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秦天的一番话,让李世民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至少许敬宗说的肯定不全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不过,对于秦天所说的情况,李世民也不全信。

    他决定找那个温柔来问清楚,她作为当事人,对于事情肯定是一清二楚的。

    不过,李世民还没有来得及开口,朝中不少人突然纷纷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圣上,臣要弹劾许敬宗,这个许敬宗,仗着为圣上选秀女的职权,大肆收受贿赂,有些人想把自己的女儿送进宫,就得给许敬宗送好多钱财才行,这简直是在打着圣上的名义敛财啊,这样的人绝不能轻饶。”

    “圣上,臣也要弹劾许敬宗,这个许敬宗为了给圣上选秀女,把很多已经定了亲事的人都给拆散了,这简直天理不容。”

    “圣上,臣也要弹劾许敬宗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朝堂之上,一下子跳出了好多弹劾许敬宗的。

    秦天一愣,这种情况,是他没有料到的,本来他觉得就自己跟许敬宗有仇,可没想到许敬宗竟然得罪了这么多人。

    他不明白事情的原委,不过,有人弹劾许敬宗,对他来说是好事。

    别人开口的时候,秦天就沉默不言了。

    站在前面的长孙无忌,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淡笑。

    这些人自然都是他安排的,想要让李世民打消选取秀女的主意,自然就要诬陷许敬宗,有些贿赂的事情,甚至都是他长孙无忌给安排的。

    毕竟要有证据才行。

    而让长孙无忌没有料到的是,秦天会揍许敬宗,如此一来,秦天对打许敬宗的解释,反而帮了他大忙。

    如此他在合适的时候,让自己的他站出来弹劾许敬宗,也就显得理所当然了。

    弹劾的声音一个接着一个,李世民也是没有想到回事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只是让许敬宗给自己选秀女而已,怎么发生了这么多事情?

    “这个许敬宗啊……”

    李世民忍不住在心里暗骂了一句,本来选秀女很简单的一个事情,他要做好了,自己就有女人了,结果倒好,许敬宗闹出了这么多事情来,引起了官员的不满,现在连他们也都开始弹劾起来。

    这让李世民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了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李世民便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来人,去把许敬宗叫来,朕要问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这样说完,他好像又想起了什么,于是又道:“对了,把那个温柔也叫来,朕要看看他们谁说的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宫人领命退去,秦天站在大殿上仍旧神色平静,对于接下来的对峙,他并无丝毫的担忧。

    这本来就没有什么好担忧的,他说的都是真的,事情也的确就是这个样子的。

    外面的雨还在哗啦啦的下着,而且好像又大了一些,风吹来凉飕飕的。

    时间就这样过着,有点慢,许久之后,许敬宗才被人给抬进大殿。

    众人看到许敬宗的摸样后,都忍不住咋舌起来。

    “真没有想到,许大人竟然成了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许大人俊美的样貌,怕是要不存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,肯定是不存了的,这被打的,都成猪头了,要不是知道他就是许敬宗,我还真认不出来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许敬宗仗势欺人,大家对他都没有什么好感,所以现在自然对他冷嘲热讽。

    躺在地上的许敬宗突然觉得很委屈,而且委屈的想哭。

    自己都已经这个样子了,可这些昔日同僚,竟然还这样对他,真是让他好伤心好伤心。

    紧接着,许敬宗就突然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圣上啊,您可要替臣做主啊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许敬宗把话说完,李世民顿时打断了他,道:“许敬宗,朕来问你,那温柔姑娘是你给朕选的秀女吗?”

    许敬宗连忙点头,道:“圣上,那温柔真是臣给您选的秀女啊,千真万确,不敢有假,可恨这个秦天,见色起意,把把温柔给抢了去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脸色冰冷,继续问道:“那温柔既然是朕的秀女,为何跑到了你的府上?”

    秦天是在许敬宗的府上教训的许敬宗这事,是千真万确的,许敬宗绝对反驳不得。

    这话说完,许敬宗顿时就有点傻眼了。

    大殿之上,突然十分的安静。

    气氛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许敬宗才终于开口,道:“圣上,事情是这样的,那温柔的确是臣准备献给圣上是秀女,不过因为这个温柔太过漂亮,臣觉得应该立马献给圣上,所以找到她后,并没有让她去指定的地方,臣是想着直接给您送进宫来的,是臣一时太过心急了,请圣上恕罪。”

    许敬宗还算是有点急智的,他想出来的这个理由也还想,因为立马要送个李世民,所以就先带到了自己的府上。

    哪怕李世民一点不信,他说的这个理由,也给了李世民一点台阶下,也给了他一些缓和的余地,他把过错推到了自己心急上。

    但这个的罪名跟私藏秀女相比,真的是差远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许敬宗说完这个之后,他又开口道:“圣上,那个温柔分明就是被秦天给抢去的啊,当时臣亲眼所见,那秦天搂住温柔,那个亲密啊,臣都不忍看,啧啧,一想到温柔是圣上是秀女……”

    许敬宗虽然受伤了,但现在的眼神还是很到位的,嘴也不停的啧啧舌,给人的感觉,当时的情况真的是有点不堪入目。

    而他这么说完,李世民的脸色顿时就又变的难看起来,这简直是在打他李世民的脸啊。

    就算那个秀女自己还没有见,但只要是秀女,那就是他李世民的女人啊,这个秦天,真是可恶。

    秦天自然感觉到了李世民情绪的变化,于是连忙说道:“圣上,那温柔是臣表妹,她当时被许敬宗给吓坏了,臣可没有搂她,只是安抚她一下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哼,可笑,你秦天什么时候多了一个表妹,不要以为我们都是好骗的,分明就是你见那温柔长的漂亮,想要据为己有,可你却忘了,那温柔是圣上的秀女,岂是你能够霸占的?”

    许敬宗句句不离温柔是李世民的秀女,他就是要让李世民记恨秦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