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高履行回到家的时候,脸上和身上肿的更加厉害了一些。

    甚至肿的连他老爹都不认识他了。

    高士廉看到自己儿子这个样子,眼眉微凝,眼神之中满是怒火和杀意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谁干的,告诉我谁干的?”

    愤怒,愤怒,虽然他的儿子很多,但他最宠爱的还是高履行,而且,有人敢打自己的儿子,这就是在抽他的脸啊。

    高履行哭嚷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爹,是程处默干的,他……他把儿子打的好惨啊、”

    “程处默?他好大胆子,你放心,爹爹替你报仇,这就进宫面圣,让圣上处置那程处默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其他人,高士廉自己就动手了,但程处默是程咬金的儿子,他敢去动手,程咬金非得劈了他不可,所以这事,还得找李世民来办才行。

    不过,高士廉刚说出这话来,高履行就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爹,这事……使不得。”

    高士廉一愣,有点不明白,这不像自己儿子的风格啊。

    “怎么就使不得啊?”

    高履行脸肿着,整个人又显得十分纠结犹豫。

    高士廉凝眉,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高履行没有办法,这才把今天在长安城外调戏宋小悠,结果被程处默打的事情给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高士廉听完之后,顿时明白过来了,自己儿子调戏程处默的未婚妻,如此被打,就是告到李世民那里也没用啊,不仅没用,李世民一生气,自己的儿子只怕还要再受惩罚不可。

    他瞪了一眼高履行,真恨不能抽死他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他又恢复了过来,道:“放心吧,这个仇爹爹记着呢,绝不会让那程处默好过。”

    说着这话的时候,高士廉的嘴角就又露出了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长安城的寒意还没有完全退去,不过这个时候,朝中的官员已经开始陆陆续续的忙碌起来了。

    早朝,也终于开始了。

    这天早朝,李世民与群臣商议事情。

    因为一连休息了好几天,各部都积压了不少事情,所以这样说着说着,就耽搁了不少时间。

    等事情说的差不多的时候,已经正午了。

    正午,阳光不暖,寒风却仍旧不时的吹来。

    不少官员都已经饿的饥肠辘辘了,但仍旧有人陆续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圣上,新年过后,段纶终于清醒了,而且他要申诉。”

    大唐的律法是经过了修改的,而且是在秦天的帮助下修改的,而在这个律法里面有一条,那就是犯人有申诉的机会,特别是死刑犯。

    目的,就在于尊重生命,不轻易杀人。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地方的犯人若是申诉的话,就移交州府,州府之后若是还不满意判决,可以申诉到京城这里来。

    而任何死刑犯人,都是要天子签字之后,才可处决的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规矩,一般情况下也会有出入。

    如今,段纶要申诉,完全符合规矩,谁也阻止不得,不然破了先例,这大唐的律法可就形同虚设了。

    李世民眼眉微凝。

    有关段纶的事情,他已经清楚了,谋反是肯定谋反了的,而且还是跟淮南王一起谋反的。

    所以对于段纶的申诉,李世民根本就没有当回事,但过程是要走的。

    李世民思虑片刻,而后点了点头:“好,那就把段纶带上来吧。”

    宫人领命,不多时就把段纶带到了大殿之上。

    此时的段纶已经经过了一番梳洗,看起来要干净许多,他来到大殿上后,扑通一下就给李世民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圣上,臣……冤枉啊,臣冤枉,太冤枉了,请圣上明察啊。”

    段纶喊的声嘶力竭,好像他真的已经冤枉到了极致,仿佛有关他的任何一件事情,都是别人对他的诋毁。

    大殿很安静,众人并没有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大家似乎觉得段纶这样喊很有趣,特别的有趣。

    李世民坐在上面看了一眼段纶,许久之后,才开口问道:“你冤枉,何以冤枉啊?”

    段纶道:“圣上,臣可没有谋反,这都是秦天对臣的诬陷啊。”

    “哦,对你的诬陷,可你却领兵围住了秦天,要杀他,而且,你还运输铁器,这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段纶心里十分的紧张,但脸上却又表现的极其坚定。

    “圣上,事情是这样的,秦天巡按全国,到了臣所在的扬州城,但是,秦天十分的狂暴,而且极其的嗜血,他在扬州城简直就像是一个恶魔,不停的嗅着血腥的味道,臣承认,臣在扬州城有点欺压百姓,但秦天却是揪住这个不放,非要置我于死地,他先后设计,杀我属下,臣是逼不得已,才领兵围了秦天的,臣没有谋反之心,臣今天所言,句句属实,请圣上明察啊。”

    说着,段纶就又跪在大殿之上,扑通扑通的给李世民磕头起来,很快,额头都给磕出血来了。

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,大殿之上,才有人开口。

    “圣上,段纶之言,兴许是真啊,这事不可听信秦天片面之词。”站出来的,是高士廉。

    而随着高士廉站出来,朝中陆续又有几个人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圣上,这件案子,的确应该再彻查一下,段纶兴许真的就是冤枉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不错,圣上,不能听信秦天片面之词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朝中支持高士廉的人有几个,其他人则一直观望,秦天站在大殿前面,神色如常,他好像丝毫都没有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,李世民清楚整件事情,任由段纶说上了天,李世民也是不会相信他的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李世民,眼眉微蹙,道:“几位爱卿觉得应该再调查一下这件事情?”

    “是啊圣上,应该再调查一下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浅笑,问道:“秦爱卿,你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闻言,秦天站了出来,道:“圣上,既然段纶不服判决,又说臣冤枉他,那不妨就调查一下吧,臣也一直很好奇,他的那些铁器到底送给了谁,这有人意图谋反,不可不查啊。”

    秦天说的淡然,说的风轻,段纶跪在地上听到这话之后,整个人顿时一颤,这要是查到了淮南王那里,自己可就真的一点希望没有了啊?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