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女人有两大痛苦是男人永远都体会不到的。

    一是生孩子,二是来大姨妈。

    唐蓉来大姨妈了,不过秦天一开始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,每个女人每个月都会来大姨妈,他觉得这对女人来说太正常了。

    不过当他看到小青又是拿布条,又是抓草木灰,后来又是烧水的时候,他才发现来大姨妈对古代的女人来说是一件大事。

    或者说是一件十分繁琐,且很疼痛的事情。

    小青和唐蓉两人折腾到大半夜后,秦天才终于回到卧室继续休息。

    只是被唐蓉这么一闹,他有些睡兴全无,不知道怎么回事,他总忍不住想往唐蓉那里去望,望的唐蓉很是羞涩,也有些嗔怒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两人共处一室变的越发尴尬起来。

    以前没发生这事的时候,秦天也不觉得有多尴尬,最多就是两人各睡各的呗,可发生了这事,一些思绪就有点守不住了。

    月已中天,唐蓉也被今天晚上的事情弄的很不好意思,再加上总是被秦天偷看,她越发的没有睡意了,躺在床上辗转反侧。

    而就在她在床上来回翻动的时候,下面突然传来一阵声响,紧接着听得门吱呀一声开了,她侧过身来,刚好看到秦天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之中。

    看到秦天离开,她突然有点伤心。

    “难道今天晚上的事情,让他对我越发厌烦了?”唐蓉从床上坐了起来,不知从何时开始,她竟然也多愁善感起来,把秦天的离开以为是秦天对她的厌烦。

    毕竟今天晚上她的确有些事多,耽误了秦天休息。

    她突然有点怨恨,怨恨为何偏偏在今天晚上来了大姨妈。

    夜已深深,秦天只是因为实在睡不着才想着出来走走的,对唐蓉并没有一点厌烦的意思,而且他很担心自己再继续待下去,欲望会控制不住,他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过的,但今天晚上却总是会想起一些女性隐蔽之处的图片。

    只是从屋里出来之后,秦天又实在无聊,想到今天晚上唐蓉用草木灰来吸血,不由得一阵颤栗,那东西卫生吗?

    这样想着,他便去仓库找了一些比较软的布,外加一些吸水性不错的绵花,然后按照后世姨妈巾的摸样,给唐蓉制作了起来。

    针线活这种事情,秦天以前是不会的,不过有金手指在,什么东西都是手到擒来,很快熟悉。

    所以没多长时间,秦天就缝制了七八个,他觉得这些应该够唐蓉这次的月事用了,而且这么一忙碌,还有点困,于是便直接在这里睡了起来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唐蓉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,她醒来的时候,发现枕头是湿的,她突然想起来,自己昨夜好像哭了。

    不由得一阵说不出的伤心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小青从外面急匆匆的跑来。

    “小姐,小姐,您看这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小青拿着姨妈巾跑了进来,那东西不大,也就两个巴掌大小,中间鼓鼓的,软软的,四周用细线给缝制了起来。

    唐蓉并不知道这是什么,甚至看着这个东西的形状,也完全不明白这东西有什么用。

    “小青,你又贪玩,这是什么东西?”唐蓉心里不舒服,身子也不舒服,不由得脾气有点大,说话冷冷的,仿佛带着怒意。

    小青这边却是一脸的委屈:“小姐,这是姨妈巾。”

    “姨妈巾?”唐蓉越发奇怪了,她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,难道这东西跟姨妈有关系,可她并没有姨妈。

    “是啊小姐,您不是来月事了嘛,把这个东西放上去,又舒服又能防止出现意外,而且还很卫生,可好用了。”小青说的兴奋,就好像她用过似的。

    而此时被小青一说姨妈巾的用途,唐蓉发现那东西好像还真有点像,于是就拿了一个在手里,摸上去后,发现姨妈巾果然很软,比昨天晚上用的布条可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她解开衣服试了一个,发现很舒服,而且一点不影响自己的日常走动。

    “小青,这么好的东西,你从那得来的?”

    小青笑了笑:“今天一早姑爷喊我过去让我拿的,这姨妈巾是姑爷发明的,昨天他可是制作了一夜呢,我今天早上见到他的时候,他的眼睛都红肿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姨妈巾是秦天熬夜给自己做的,唐蓉心头一阵暖意袭来,有这么一个男人为自己做这事,她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恨不能立马投入到这个男人的怀抱中来。

    他们女人,一向都是作为男人的附庸存在的,那个男人肯花费心思为一个女人做这些?

    可就在唐蓉准备向秦天表露衷肠的时候,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,那就是这姨妈巾针线活十分不错,就是精通女红的她都有点自愧不如,非有四五年的经验,怕是练不出这个的。

    小青说这东西是秦天做的,可他一个大男人怎么会做这个?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”唐蓉突然有一个不好的念头。

    一个男人竟然会做针线活,而且这个男人面对自己这么一个美女还可以无动于衷,说他是男人,谁信?

    “难道他不是男人?”

    唐蓉自然不否定秦天是男人这件事情,但她也知道,有的男人有龙阳之癖,有的男人那方面不行,于是就越来越阴柔,偏偏喜欢女人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此时的唐蓉觉得这两样,秦天肯定是占了一个的,不然他此前的那些反应就完全说不通。

    而想到这些之后,唐蓉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,心里越发的苦了起来,本以为嫁了个好男人,没曾想嫁了个假男人,自己这一辈子算是没希望了啊。

    眼泪顺着唐蓉的脸颊流了下来,至于去找秦天诉衷肠的念头,自然是早烟消云散了,对一个假男人说这些,又有什么用呢?

    “小姐,您哭什么啊,姑爷对您多好啊。”小青不明白唐蓉怎么突然哭了起来,她有点担心,唐蓉一声轻叹,擦去眼泪之后,道:“小姐这是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高兴的哭了,我去告诉姑爷……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