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长安的天气虽然已经热了,但还是让人觉得很舒服的。

    并没有热到让人受不了的地步。

    而一些地方,隐隐已经能够听到蝉鸣之声。

    温柔听到了蝉鸣。

    而且是断断续续的蝉鸣。

    只是此时的蝉鸣却让她的心有些烦躁,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,她就呆在大唐医馆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她被人捆绑着,嘴也被堵着了,她现在完全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而她也不知道接下来自己要面临什么样的命运。

    她知道,美人向来命途多舛,只是人长的美,是她的错吗?

    蝉鸣突然停了,紧接着,她所在的房门吱呀一声开了,然后她便看到了一个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这个中年男子留着短短的胡须,看起来还是颇为英俊的,只是在这样的一个地方见到这样的人,温柔根本不会因为他的样貌而有丝毫的安定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温柔不停的挣扎着,嘴里发着浑浊的声音,那男子嘴角露出一丝冷笑,眼睛却是一刻不曾从温柔的身上离开。

    “美,真的是太美了,美的不可方物,不可方物啊……”

    许敬宗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美人,以至于现在的他都有点痴了,痴狂的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他伸手摸了一下美人的脸蛋,光滑,细腻,如同刚剥了壳的鸡蛋。

    那感觉,就只能用酸爽来形容。

    “美人美人,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许敬宗终于忍不住要扑过去,有美人在这里,若只是看看摸摸,那未免有点不够过瘾,只有跟美人发生点什么,才能够让人觉得不枉此生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许敬宗就想跟美人发生点什么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温柔挣扎的越发厉害起来,只是她被捆绑着,那里挣扎得过许敬宗。

    眼看,许敬宗就要把温柔的衣服给撕扯开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外面突然传来嘈杂的声音。

    许敬宗停了下来,侧耳听了听,但他并没有听出来是什么,而此时美人雪白的肌肤已经露了出来,许敬宗再也顾不得其他,再次把精力投入到对美人的征服中来。

    对于男人来说,征服女人给他们的成就感从来都是最大的。

    可就在许敬宗对温柔进行撕扯着的时候,方面突然啪的一下开了。

    门被开的很暴力,显然不是被人推开的。

    而就在门开之后,许敬宗还没来得及转身,一个拳头突然朝着他的脸颊就抽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畜生,我打死你这个畜生。”

    一拳过去,直接把许敬宗的牙齿都给打掉了,他整个人也突然倒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一拳,力道很大,大的都有点超出想象。

    砰……

    一声巨响之后,许敬宗突然就摔倒在了地上,而直到这个时候,他才看清来人。

    “秦天……你……你好大胆子,竟然敢打我?”

    不等许敬宗说完,秦天一口吐沫就唾了过去,紧接着对许敬宗就又是拳打脚踢,打的许敬宗嗷嗷直叫。

    “来人,快来人,快来人……”

    许敬宗要喊府上的家丁,他的家丁也来了,只是,他的那些家丁都被程处默和尉迟宝琳他们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有他们几个人在,许敬宗的家丁根本就闯不过来,他们只能一边挨打,一边听着他们家老爷的哀嚎之声而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“我叫你喊,我叫你喊……”

    秦天恶狠狠的骂着,手脚并用,每一拳每一脚的力道也都大的出奇,那许敬宗本来还在谩骂,还在喊人,但随着自己身上疼痛的感觉越来越重,他就开始变成求人了。

    “饶命……饶命……小公爷饶命……”

    秦天这样达到许敬宗求饶之后,才终于作罢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的确是许敬宗做的不多,但许敬宗到底是朝中官员,而且其实也算是元老级别的人物,只是他运气不好,跟他同一时期的人都升迁了,就他没有怎么变化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如此,要真杀了这样的人,事情也不好善了。

    所以打一顿,教训一下差不多就行了。

    秦天停下来后,帮温柔解开了绳子,温柔获得自由后,顿时哭的梨花带雨,而且直接扑到了秦天怀里。

    她紧紧的搂着秦天,也不说话,就只是不停的哭着,眼泪哗哗的流。

    温柔的身材不错,胸前该大的很大,秦天被他这样抱着,那种感觉可以说是十分明显的。

    他的脸颊微微有点发红。

    许敬宗躺在地上,看到这一幕后,顿时是又生气又嫉妒,自己好不容易弄来的美人,还没怎么碰呢,就进了秦天的怀抱,这算什么事吗?

    许敬宗眼眉微凝,一股杀气迸发而出。

    不过好汉不吃眼前亏,他现在仍旧躺在地上哼哼唧唧的,至于报复的事情,他要等一等。

    许府的家丁被教训完后,程处默他们从外面跑了进来,看到秦天怀里的温柔,几个人顿时有点心照不宣。

    “哎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呀,好漂亮的一个美人啊,秦大哥你好福气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,让我们几个兄弟好生羡慕啊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就是开玩笑的一说,温柔却是突然意识到了问题所在,连忙从秦天的怀里挣扎开了。

    她这么挣扎开的时候,秦天觉得好像失去了什么东西,心里空落落的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秦天便恢复了过来,他看了一眼程处默等人,凝眉道:“人已经救到了,走吧。”

    秦怀玉点了点头,程处默却是在离开的时候,狠狠的朝许敬宗踢了一脚。

    “王八蛋……”

    又这样骂了一句之后,他才终于追上秦天他们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许府终于安静了下来,那些家丁躺在外面动弹不得,许敬宗唐舟屋里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你奶奶的秦天,我要让你不得好死,不得好死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许敬宗的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,声音带着无尽的愤怒,只是这声音又显得有点沙哑,听起来仿佛咽喉处有一口痰给堵住了似的,让人觉得十分的难受。

    “秦天,你等着,你给我等着,我绝对不会让你好过的,你竟然敢抢我许敬宗的女人,我要弄死你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