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有些人,是自己可以欺负,但其他人连骂都不能骂。

    比如秦天之于程咬金。

    程咬金可以教训秦天,但其他人不行,哪怕其他人是个太监。

    程咬金的话有点侮辱的意思,他根本没把伍长顺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伍长顺眉头微微一凝。

    他可是东宫内侍啊,以后说不定能跟着太子去宫里当总管的,程咬金就算是国公,也应该给自己一点面子吧?

    想到最近太子跟秦王的关系很不好,这程咬金又是秦王府的人,伍长顺便想替太子李建成出出气。

    于是把身子一挺,道:“杂家教训一个贱民,关你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说着,伍长顺呵呵一笑:“别说你卢国公来了,就是秦王来了,这个贱民我该教训还照样教训,告诉你,杂家……”

    伍长顺话还没有说完,程咬金突然一拳头就朝伍长顺脑袋上呼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奶奶的,他可是翼国公义子,你说他是贱民,也就是说翼国公是贱民了,俺老程跟翼国公从小认识,你这是变着法子骂我是贱民啊,看我不打死你……”

    程咬金虽然鲁莽,却也十分聪明,有些城府,他知道教训东宫内侍可不是一件好善了的事情,所以就找了个借口。

    而这个借口就是东宫内侍出言不逊,侮辱他程咬金为贱民。

    敢说大唐的卢国公是贱民,你说该打不该打?

    程咬金觉得自己很聪明,这个理由很不错,所以打的时候很不留情,反正找到了借口,那就打个过瘾。

    他是秦王李世民的人,如今秦王和太子不对付,他也早看李建成的人不顺眼了。

    伍长顺被打,几名小太监立马冲上了要救人,尉迟恭呵呵一笑,三拳两脚把那几个太监给打爬在地。

    “老程,算了,老秦还在府上等着呢,可被误了吉时。”尉迟恭怕程咬金下手没个轻重,连忙便喊住了他。

    程咬金这里自然明白尉迟恭的意思,朝着伍长顺吐了一口涂抹之后,瞪了一眼秦天:“你小子还愣着做什么,难不成要你义父亲自来请?”

    秦天会意,连忙应道:“不敢,小侄这就跟两位叔父同去翼国公府。”

    秦天说着拉着秦飞燕她们跟在后面离开了四海居,直接往翼国公府赶去。

    伍长顺几个太监被打的鼻青脸肿,几个小太监把伍长顺给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可恶,可恶,等着,你们给杂家等着,回去,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伍长顺恼羞成怒,想着回去请太子为他做主,几个小太监那敢迟疑,连忙扶着他往东宫赶去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四海居顿时喧嚣起来。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,伍长顺也有今天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打的过瘾,仗着东宫的势力欺负人,打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唉,只怕那秦天的日子不好过咯,敢得罪东宫的人,太子能放过他?”

    “也是,也是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一声声叹,接着便又坐下吃饭,楼上的卢峰则是暗自苦笑,然后连忙上楼向卢花娘禀报。

    “小姐,花露水没买来,那秦天被卢国公给叫走了。”

    听闻程咬金把秦天给叫走了,卢花娘眉头微凝,道:“怎么回事,那程咬金又耍无赖,想独吞秦天的花露水?”

    “这倒不是,听说是喊秦天去翼国公府拜见秦叔宝,秦天是秦叔宝义子,今天正式拜呢。”

    “秦天是秦叔宝义子?”这个消息可把卢花娘给惊到了,她本以为秦天只是一个来往西域之间的商人而已,没想到竟然是翼国公的义子。

    突然间,她觉得这个秦天不简单。

    能够发明蚊香和花露水,还能够成为秦琼的义子,这样的人能简单的了?

    自己竟然看走眼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秦天再来卖任何东西,你都给我买下来一些。”

    见自家小姐说出这话,卢峰神色微动,他家小姐是个生意人,这样的话以前可从来不说的,不过他并未多问,连忙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翼国公府。

    秦叔宝以及李绩等人焦急的等着。

    “这个老程,去叫个人都这么慢。”牛进达抱怨了一句,李绩则是淡淡一笑:“只怕要出事。”

    李绩文武全才,以前在瓦岗寨的时候就担任军师的角色,十分的聪明,他对程咬金是很了解的,这个时候程咬金还没有回来,肯定在东市那边闹事了。

    而他刚说完,便见程咬金带着秦天他们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英国公,你这次可说错了,老程那点像是出事的样子。”牛进达不以为然,李绩却是浅笑不语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秦天已是连忙上前向秦叔宝跪拜行礼:“孩儿来迟,还望义父恕罪。”

    秦叔宝神色冷峻,一脸的生气,面对秦天的行礼,他并未开口,很显然,他这是要让秦天长个记性,切莫失了规矩。

    既然他是秦天的义父,自然就要拿出义父的架子来。

    秦叔宝不开口,秦天也不敢起身,旁边的贾氏见秦天也算是一表人才,秦怀玉又在旁边哀求的望着自己,她便只能出来当这个和事老。

    “老爷,孩子第一次来,你就别摆架子了,跪也跪了,我们开席吧。”

    就算是正式认义父,过程也十分的简单,行跪拜礼,磕几个头就行了。

    所以拜过义父了,自然也就要开席,如今贾氏规劝,秦叔宝也觉得有点台阶,不过正当他要开口让秦天起来的时候,程咬金突然大大咧咧的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秦,也不能怪小天迟到,都是东宫的那个内侍伍长顺,竟然要强买小天的花露水,这破东西有什么好的,可他就是要买,这才闹了起来,不过还好,我赶到的及时,不然你这宝贝义子可就要被人欺负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程咬金又很得意的把头仰了起来:“那伍长顺被俺老程打了一顿,现在灰溜溜的回去了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程咬金哈哈大笑,似乎觉得自己很英雄,可整个客厅却突然一阵沉寂,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些发紫,程咬金一看众人这个样子,有点懵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刚才英国公还说出事了,我不信,唉……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