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“秦爱卿,还有件事,要麻烦你。”

    长孙皇后在说完冰人府的事情后,又突然说了这么一句,秦天有点意外。

    他以为事情已经结束了。

    “皇后有什么事情,请尽管吩咐。”

    长孙皇后道:“太子已经不小了,最近越发的难以管教,东宫的那些太子师都有点能力不济,所以我想让你管教管教太子,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这话说完,秦天神色微微一动,他没有想到长孙皇后要说的事情竟然是这个。

    太子李承乾已经十五六岁了,马上就要弱冠。

    而最近几年,也不知道是因为李世民对他缺少爱护,亦或者是对李承乾管教太严,现在的李承乾变的颇有点离经叛道,经常做一些让人大跌眼睛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如此,不管是李世民还是长孙皇后,都对李承乾很是担心吧?

    长孙皇后并不想他们大唐再发生兄弟相争,篡权夺位的事情,所以她就想让李承乾安安分分的老老实实的继承皇位。

    但如今李承乾这个样子怎么能行?

    所以他只能求助秦天,让秦天来当李承乾的老师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秦天的能力,如果有秦天当李承乾的老师,辅佐李承乾的话,那李承乾要想顺利的继承皇位,应该没有太大的困难。

    长孙皇后说出这么一番话后,秦天多少就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只是对于成为李承乾老师这事,秦天内心是有点抗拒的。

    李承乾后来可是有逼宫的,而且最后的天子是李治,自己宁愿给李治当老师,都不想给李承乾当老师。

    没办法啊,李承乾的下场不好。

    可面对长孙皇后的期许,秦天又不知道该如何拒绝。

    寝宫突然安静了许多。

    秦天不语,长孙皇后心神一动,道:“秦大人可是觉得有什么不妥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秦天看了一眼李世民,李世民道:“你的年纪不大,但学识却是其他人无法比的,可为太子师。”

    对李承乾,李世民还是很喜爱的,如此自然也希望李承乾可以慢慢的成为国家的基石,而如今能够帮助李承乾的,他觉得只有秦天了。

    李世民认同长孙皇后的观点,至少他也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因为皇位而发生流血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发动玄武门之变,就是因为他有这个实力发动,如果其他皇子都没有这个实力,李承乾自然可以顺利的登基。

    他现在需要李承乾有这个镇压其他皇子的能力,而这个能力李承乾需要从秦天身上来学习。

    他的话已经不容拒绝了。

    秦天见此,也只能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臣尽力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长孙皇后笑了笑:“还有一件事情,你现在既然是太子的老师了,那就把太子的婚事也给解决了吧,太子年龄不小了,给他娶个太子妃,他自然会安分一点,这事我看好你。”

    秦天主持了昨天晚上的宫宴以及相亲大会,长孙皇后下意识的觉得秦天在这方面很有天赋,如此,太子的婚事自然也就要交给秦天了。

    只是面对这个要求,秦天却是苦笑:“圣上,皇后,太子妃的人选,臣那敢定啊,还是圣上给太子选吧,这事在民间,也都是父母选的。”

    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民间一些年轻人的婚事,从来都是父母给选的,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外人给管这事的。

    李世民撇了撇嘴,道:“只是让你负责一下,最后的人选,肯定还是朕和皇后,你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秦天有点自作多情,不过听到李世民的话后,他又多少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太子妃不让他选就好,只是负责的话,还没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这样说好后,秦天这才终于离开皇宫。

    当然,就算他现在成为了太子李承乾的老师,那也要等过了新年之后,他再开始对李承乾进行教育,太子妃的事情,也肯定要等一等才行,这事急不来。

    出得皇宫,秦天又急匆匆回府,而后那是礼物,这才开始了一天的拜访。

    新年就这样过着,大家该忙什么还忙什么,因为太过热闹的缘故,很多地方都被人给疏忽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高士廉偷偷的进了大牢,见到了段纶。

    从秦天带着狂魔军回到长安城开始,段纶就一直被关押在了大牢里。

    而他被关押后,便一直装傻充愣,所以这么长时间了,都没有什么人来管他,好像如果他一直不清醒过来的话,大家就会慢慢把他给忘了。

    至于高密公主嘛,他只在乎自己的儿子,驸马没了就没了,大唐的公主不愁嫁,他想找男人还不容易?

    一个傻了的男人,她才不要呢。

    高士廉进来大牢,段纶的目光仍旧是呆滞的,他也不装疯卖傻,就只是眼神呆滞的呆在大牢里,好像对于外面的任何事情都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高士廉看了他一眼,道:“段都督,可还好啊?”

    段纶抬头看了一眼,但什么都没有说,神情和眼神也都没有变化。

    高士廉嘴角露出一丝冷笑:“好了,这里没有外人,你就不用跟我装了,你现在想活命,也不是没有机会,只要你肯按照我说的去办,我便想办法救你性命。”

    高士廉说着,段纶仍旧没有搭理他,他不确定高士廉说的是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是想一辈子呆在这种地方啊,既然如此,那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高士廉说的走就走,段纶这个时候才有点急了。

    “高大人留步。”

    可能是许久没有说话的缘故,段纶突然开口,声音显得有点浑浊,高士廉听到之后,却是露出了一丝浅笑,道:“段都督想通了?”

    段纶道:“你有什么办法救我?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去做,我自然会想办法救你。”

    段纶望着高士廉,道:“我能信任你吗?”

    高士廉耸耸肩:“你还有选择吗,现在连高密公主都不管你了,你除了相信我,还能相信谁?”

    段纶谋反,高密公主为了自己清白,已经断绝了与段纶的来往,段纶是真的毫无任何路可走了,只能选择相信高士廉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