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秦天也是支持调查一下段纶谋反案的。

    毕竟从段纶向外面运输铁器来看,他肯定是与人串谋的。

    段纶很担心事情查到淮南王那里,只是如今这种情况,他若再反口,就等于说是自己谋反了,如果他把谋反的罪名承担下来,李世民必杀他啊。

    思虑片刻之后,段纶也只能硬着头皮沉默,任由他们说,李世民要调查就调查,不调查就不调查,反正他是坚持自己没有谋反的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群臣还在不停的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有嚷嚷着一定要调查的,有说段纶就是谋反的,反正不一而足,大殿之上,很是吵闹。

    李世民这里,思虑片刻之后,喝道:“好了,此事朕会派人调查的,将段纶押入大牢,等事情调查清楚后,再行发落吧。”

    这种谋反的事情,本来应该很急切的派人去调查的,毕竟对李世民来说,有人谋反太危险了,不过,如今大唐兵马在休整,若真的查出淮南王谋反的话,少不得又要动兵戈。

    而淮南王谋反,其他藩王怕也是要蠢蠢欲动的。

    所以目前最好的办法,就是先稳住淮南王,再震慑他一下,等他李世民的兵马训练好后,再考虑这些藩王的问题。

    李世民这样说完,就有人把段纶押了下去,段纶下去的时候,还不停的嚷嚷着自己冤枉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事情差不多已经算结束了。

    但高士廉却有点不满意,他又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圣上,此事既然要再行调查,那么段纶被扣押,秦天也应该被扣押吧,他污蔑人造反啊。”

    高士廉有点不依不饶,李世民却是眼眉微凝:“高爱卿是觉得段纶对秦天用兵是对的了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圣上,臣……”

    高士廉一时语塞,而这个时候,李世民已经有点不耐烦:“朕是相信秦爱卿的,他代替朕巡按全国,谁对他动手,就是对朕动手,就是谋反,朕让调查段纶谋反是另外一回事,段纶现如今确实谋反,又是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对秦天动手,就是谋反。

    李世民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,就算查出了淮南王谋反,那段纶也肯定是谋反的,而且是实打实的谋反,只不过他李世民现在不想跟段纶计较罢了。

    淮南王的事情可能还有用得着段纶的地方。

    高士廉突然明白了李世民的意思,他觉得自己弄这么一出有点不好,可如今事情已经发生了,他也没有办法,只能连忙领命。

    他现在有点不安,生怕没能救了段纶,那段纶破罐子破摔,再把他的事情给供出来。

    那样的话,自己可就危险了。

    跟谋反的人来往过密,甚至进行一些交易,实在是太危险了。

    早朝终于结束了,群臣都已经饿的有点前胸贴后背了,所以离开大殿之后,众人便急匆匆的往家里赶去。

    秦天这里,却是被李世民叫到了御书房。

    “圣上,叫臣来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李世民道:“秦爱卿啊,明天你就去东宫教导太子吧。”

    秦天以为李世民找他来是为了段纶的事情,没想到竟然是为了李承乾,秦天浅笑,道:“领命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现如今多有一些离经叛道的行为,这让朕很是担忧,所以你去了东宫之后,一定要给朕好好的管教他,这里朕给你一根戒尺,太子但凡有让你不如意的地方,你皆可动手。”

    这戒尺并不是普通的戒尺,而是可以用来打太子的戒尺。

    这就有点类似于打王鞭之类的东西,上可打昏君,下可打奸臣。

    当然,李世民给秦天的这个戒尺,只能打一下太子李承乾。

    说白了,就是让秦天好好管教李承乾,不用在乎李承乾的身份。

    只是面对这样的一枚戒尺,秦天却是五味陈杂,有点纠结,按理说,有了戒尺,他的确可以随便来教训李承乾,但李承乾可是太子啊,万一他以后成了天子,那自己教训过他的事情,他会不会记恨一辈子?

    李世民这样做,简直就是在坑他。

    但如今这柄戒尺,他又拒绝不得,只能连忙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群臣两个人又对太子的事情说了一些后,秦天这才转身离开皇宫。

    时已初春,长安城的风吹来仍旧有凉意。

    秦天拿着戒尺往家赶,心里想着该如何教导太子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还真不知道如何教导子弟,毕竟从来没有做过先生嘛,而且,还要做太子师,万一那一点没有教好,那这可都是自己的过错啊。

    而,在他那个时空的历史里,李承乾最后并没有成为天子,万一这里的李承乾也没有成为天子,甚至还谋反了,那他这个太子师又当如何?

    把李承乾教好了,这大唐的发展又会是什么样的,也许没有武周篡唐了吧?

    这一刻,秦天的内心真的是有点纠结的,不知道该做点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过年的时候,长孙皇后找他说这事,他还没觉得有什么,可如今真的要成为太子师了,他才发现问题很多,稍有不慎,就会给自己惹来好多的麻烦。

    戒尺在手里不停的拍打着,秦天就这样回到了府上。

    回到府上后,秦天把情况跟九公主说了一下,九公主听完,神色略微沉了一下,随即又叹了一口气,道:“太子年幼的时候,十分聪慧,很是惹人喜爱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随着年龄增长,最近两年变的越来越叛逆了,真是有点令人痛心,他若像以前那样,以后定是我大唐的一位好天子啊。”

    对于李承乾,九公主还是很看好的,而且她跟李承乾的关系好像也还不错,对于李承乾的一些变化,九公主心里颇有点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她这样说了一句话后,抬头看了一眼秦天,道:“相公是个有本事的人,你成为太子的老师之后,一定能把他给拉回来的,对不对?”

    这是九公主的期盼和愿望,秦天看到九公主这个样子,内心突然有了一些触动。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放心吧,我既然当了太子的老师,肯定是要帮他做好一个太子应该做的事情的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