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程咬金的球队不停的敲打着,木球在赛场上来回的飞跃,但就是不进球。

    程咬金看一旁看的暗暗着急。

    “就说笨不笨,你说他们笨不笨,就这么一个球,怎么就打不进去呢?”

    “唉,气煞老夫了,咋就这么笨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那马球一直不进,程咬金急的直跺脚,他现在的心情就跟后世那些人看足球的心情差不多,一场比试下来,就进那么一两个球,这能把人给急死。

    秦天在旁边看着,倒是相对平静许多。

    打马球这个比赛,相对来说危险一点,考验的东西也多,马技,球技等等,这些都是要考虑进去的。

    相比较下,马球是一个很高贵的游戏,也就这些权贵玩得起,普通百姓想玩根本就没有那个实力。

    因为打马球需要马,有马,这个游戏才能够玩。

    相比较下,足球就全民一点。

    秦天看到这些人打马球的时候,倒是突然想把足球亦或者蹴鞠给弄出来,蹴鞠相对来说简单一点,足球的话,需要牛皮,能做也能做,就是费工,只怕一个足球做出来的成本也不低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东西虽然能做出来,但想要玩开的话,却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第一,唐朝人的鞋子不方便踢蹴鞠,再有就是他们的衣服等等不够麻利。

    而且,蹴鞠过于文艺了一点,虽然也刺激好玩,但唐朝人是喜欢马的,想要推广也有点麻烦。

    所以真要把蹴鞠弄出来,鞋子啊,衣服什么的,都得专门给弄一下。

    不过现如今的秦天也没有这个心情弄这些,打马球在他看来也还不错。

    看着这些人打马球,秦天的心里已经来回的思索了好多。

    “秦天,你觉得我这球队怎么样?”

    程咬金看了一会后,望着秦天问了一句,秦天笑了笑:“卢国公的球队每个人的实力都还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他们可都是我精挑细选的。”

    秦天点点头:“每个人的实力都行,但却缺少配合,他们各自打各自的,自然就很难把球打进球门了,要对他们进行训练,也简单,就训练他们打配合的能力就行了,这有点像在战场上排兵布阵,说简单也简单。”

    这个球队的情况,秦天看了一眼就看出了毛病所在。

    他们打的毫无章法。

    后世踢足球,每个位置都有每个位置的名称和球员所负责的东西,他们这样打配合,才能够更加的有效率一点,不然一窝蜂的去抢球,能把球打进去才怪。

    秦天这样说完,程咬金顿时觉得好有道理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应该怎么打?”

    “首先,要有专门负责进球的人,然后就要有人打辅助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秦天嘀嘀咕咕的跟程咬金讲了一遍,然后,又讲了一些打球的策略,程咬金也是领兵打仗的人物,兵法和阵法虽然说不上特别精通,但也绝对差不了。

    程咬金这么一说,他顿时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这样商讨了一番,而后又指导了一下那些球员,等他们都熟悉自己各自的位置和职责后,秦天才终于离开。

    现在,秦天把该说的都已经说了,接下来他们要做的,就只是相互磨合就行了。

    跟程咬金这样说完,秦天离开卢国公府,直接去了东宫。

    作为太子的老师,他在上完早朝之后,如果有他的课程了,他还要去东宫给李承乾上课。

    今天刚好有。

    秦天来到东宫的时候,李承乾正在陪自己的球队打马球。

    马球,是一项贵族运动,在整个唐朝可以说是十分风靡的,而之所以能够风靡,自然是因为上面的人喜欢了。

    李世民很喜欢马球,李承乾也很喜欢,大唐的很多人都喜欢马球。

    李世民喜欢,下面的人肯定是要效焉的。

    李承乾的球技还算不错,他一手握住缰绳,一手拿着球杆不停的敲打着,秦天倒也没有阻止他。

    打马球的确有一点不务正业,但这也算是一项运动,算得上是生活的调剂,只要不是过分的沉溺其中,秦天都觉得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他在旁边看着,李承乾很快就玩的有点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这样玩了一会后,李承乾才终于停下来。

    “秦先生你来了啊?”

    李承乾擦着脸上的汗水,颇有点兴奋,一个不错的运动,是能够让人的心情愉悦的,所以有时候,人要劳逸结合才好一点。

    “嗯,早来了,看来今天太子殿下的运动量是够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马上就要举办打马球比赛了嘛,我想着今年我带着我的人也玩玩,先生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要玩,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李承乾笑了笑:“先生觉得我的球队实力怎么样?”

    李承乾知道秦天很厉害,在打马球上,虽然他不知道秦天的情况,但他觉得秦天也应该是很厉害的,在他的感觉中,没有什么是秦天不会的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的球队实力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相比较下,李承乾的球队比程咬金的球队是要强一点的,不过程咬金的球队如果按照他说的去做的话,肯定是要比李承乾的厉害。

    但秦天并没有调教李承乾球队的意思。

    李承乾喜欢打马球是一回事,但他并不想让李承乾沉迷在这件事情当中,所以,让李承乾打马球受挫,对他来说显然是很有必要的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很多事情,如果一个人一直输的话,显然就没有玩下去的激情了,赢才让人想要继续玩下去。

    很多人说无敌是寂寞的,但还是很多人想要无敌,可当他一直无敌不了的时候,就不会沉迷其中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附和世上的大部分事情,并不适用于全部。

    有的人就是越挫越勇的,但李承乾肯定不是。

    他是大唐的储君,他的事情很多,他不可能有太多的时间浪费在这上面,输了,他肯定就不会沉迷其中了。

    “先生要是这样说,那对于接下来的比试,我就有信心了,你是不知道,今年参加打马球比试的好多人呢,吐蕃派来了使臣,他们说也想跟我们比试一下,我们绝不能输了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