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蜀王府。

    李恪已经十四岁了,这个年龄的孩子,应该还有点天真无邪,做着一些他觉得有意思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用为生计什么的发愁,更不用去与人勾心斗角。

    但十四岁的李恪却不能。

    作为李世民的皇子,而且还很受李世民的喜爱,他从八岁开始,内心就已经滋生出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比同龄人要早熟一些,城府也更深一些。

    这几年,他在长安城也有布局。

    “今天父皇对太子的测试结果怎么样?”

    李恪问了一下眼前站着的探子,探子不敢隐瞒,连忙把今天的事情给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听完探子的话,李恪的眼眉微凝,道:“父皇真是这样说的?”

    他有点不敢置信,不敢仔细李承乾竟然有了质的飞跃,更不敢置信他的父皇会说出那样的话。

    探子神色有点紧张,他没有开口,只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而再次得到确定之后,李恪的眼眉微凝,眼神之中顿时露出了一股杀气来。

    他想要有争夺皇储的机会,就必须挤掉李承乾才行。

    以前他觉得自己有希望,因为李承乾最近两年有点烂泥扶不上墙,可他的父皇给李承乾换了老师之后,李承乾就变了,如此,他的机会也就渺茫了。

    但他已经为之努力了这么久,怎么能轻易放弃呢?

    李恪在房间里来来回回的走着,很快,他便想到了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二月下旬,长安权贵要举办马球比试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应该就在二月底,三月初那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李恪点点头,道:“太子酷爱马球,到时候他肯定会带着自己的人参加的,在比试的时候,你们给我在他的马上做些手脚,我要他在比试的时候发生意外。”

    马很高,如果在比试的时候发生了意外,那李承乾只怕非死即伤。

    到时候他就有希望继续争夺储君之位了。

    而要在李承乾的马上做手脚,对他来说也并非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东宫是个大染缸,与皇宫比起来是一样的复杂,有人可以在皇宫安插人手,那他们自然也可以在东宫安插人手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很多事情,真的不难。

    李恪这样安排下去之后,立马就有人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而就在李恪知道这些消息做出了一些安排的时候,魏王李泰这里,也听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“父皇真是这么说的,他真的放心了?”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的表现很是不错,圣上十分满意,看情况圣上是真的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李泰凝眉。

    他是个胖子,很胖很胖的那种人,凝眉的时候,眼睛都小的有点看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李承乾竟然一下子变的这么受欢迎了。

    如果这样的话,那他还怎么争夺皇位?

    作为长孙皇后的二儿子,他觉得自己的机会还是很大的,特别是在李承乾特别叛逆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可李承乾一下子好了,这就让他觉得生出了变数,而且是很大的变数。

    李泰托着肥胖的身子在房间里来回走着,很快他就有点喘气,额头也冒起热汗来。

    他伸手擦了一下,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转,道:“这人虽然变好了,但他那两年养成的一些癖好只怕不会变,听说太子很喜欢伶人,对吧?”

    下人颔首,道:“是的,太子的确很喜欢伶人,有时候还跟那些伶人一起演戏作乐。”

    李泰点点头:“好,那就去给我找一个伶人,要那种长相扮相都极好的,好到能够让李承乾完全沉迷的那种,我要毁了他。”

    听到李泰这话,下人顿时就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如果李承乾沉迷于一个伶人,那李世民知道后怕是要震怒的吧?

    毕竟,伶人都是男人。

    其他人有龙阳之癖,喜欢男人没什么,可大唐储君若是喜欢男人,那情况恐怕就很不妙了。

    李世民必动易储之心啊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长安城的天气越来越好,有关李承乾的一些事情也在传播着。

    这天下了早朝,程咬金望着秦天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他笑的有点奸邪,秦天浑身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“卢国公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程咬金又笑了一下,眯着小眼睛盯着秦天看,看的秦天浑身都有点不自在。

    他觉得,程咬金可能又在算计自己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秦天就有点头大。

    “卢国公,我突然想起府上有点事,就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秦天就要回家,程咬金却是伸手拉住了他,道:“你小子急什么。”

    秦天不语,程咬金撇了撇嘴,道:“你小子可以啊,一个月就把太子给教好了,不错,不错,很厉害。”

    被程咬金这样称赞着,秦天并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畅快,他只是越发的提心吊胆起来,因为程咬金无故讨好,肯定有事情。

    而就在秦天这般想着的时候,程咬金就又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马上就要进行马球比赛了,我们这些权贵都喜欢玩这个东西,所以每个人都有一个球队,不过……咳咳,你是知道的,你叔父我的球队打的不好,老是输球,这让我觉得很不爽,你那么厉害,帮我训练一下他们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程咬金是要让他给帮忙训练球队,秦天这里才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训练球队这种事情,还是很简单的,他倒不觉得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“卢国公要求,晚辈自然是不会拒绝的,不过我要先看看卢国公的球队什么水平,然后再决定怎么训练。”

    大唐的娱乐实在是太少了,如今有打马球这样的活动,秦天自然也是想借此消遣一番的,至少看比赛比一个人呆着要有趣的多吧?

    程咬金见秦天同意的这么痛快,顿时一巴掌就拍到了秦天的肩膀上,道:“好,我们现在就去,我那个球队啊,你是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程咬金拉着秦天就走,秦天无语苦笑,但也只能跟着他去,没过多久,他们就来到了卢国公府,而程咬金的球队,正在前院的空地上练习着。

    他们骑在马背上,拿着一个球杆,不停的抢夺着一个如同拳头大小的球。

    那球是用木头做成的,中间挖空,球杆上裹了一层牛皮,这样敲打的时候,可以让那个球很灵活,而且可以弹起来那种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