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没有人会对一个废物,一个没有希望的人还有耐心。

    秦天也不会。

    如果李承乾真的没救了,他肯定是要马上抽身的。

    毕竟他不能把筹码押在一个没有希望的人身上。

    他把事情跟李承乾说的很清楚。

    而他这样说完之后,李承乾的眼眸微微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还有希望吗?

    他的心里想着,他还想当太子吗,还想成为大唐的天子吗,他还想为大唐的子民做一些事情吗?

    称心如意的死带来的悲痛,与天下百姓的幸福,与他肩上担负的责任,到底那个更为重要一些?

    他是继续伤心,以至于悲愤厌世,还是站出来重新开始?

    他的思绪有点乱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他才终于想清楚。

    而他想清楚后,就站了起来,并且向秦天施了一礼,道:“先生之言,我记下了,还请先生继续教我。”

    说出这话,就代表李承乾想通了,他想改,想要再次肩负起富强大唐的责任。

    秦天看了一眼李承乾,道:“太子前两年的毛病很多,恐怕都需要改一下,作为大唐储君,就要有大唐储君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秦天浅笑:“圣上皇子众多,能力出众的也不少,你若没有储君该有的实力,自然会有人取代你。”

    这话有点危言耸听,但在秦天看来,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发生的。

    李承乾眼神微微一动,他自然清楚秦天说的这些。

    “先生所言极是,我会改的,只是……有时候面对一些事情,我有点控制不住自己。”

    人都有自己的一些喜好,有时候是可以控制的,有时候是控制不了的,癖好这个东西,有时候真的让人很无奈。

    李承乾就是喜欢伶人,他控制不了这个。

    他想要改,可内心深处对于伶人的喜好,让他在遇到这样的事情的时候,可能还是会这样做。

    秦天听到李承乾的话后,心里多少就明白了一点,这个太子,只怕是有心理疾病吧,喜欢伶人的很多,但他为何会这么的喜欢?

    心理疾病有时候还是很可怕的。

    秦天想了想,道:“太子殿下可能是有一些心魔,要不臣帮你治一下心魔怎么样?”

    秦天不敢说李承乾心理有病,只说他有心魔。

    李承乾愣了一下:“心魔,可以治吗?”

    秦天点点头:“当然是可以治的,不过我需要先弄清楚太子殿下缘何会有心魔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只要能治病,怎么样都行。”

    秦天点点头,然后拿出了一枚玉佩,道:“太子殿下,我现在要对您进行催眠,你只需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此,李承乾并没有什么怀疑和担心,很快就按照秦天说的躺了下去,秦天把玉佩在李承乾的眼前不停的晃着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李承乾就进入到了催眠状态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喜欢伶人,这是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秦天试探着问了一句,李承乾的眼睛闭着。

    “虚伪,演戏,一切都是虚伪的,只有戏子是真的……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李承乾的话断断续续,这是他内心深处的一些想法,秦天听到之后,眼眉微动。

    他多少明白李承乾为何会喜欢伶人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觉得自己一直都像一个戏子,在演戏,在迎合着很多人。

    作为太子,他要在李世民面前表现的很恭敬,很有能力,很好。

    可是他自己也许并不是这样的人,或者说他不喜欢按照李世民所想的那样去生活,他感到压抑,他觉得自己跟戏子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这种压抑无法控制,就造成了心理疾病,让他突然对伶人产生了一种说不出的喜欢,他觉得他跟那些伶人才是同病相怜的。

    只有那些伶人是真的。

    现实是假的,戏是真的。

    他有了一种反差,对于现实和虚幻的反差。

    这样明白之后,秦天就知道了原因,李承乾缺少爱,缺少那种让人觉得很正常的爱,李世民也许是爱他的,只是他的爱有点含蓄,有点高冷。

    但这样高冷的爱温暖不了李承乾的心,他开始从一些其他地方寻找可以缓解内心的东西,伶人的出现刚好填补了他内心对爱的空缺。

    催眠结束之后,秦天开始对李承乾进行心理治疗,这个过程肯定是缓慢的,不过在知道了原因之后,秦天也就有了方向,要彻底治疗李承乾的心理疾病,也就没有什么困难的了。

    从东宫离开之后,秦天又去了一趟皇宫。

    李世民见秦天来了,便把为太子娶太子妃的事情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秦爱卿啊,这事就劳烦你了,给太子好一个不错的太子妃,能够让太子收心的,别老做出那些丢人现眼的事情来。”

    这事秦天是早就记在心里的,所以连忙就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圣上可以放心,等马球比试结束后,臣便为太子殿下物色人选,不过圣上,想要让太子殿下彻底的好转,恐怕还要圣上以后对太子多一些关护才行。”

    秦天把在东宫的一些事情跟李世民说了一下,李世民听到太子之所以对伶人喜欢,是觉得他一直都在压抑自己的天性,以此来迎合自己,李世民的眼眉顿时就凝离去起来。

    他是天子,别人就算对他再不喜欢,也得忍着,也得表现的对他毕恭毕敬,这在他看来是很正常的事情,他没有想到太子竟然觉得这样做虚伪。

    不过仔细一想,他好像真的很少在太子面前表现父爱,至少从他当上天子之后,就已经很少跟自己的皇子有交心了。

    他做天子是合格的,但做父亲却是差了一点。

    思虑过后,李世民点了点头:“秦爱卿言之有理,这个朕会慢慢弥补太子的,不过,给去娶亲的事情也要抓紧。”

    “圣上放心,这个臣会上心的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说完太子的事情,就又聊了一下马球比赛。

    马球比赛的地点是皇家牧场,而且时间已经很近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说这个,倒没有牵扯多少问题,更多的,倒像是两个球迷之间的讨论,比如说谁的球队比较厉害之类的。

    说完,秦天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