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时间慢慢,长安城的天气越来越热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温柔的病终于好了。

    好之前,她派人给秦天送去了一封信,把情况跟秦天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秦天接到消息后,便派人去接温柔过府。

    温柔这里,也算是新病初愈,所以病好之后,秦天的人来接他之前,她突然很想在京城到处逛逛。

    来长安城有一段时间了,她还没有领略过长安城的繁华热闹呢。

    所以,他把情况跟小黎说了之后,便一个人出了大唐医馆,在长安城闲逛起来。

    温柔是个很漂亮的女人,漂亮到无论他走到那里,都能够吸引一大批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她在街上走着,不时引来一些男人的侧目。

    而对于此,她好像一点都不在意,仍旧自己逛着。

    不过,就在他这样在长安城闲逛的时候,突然有几个人出现,拦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温柔有点惊慌,那几个人笑了笑:“姑娘摸样不错,正好入宫当秀女,跟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温柔一听是当秀女,立马便要逃跑,她可不想进宫当秀女。

    不过,那几个人早已经把他给包围了,他想要逃,那里是容易的?

    一名男子伸手抓住了她,紧接着不由分说就带到了一辆马车上。

    很快,马车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几乎没有什么停顿,发生在极短的时间里,大街上很多人都没有反应过来,那辆马车便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大街之上,有几个人顿时慌了神。

    “不好,刚才被带走的,好像是温柔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让我们来接温柔姑娘,如今她却被人带走,这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我们跟上去,你们快去通禀公子,免得酿出祸事来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是受了秦天吩咐来接温柔回秦府的,只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,他们来到大唐医馆后,并没有发现温柔,而且被告知温柔逛街去了。

    他们受命而来,自然是要找到温柔的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刚找到温柔,温柔就被带走了。

    这样商量好后,几个人去追劫走温柔的那辆马车,另外一个人则去寻找秦天,把情况跟秦天说一下。

    下人急匆匆跑去,他找到秦天的时候,秦天正跟程处默、尉迟宝琳他们在一起喝酒。

    “秦大哥,你那个表妹真的很漂亮?”

    “多大了啊,我都后悔娶妻娶找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妹妹小蝶……”

    几个人嘀嘀咕咕的说着,下人跑来的时候喘着大气。

    “公子,出事了,出大事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秦天眼眉微凝,问道: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公子,我们今天去找温柔小姐,谁知道她事先离开了大唐医馆,等我们找到他的时候,她就被几个人给掳掠到了马车上,听说,那几个人好像是帮圣上选秀女的,这……这可如何是好啊?”

    “温柔被人选上秀女带走了?”

    秦天语气有点生冷,许敬宗要选秀女这事,他不反对,但似许敬宗这般选秀女,未免也太张狂了一些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程处默等几个人也有点生气。

    “这选秀女的事情,是要自愿才行的,那许敬宗这般掳掠,真是可恶。”

    “关键是把秦大哥的表妹给掳掠了去啊,这个简直不能忍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,秦大哥,我们去找许敬宗要人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都很气愤,秦天眼眉凝着,他是个很理智的人,如果去抢秀女的话,那铁定就是大罪了啊,虽说李世民不会重罚他,但肯定也不会轻了。

    只是,这温柔是来投靠自己的,若是就这样被选成了秀女进了宫,只怕别人要说他秦天的不是了吧?

    利用亲戚来为自己谋取一些好处什么的,那些人肯定会把他说的很难听。

    而且,自己若是什么都不做,岂不是要伤了温柔的心。

    虽然他秦天对温柔并没有什么非分之想,但温柔的摸样真的是很惹人怜爱的。

    此时又被程处默等人这么一怂恿,秦天顿时也生出一股豪气来。

    “他奶奶的,欺负到我头上来了,不干他干谁,干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秦天带着程处默他们几个人就要去找人算账。

    而他们刚走出去没多远,那个跟随马车的人也急匆匆的跑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公子,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,温柔被掳掠到了那里?”

    “公子,那温柔姑娘被直接带到了许敬宗的府上、”

    听到温柔被带到了许敬宗的府上,秦天眼眉微凝,一般选上的秀女,都是要带到指定的地方的,绝不可能带到许敬宗的府上。

    可如今温柔却被带到了许敬宗的府上,这是什么情况,只怕是个男人都能够想明白吧?

    那许敬宗怕是色胆包天,要玩李世民的女人。

    如果是其他女人,以秦天的理智,肯定是要忍一下,等事情发生后,再去弹劾,如此,许敬宗就彻底完了。

    但现如今被掳掠去的女人是温柔,那他就不能任由事情发展下去了。

    思虑片刻之后,秦天立马带着程处默、尉迟宝琳他们向许敬宗的府上赶去。

    “他奶奶的许敬宗,真是人老了,色心没老啊,等见了他,我非得教训他一顿不可。”赶去的途中,程处默气愤的大骂,那温柔那么漂亮的一个姑娘,他连见都还没有见呢,竟然被许敬宗给私藏了起来,不弄死许敬宗怎么能行?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,待会那许敬宗要是对温柔姑娘做了什么,我们非得弄死他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几个人说着,秦天心头一沉,不由得又紧张了一些。

    一鞭子抽打在马屁股上后,秦天的速度顿时又快了许多,程处默和尉迟宝琳他们几个人在后面看到秦天这个样子,相互望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秦大哥这是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他该不会是担心温柔姑娘吧?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喜欢上温柔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在后面嘀咕着,秦天虽然快了他们一步,但他们说的话秦天都还能听到,而听到之后,秦天顿时就凝了凝眉头:“还不快点跟上,磨蹭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来了,来了,秦大哥等等我们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