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一脸横肉的护士有点气呼呼的,似乎觉得那些男人就这样偷窥她实在是对她的极大侮辱。

    她把那些男人赶跑之后,转身回到了房间里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温柔已经放下了书。

    聪明如她,自然知道那些男人是要做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小黎,让你给秦小公爷送的信送到了吗?”

    肥胖护士叫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,她点点头:“已经送到了。”

    这样说着,小黎心里却是生出了疑惑来,这个叫温柔的姑娘来他们医馆有几天了,但她到现在都没有弄明白这个女人跟他们的秦小公爷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她很好奇,但又不敢多问。

    其实她们这些人,说是护士,其实也就是一群丫鬟,经过了训练之后被安排到这里照顾病人的,而作为丫鬟,他们那里敢多嘴询问?

    经过这几天的相处,她更是发现这个温柔虽然表面十分的和善,但有时候的气势却也十分逼人,令人不敢接近。

    小黎并没有多说其他,温柔也没有再问,只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黄昏将尽的时候,秦天才终于回到府上。

    而他刚到府上,唐蓉就急匆匆走了来。

    “相公,你回来了?”

    秦天颔首:“夫人,今天府上可有发生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唐蓉道:“有人给你送来了一封信。”

    听到有人送来一封信,秦天有点意外,因为很少有人给他写信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唐蓉已经把信拿了出来,秦天拆开来看,看过后,眼眉微凝。

    “相公,谁写的信,怎么啦?”

    秦天笑了笑:“一个叫温柔的女子写来的信,她说她是我的远方表亲,本来是想来投靠我的,结果半途生了病,如今在大唐医馆养病,不过……我却不知我还有个远方表妹,等明天我去问问阿姐吧,她兴许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只是一个远方表妹生病了,唐蓉这才松了一口气,并没有把这个当回事。

    “明天去问问也好,如果真是远方表妹,那可要好好招待人家才行。”

    秦天颔首,接着看了一眼唐蓉,突然把她搂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讨厌……”

    黄昏落尽,夜色很美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秦天便去了马周的府上,秦飞燕现如今在家相夫教子,秦家的生意倒是少打理了,不过如今很多事情也不用她亲力亲为。

    见秦天来了,秦飞燕有点奇怪。

    “弟弟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秦天把昨天收到的那封信交给了秦飞燕,道:“阿姐,我们秦家有这么一个远房表妹吗?”

    秦飞燕把信看了一遍,接着又想了一下,道:“我们母亲家里,倒是有一个姓温的亲戚,地方和这个温姑娘的来处也相同,想来不会有假吧。”

    他们秦家早已不与其他人来往,有没有什么亲戚,倒还真不好说。

    而在秦飞燕看来,人家既然找来了,他们若是不认,反倒让人觉得他们秦家有权有势了,不认穷亲戚了,这要是传出去,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。

    所以,虽然并不是十分的确定,但为了秦家名声,这个亲戚还是要认的。

    秦飞燕把情况跟秦天说了一下,秦天觉得也有道理,反正就算这个温柔投靠他秦天,也不过多一双筷子的事情,于他好像没有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想了想后,秦天便点了点头:“如此的话,那我就去一趟大唐医馆,看看这个温柔姑娘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去了之后,注意一下形象,别让人家觉得我们仗势欺人,看他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阿姐放心便是。”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与秦飞燕说好之后,秦天便直接去了大唐医馆。

    来到大唐医馆后,扁素问便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秦大哥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秦天把情况跟扁素问说了一下,扁素问听到温柔是秦天的远房表妹,愣了一下,紧接着才笑道:“真没想到,秦大哥还有这么漂亮的表妹。”

    “哦,听你的意思,这温柔很漂亮了?”

    扁素问道:“岂止是漂亮,简直是很漂亮,任何男人见了她啊,都得被勾走魂魄。”

    秦天撇嘴,觉得扁素问有点言过其词,不过内心深处,又隐隐有点好奇,想要看看这个连扁素问都说是美人的女子到底长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“走,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扁素问在前面领路,不多时便来到了温柔的病房。

    秦天进去的时候,温柔并不认得他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旁边的小黎连忙说道:“温姑娘,这个就是秦小公爷。”

    被小黎这么一提醒,温柔顿时露出欣喜神色,道:“原来是秦大哥,是表妹我眼拙了,没认出秦大哥来。”

    听到温柔这话,小黎愣了一下,她一直好奇温柔和秦天什么关系,原来是表兄妹的关系。

    秦天这里,摆了摆手,道:“你我此前从来没有见过面,认不出我来也是正常,表妹一人来京城的吗,家里可还有什么人?”

    虽然秦飞燕让他把这个表妹给认下来,但秦天素来谨慎,所以还是想要打听清楚的。

    温柔这里,倒也没有疑心,道:“家母半年前去世了,她说我在京城还有个亲戚,要我来投靠,我来到长安城后,才得知表哥已经这般显贵了,本想一早就去找您的,不曾想路上偶感了风寒,所以只能先来这里看病,等好了再去拜访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温柔把自己的情况说了一下,并没有怎么卖惨,但她就这么开口之后,给人的感觉就很让人想要怜惜。

    秦天又问了几个家常问题,温柔都回答的不错,并无丝毫让人疑心的地方,秦天见此,点了点头,道:“表妹既然来到了长安城,那以后秦府就是你的家了,我回去之后,便派人接你回府疗养。”

    温柔道:“多谢表哥收留,不过我还是想等病好了之后再去秦府,那个时候,表哥可派人再来,毕竟这里什么都方便嘛。”

    带病进府,难免让主人觉得晦气,就算秦天不介意,只怕府上的其他人会介意,她本来就是投靠,自然是要把事情都想的清楚一点才行。

    对于此,秦天也没有怎么坚持,点头就同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