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时间慢慢,转眼便到了秦天约定的郊游日期。

    这天一早,秦天便带着一些人去了城外约定的地方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有花有草,也有溪水潺潺的地方,四周环境优美,春风拂面,轻柔如许。

    秦天来了之后没多久,那些竞选太子妃的女子便都陆陆续续的来了。

    这些女子各个都打扮的十分端庄秀丽,来了之后,花枝招展的,比四周的花还要好看,还要吸引人。

    妙龄女子,自有一股说不出的魅力来。

    秦天看着这些人,嘴角露出了一丝浅笑,这比后世那些走模特的还要引人遐思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姑娘可不是其他人能够染指的。

    这些姑娘来了之后,秦天也没有急着与他们交谈碰面,就只是让他们等着。

    一开始的时候,这些人还比较谨慎,相互之间站着,并没有怎么攀谈。

    不过,秦天一直不过来说事,她们这些人就渐渐有点不耐烦了,也觉得这样站着无聊,相互之间才有了一些交流。

    秦天就在外围观察着他们,他发现,这些女子交流的时候,是有很自然的分堆现象的。

    世家女子自然与世家女子攀谈,权贵之女与权贵之女相交,那些普通官员的女儿,自然也与他们同等级的人相互交流。

    看到这种情况的时候,秦天倒没有觉得有什么,因为这个世上本来就是如此的,物以类聚人以群分,相同的人才有话题可交流。

    不过,秦天在这样观察着的时候,他很快发现了一个很另类的女子,因为在其他女子都相互找同伴交流的时候,那个人却只是一个人站着,并没有跟其他人交流的意思。

    而看到这个女子样貌的时候,秦天整个人都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女子脸上长了一个痦子,虽说没有毛,但也很是影响整体的美观。

    秦天很奇怪,这个女子那来的自信呢?

    竟然以为自己脸上有痦子,还能被选上?

    秦天觉得这个女子可能是那种盲目自信的人,不然就是有点蠢。

    秦天讨厌这样的人,所以在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,他便在心里直接把这个女人给排除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旁边几个女子突然向那个痦子女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谁家的姑娘,这么没有自知之明吗?”

    “脸上长了这么大一个痦子,竟然还有脸来这里竞选太子妃,真不知道谁给你的自信啊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今年有意思的人还真多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权贵之女,平日里高高在上惯了,还真没把其他普通官员的女儿放在眼里,她们也是闲的无聊,见有一个女人样貌一般,竟然还敢来,便忍不住想要羞辱她一番。

    当然,都是竞争对手,最为主要的,还是想要贬低别人来提高自己。

    这几个人对那痦子女进行着羞辱,秦天看到这个之后,眼眉微微一凝,他不喜欢盛气凌人的人,太子妃以后是要当国母的,国母有轻贱别人之心,那怎么能行?

    就算有,也绝不能表现出来,这样有失身份。

    所以,秦天看了一眼之后,就把那几个权贵之女给排除了。

    排除之后,秦天便不想再去关注这几个人,毕竟都是被他排除了的,没有必要再浪费时间,而且剩下的人还有很多,他要慢慢观察。

    不过,就在这个时候,那痦子女却反击了。

    “几位的确比我长的好看,身份也的确比我高贵,不过你们已经比我这么好看,这么高贵了,又何必如此打压我这么一个人丑女呢,莫非你们连比我过的自信都没有,所以要用这种办法来贬低我?”

    痦子女开口,那几个权贵之女眼眉顿时就凝了起来,他们以为,这个痦子女也就是个普通官员的女儿,必定唯唯诺诺才是,没有想到,这个痦子女竟然敢反击。

    不仅反击,而且还说的他们有点羞怒,有点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当然,更多的,却还是愤怒。

    他们那里觉得比不过这个痦子女了,他们就是想找点事情做罢了,她们根本就没有把这个痦子女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但这个痦子女说的话,却太令人气愤了。

    “好一张尖牙利嘴啊,你真以为自己是谁,竟然还敢跟我们比?”

    “哼,告诉你,我们从来就没把你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太自以为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几个女人说着,那痦子女却是轻声一笑:“是吗?既然没把我放在眼里,又何必来贬低我来提高你们呢,只有觉得不如我的人,才会来贬低我,真正对自己自信的人,是不会来跟我这样的女人一般见识的。”

    痦子女的确伶牙俐齿,几句话说完,顿时又把那几个权贵之女给激怒了。

    霎时,一名权贵之女怒气上涌,伸手就要向痦子女抽打过来,不过,就在这一巴掌落下之前,那痦子女突然嘿嘿一笑:“你最好别把事情闹大,秦小公爷可在一旁看着呢,如果让他发现你们这些人仗势欺人,以多欺少,你觉得他会让你们入选太子妃吗?”

    痦子女有恃无恐,在这样的场合闹事,简直是在自毁前程,她个人倒不在乎太子妃这个身份,不过其他女人既然来了,肯定都是想当太子妃的。

    她们愿意为了这么一件事情,把自己的前程和富贵给毁了吗?

    那个要动手的权贵之女脸色铁青,显然气的不轻,但因为痦子女的这么一句话,她这一巴掌到底没有落下去。

    这一巴掌落下去,势必轰动周围,那个时候秦天得知她动手打人,只怕直接就把他给排除掉了吧?

    当然,她不知道的是,秦天早已经把她给排除掉了。

    几个权贵之女虽然气愤,但此时也拿这个痦子女没有办法,只能想着以后再找他算账。

    那痦子女浅浅一笑,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被秦天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他突然对这个痦子女很感兴趣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个女子是谁家的?”

    秦天问了一句,很快有人应道:“小公爷,那是方一山方大人的女儿方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