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有了钱,自然什么事情都会好办一些。

    傍晚的时候,福伯为秦天租赁了两辆马车,采购了差不多一马车的礼品,而且这些礼品任何一个拿出来,都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唐蓉很快得知秦天采购礼品的事情,而她得知之后很震惊。

    “小青,秦天那里来这么多钱?”

    “小姐,姑爷把蚊香的秘方卖了,卖了一千贯钱呢。”

    “把秘方卖了?”唐蓉凝眉,她对蚊香的秘方不了解,以为别人不容易仿造,所以听到为了帮自己出头,秦天把这么赚钱的秘方都卖了,不由得生出一丝不安和愧疚来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为了帮自己,秦天拥有这个秘方,应该能赚很多钱吧?

    如今秘方卖了,其他人肯定会抢生意的,想像以前那么容易赚钱,可就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“小姐,姑爷对您真好。”以前以为秦天是傻子,所以小青是不赞成这桩婚事的,但嫁过来后,她发现秦天不仅不傻,而且还那么聪明,做的红烧肉那么好吃,关键是对唐蓉很好啊。

    她家小姐不想同房,他毫不犹豫就同意了,没有一点用强的意思,这样的男人那里去找啊?

    小青对秦天已经改观了,自然希望她家小姐能够把握住眼前的幸福,毕竟像秦天这样的姑爷可不好找。

    小青的那点心思,唐蓉那里看不出来,她见这才几天啊,小青就被秦天给收买了,不由得白了一眼小青:“你觉得姑爷好,我把你给姑爷做妾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小姐,你说什么呢,小青还小呢。”小青一脸羞红,隐隐还有点着急,可心里却又忍不住想,要真能嫁给姑爷就好了,这样想吃红烧肉就方便了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,次日一早,福伯把礼品装满了一整个马车,然后便让车夫紧跟着前面的马车向泾阳县赶去。

    秦天和唐蓉两人坐在前面的马车上,马车不小,但也不大,两人相对而坐,一时间都没有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马车缓缓走着,两人都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,唐蓉微微抬头看了一眼秦天,秦天这个时候也正好望过来。

    两人不由得一阵尴尬,连忙就又扭过了头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个时候,马车突然加快了速度。

    “哎呀……”唐蓉一个不小心,眼看就要向一侧倒去,秦天眼疾手快,立马伸手扶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夫人没事吧?”

    唐蓉脸颊通红,突然一巴掌抽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松手!”

    秦天一愣,紧接着才发现自己抓到了不该抓的地方,那地方很丰满,软软的,秦天连忙缩手。

    “夫人,我也是一时不小心,而且隔着衣服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说?”唐蓉羞怒的瞪了一眼秦天,然后便扭过了头,秦天自然不敢再继续说下去,摸了摸脸颊,暗自欣喜。

    “很大,一手难握……”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高陵是长安城附近的一个小县,也是今年夏天干旱最严重的地方。

    一大早,房玄龄、杜如晦、秦叔宝等秦王手下的文官武将在李世民的带领下来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长安大旱,很多地方都有受到影响,从大旱开始,当今天子李渊便下了罪己诏,并且派太子祭祀求雨。

    只是太子一番求雨之后,却并未见雨有任何滴落的意思,李世民对于求雨之事并不觉得有用,杜如晦等人更是提议,靠天不如靠人,所以便主张挖渠灌溉。

    如今地里的庄稼已经快要丰收,如果没有最后这一场水的滋润,只怕颗粒不饱,会很影响产量,甚至颗粒无收。

    李世民见求雨无用,便上奏请求人工灌溉,李渊并非昏庸之主,求雨不过是做给世人看的,所以便恩准了李世民的奏请,并且把此事交给李世民全权处理。

    李世民领命之后,便带领自己的一众属下走访各州县,说府他们动用人力进行灌溉,如今他们已经说服了四五个州县了,但还有很多州县不肯这么做。

    首先,很多人迷信,说天旱是老天爷在惩罚人间,所以要顺天命,再有就是,一些人懒,灌溉实在太费劲了,他们不肯去做。

    而这个高凌县便是最为固执的其中一个县,昨天李世民的一个属下前来劝说百姓,没能说服,所以今天李世民就亲自来了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刚走到田间地头,一名侍卫急匆匆跑了过来:“王爷,翼国公府上的管事求见翼国公,说有要事跟翼国公讲。”

    秦琼听闻秦三要见自己,便知道救自己儿子那个人的情况打听清楚了,此事已隔许久,他心里实在有些放心不下,于是连忙向秦王道:“王爷,末将怕有事要去走一趟,不能陪王爷了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身边文臣武将很多,让秦叔宝跟着,纯粹是这些人担心李世民的安危,不过李世民并不觉得有什么危险,所以秦琼有事,他立马便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好,翼国公有事就去忙,本王这里并无大碍。”

    “谢秦王。”

    秦叔宝说完转身离去,房玄龄有些奇怪,道:“翼国公这是有什么事情,竟然连保护王爷的职责都不顾了。”

    旁边尉迟恭最是看不惯房玄龄这些文臣,撇了撇嘴,道:“怎么,有我尉迟恭在,谁敢敢动王爷?”

    房玄龄苦笑:“我没这个意思,就是奇怪翼国公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秦怀玉那天跟程处默、尉迟宝琳在城外河里游泳,秦怀玉溺水,被一个人给救了,可那人却溺水未出,不知生死,秦大哥是个有恩必报的人,如今秦家管事追到了这里找秦大哥,想来跟这事有关。”

    驸马柴绍跟秦琼关系不错,所以多少知道一点,他这么一说完,旁边程咬金顿时吹起了胡子:“还有这事?好小子,怪不得这几天一直呆在府上不出门,还以为学乖了,不曾想竟然闯下这祸,看我回去怎么抽你……”

    程咬金骂骂咧咧,旁边众人突然替程处默暗自叫苦,尉迟恭这边,却也是脸色微微一变,他家的情况跟秦琼和程咬金家的差不多啊。

    “王爷,末将也想跟着翼国公去看看。”虽说那个溺水的人没有救自己的儿子,但那人溺水,跟他儿子也多少有点关系啊,秦琼都去了,自己不去,未免显得无情无义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