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大唐好相公 > 章节目录 第38章 太子谋
手机阅读,体验更好:
m.dijiuzww.com/0_144/49317.html
    程咬金和尉迟恭等人有点兴奋。

    但他们兴奋的不是以后要多少花露水就有多少花露水,而是他们突然看到了商机。

    花露水这种东西可是个好东西,长安城权贵世家不少,那些贵妇只怕对这个东西会趋之若鹜吧?

    那个时候,还愁这个东西不好卖?

    一瓶一贯钱,利润大的很啊。

    他们虽是权贵,可平日里也有做生意,毕竟就凭那点俸禄,那能支撑他们偌大的开支?

    家里要养一些下人府兵,还要养一些奴仆什么的,这可都需要钱啊。

    几个人相互看了一眼,程咬金突然一巴掌拍在了秦天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叔父果然没有看错你,一看就知道你是做大事的人,你要开店,肯定缺少本金,这样吧,你程叔父给你拿一百贯钱做成本怎么样?”

    程咬金开了头,尉迟恭、牛进达等人自然也不含糊,连忙也跟着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也出一百贯钱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出一百贯钱……”

    几个人都愿意出钱让秦天做生意,秦天心里暗笑,果然是一群贼精啊。

    “几位叔父真是晚辈的及时雨,你们出了钱,晚辈也不能让你们吃亏,三位叔父和义父,我给你们每人一成股,怎么样?”

    秦叔宝倒不指望这个赚钱,或者说不指望赚自己义子的钱,所以没多大意见,程咬金等人觉得一成有点少,不过他们人有点多,要每人两成,秦天就没什么赚头了,只怕秦天也不干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也都表示没什么意见。

    这样说好之后,宴席才算开始,在宴席上,秦琼把找店铺的事情给拦了下来,他作为国公,要在东市给秦天盘下一个店铺,那还不是很容易的事情?

    秦叔宝肯帮忙,秦天自然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这样吃过午饭,秦天又跟秦叔宝他们几人聊了一会,直到秦飞燕、唐蓉他们从贾氏那里出来之后,一家人这才坐上车往家赶。

    途中,福伯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少爷,我们就算自己开店铺,也不缺钱,您为何要让卢国公他们入股,这样的话,我们可少赚不少钱呢。”

    福伯问出这话之后,唐蓉撇了撇嘴,道:“福伯,卢国公他们可都是相公的长辈,让给他们一些利润又何妨?你没看今天义父多大方嘛,直接就说店铺的事情交给他了,长安的地价可贵的很呢。”

    福伯自知小肚鸡肠了一些,连忙说道:“夫人教训的极是,是老奴眼界小了。”

    秦天见他们两人说着,摇摇头:“给他们股份,倒不是因为长辈的关系,谁家做生意是按辈分来的?给他们是因为他们的身份,有了几位国公入股,我们的店铺在长安城那就稳如泰山,无人敢来找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出口,唐蓉、福伯等人一阵愕然,本以为秦天出让利润是因为情分啥的,不曾想竟然是因为利益。

    他们觉得秦天实在是太厚黑了一些。

    秦天却不以为意,情分是情分,利益是利益嘛,情分厚了,他秦天也不介意为人两肋插刀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东宫。

    伍长顺回到东宫看到太子之后,立马就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,您可要为奴婢做主啊……”

    李建成正跟东宫属僚宋公卿商议事情,见伍长顺鼻青脸肿的回来了,不由得都凝了凝眉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伍长顺哭诉道:“奴婢帮太子采办,见有人卖花露水,然后便想买给太子殿下和太子妃用,谁曾想那人不卖,后来还跟程咬金、尉迟恭勾结,把奴婢给打了一顿,奴婢这顿打,冤啊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有些奇怪,问道:“花露水是什么东西,为何不卖,那程咬金又为何打你?”

    伍长顺道:“花露水是一种跟蔷薇水差不多的东西,很香,而且能够驱蚊,卖花露水的人叫秦天,是秦琼义子,奴婢都说是替太子买了,他仍旧不肯卖给奴婢,定是受了秦琼的命令,至于那程咬金为何打奴婢,奴婢也不清楚啊,定是他想为秦王出头……”

    伍长顺一张嘴搬弄事非的本事很厉害,他这么说完之后,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他很委屈,完全不知道为何被打,在李建成听来,则又好像是程咬金他们受了秦王命令,要跟他敌对。

    伍长顺这么说完,李建成顿时怒气上涌:“可恶,竟然欺负到东宫头上来了,好你个李世民啊,真是大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李建成就要进宫告状,李世民的人打了东宫内侍,这就等于是打了他的脸啊,他若不找回场子,满朝文武谁还把他当太子?

    不过,就在李建成准备进宫的时候,宋公卿突然拦住了他:“太子且慢。”

    宋公卿是东宫属僚,也是太子的智囊,他是个很聪明的人,对于伍长顺也十分了解,虽然伍长顺觉得自己说的话滴水不漏,但他还是听出了一些破绽。

    若非伍长顺找事,他觉得程咬金再想替秦王出头,也不会去打一个太监。

    “宋卿何事?”

    宋公卿道:“太子殿下,程咬金和尉迟恭乃是大唐功臣,当今圣上仁慈,是不会对他们动手的,毕竟对功臣动手,留下的名声可不好听,您去找圣上说这事,只怕会无功而返啊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神色微动,他刚才也是被气糊涂了,如今冷静下来,觉得宋公卿言之有理。

    “那本太子应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宋公卿道:“国公功臣是动不了的,但那个秦天却是可以动的,他虽是秦琼义子,但并无任何功名在身,也就一介布衣,圣上为了太子殿下的脸面,肯定是要对他有所惩罚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宋公卿浅浅一笑:“秦王的人打了太子殿下的内侍,那您教训一下秦琼义子,这也算是扯平了,朝中大臣看到这个,自然也就不会觉得太子殿下威严不在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略一沉思,觉得宋公卿言之有理,颔首之后,便向皇宫赶去,伍长顺这边,却是撇了撇嘴,他可是东宫内侍啊,怎么能拿一个商人跟自己相提并论?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