是其他什么人能比的,而且他很得圣宠。

    让程处默跟他扯一下关系,肯定是能给程处默加分不少的。

    这也就等于告诉其他人,跟程家扯上了关系,就等于是跟他秦家扯上了关系。

    这样说完,那些还留灯的女子考虑了一下,最后只有一个姑娘灭了灯,最后还剩下四个姑娘是为程处默留灯的。

    看到这种情况,程咬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,觉得自己儿子还不错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那四个姑娘,身世和地位都没有他们程家好,但差的也不是太多,自己儿子选那个都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不过他又仔细看了一眼后,觉得其中一个略显丰腴的女子不错,屁股大,好生养。

    所以,他便给自己的儿子暗示,让自己的儿子选那个屁股大的女子。

    不过,对于程咬金的暗示,程处默假装没有看到,他扫了一圈之后,选了吏部官员宋璟的女儿宋小悠。

    宋小悠摸样好看,端庄之中又有着三分俏皮,让人看了之后,忍不住便心生好感,相比较下,其他女子就显得过于严肃了一些。

    女人过于高冷严肃,的确能够吸引男人,但却很难让男人对他们产生爱慕的想法,男人可能只会对高冷的女人产生一些想要征服的想法。

    如此相比较下,在这样的情况里,宋小悠很自然就能够得到男人的喜爱。

    程处默这样选了之后,程咬金顿时就撇了撇嘴,不过他看了一眼宋小悠,觉得长的也还行,对于改良他们下一代基因肯定是很有帮助的,于是就又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儿媳我看不错,我很满意……”他对尉迟恭说了一句,尉迟恭撇了撇嘴:“待会我儿子选的肯定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人这样斗着嘴,宋小悠冲程处默浅浅一笑,然后便坐了下来,等他坐下之后,他桌子上的灯就被收走了,等宫宴结束,她可以与程处默相处一下。

    如果觉得可以,这婚事就算是成了。

    而在接下来的环节里,宋小悠都将失去对其他男子的选择权。

    不过对于此,宋小悠并不觉得有什么患得患失的,亦或者觉得后面可能会有更好的之类的,他好像觉得程处默真的很不错。

    程处默走了下去,紧接着就是尉迟宝琳,程处默第一,尉迟宝琳和秦怀玉他们肯定是紧跟着的,毕竟秦天既然要帮,肯定是他们都给帮了的。

    尉迟宝琳刚走上来,还没有开口,整个大殿之上,立马就有几个人灭灯了。

    场面突然尴尬,气氛为之一冷。

    尉迟宝琳竟然跟程处默的情况一样。

    程咬金顿时哈哈就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黑尉迟啊,你儿子好像也没强到那里去嘛。”

    尉迟恭黑着脸,也不知道他的表情是什么,不过他的眼神却是发白,仿佛带着一股子杀意。

    “老程你休要狂,你儿子的婚事还不知道成不成呢,你现在就来笑话我儿子吗?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成不成那是以后的事情,就怕你儿子没人要啊。”

    “呸,给我闭上你的臭嘴……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