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大唐好相公 > 章节目录 第48章 圆房
手机阅读,体验更好:
m.dijiuzww.com/0_144/49330.html
    唐蓉哭的委屈。

    秦天却把她抱的更紧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松开我,既然不喜欢我,为何还要这样对我?”唐蓉捶打着秦天的胸口,可是秦天并没有一点要松开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当时的我的确不喜欢夫人,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夫人,又谈何喜欢?想必夫人当时也是不喜欢我的吧,不然成亲那晚,又缘何哭泣?”

    唐蓉突然停止了锤打,是啊,当时的她也是不喜欢秦天的,易地而处,秦天又何尝不是?

    “那现在呢?”

    唐蓉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,一抬头,眼泪流的更快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现在,我爱夫人爱的发狂,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,我愿意跟你在天愿作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……”

    情话一旦泛滥,便再也停止不住,现在的秦天只想把这段时间所有的爱意都倾诉出来,哪怕很多话都是肉麻的。

    唐蓉仰着头,突然破涕为笑。

    “你真傻!”

    秦天望着她,不由分说突然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夜越来越深了,不知何时起了风,外面有只野猫在**。

    第二天唐蓉起来的时候秦天不在身边,她望着空下的床,想起昨天晚上的疯狂,不由得一阵羞涩。

    刚要起床,突然感到一阵疼痛袭来,心中暗骂秦天不懂怜香惜玉,可却也越发的窃喜起来。

    小青跑来服侍,见唐蓉一脸含春,笑道:“小姐,你跟姑爷是不是那个了?”

    唐蓉敲了一下小青的脑袋,骂道:“小小年纪不学好,昨天晚上你是不是偷听了?”

    小青嘻嘻笑着,却是不答,唐蓉气的又敲了她一下:“以后让你做妾,看你还笑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姐饶命……”

    主仆两人嬉笑了一番,唐蓉已经好了很多,问道:“姑爷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关系突破之后,一小会不见秦天,唐蓉就有点想念起来,小青道:“姑爷在做早餐。”

    “馒头?”

    “不止是馒头,还有包子和豆浆。”

    唐蓉哦了一声,她是喝过豆浆的,不过包子却从来没有听说过,不由得很是期待。

    两人在这里说着的时候,秦天端着一屉包子和两碗豆浆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夫人醒了,昨晚睡的还好吧?”

    唐蓉白了一眼秦天,暗道好没个正经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做的早餐包子?”唐蓉不回答秦天的问题,只问那包子,只是她怎么看,都觉得包子和馒头的区别不大,若要真说区别,就是比馒头小一点,上面有一圈很漂亮的褶皱。

    “没错,这就是包子,而且是灌汤包,夫人要不要尝一个?”

    被秦天这么说着,唐蓉忍不住拿了一个,灌汤包不大,基本上两口就能吃完,唐蓉闻了一下,发现很香,再加上早上也真有点饿,一口就咬去了一半。

    可这一口下去,里面的汤汁四溢,溅的她手上衣服上都是汤汁,弄的她十分狼狈,可虽然狼狈,那一口入腹之后,却是满嘴生香,让她回味无穷,忍不住把另外一半也给一口吃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样把一个灌汤包吃完之后,她才说道:“夫君,这灌汤包好吃是好吃,就是弄的人太不雅了。”

    旁边小青见此,突然也拿了一个:“小姐,小姐,你可以这样吃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一口把一个灌汤包塞进了嘴里,那灌汤包本来是两口的东西,可被小青一口塞进去,顿时弄的腮帮子都鼓了起来,唐蓉撇了撇嘴:“比汤汁溅在手上还难看。”

    小青嘿嘿一笑,她才不管雅不雅,只要能让她吃就行了。

    而直到这个时候,秦天才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秦天大笑,唐蓉和小青两人却是不解起来。

    “相公,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秦天也不作答,只是拿起了一个灌汤包,先轻轻咬了一口,把里面的汤汁吸完之后,再将那灌汤包给两口吃下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,不仅没有任何的汤汁四溢,反而十分的优雅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时候,唐蓉和小青两人顿时明白过来,敢情灌汤包是这样吃的啊。

    “好啊相公,你明明知道怎么吃灌汤包,却不告诉我们,害我们出丑,看我不教训你……”说着,唐蓉将还没来得及擦的手就朝秦天的脸上抹了过来。

    秦天暗自叫苦,本想逗弄一下自己的夫人,不曾想惹祸了。

    “夫人饶命,夫人饶命……”

    正这么求饶的时候,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我道小天你是个汉子,连东宫内侍都敢惹,不曾想竟然惧内,哈哈哈哈,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笑声粗矿,由远极近,唐蓉听得是程咬金的声音,脸颊顿时羞红起来,连忙起身把秦天给退了出去,这要是让程咬金看到她这个样子,指不定怎么稀落她呢。

    秦天苦笑,心想程咬金来的真不是时候,可也只能硬着头皮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见到程咬金的时候,旁边还跟着个牛进达,两人哈哈大笑,恨不能把秦天惧内的事情给宣扬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竟然惧内,真是丢我们男人的脸啊。”程咬金一巴掌朝着秦天的肩膀拍了下来,拍的秦天牙疼。

    恨的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,丢人啊,这也是我们两个人来了,要是其他人,你这事铁定要传出去。”牛进达呵呵笑着,也一巴掌朝另外一个肩膀上拍了过去。

    秦天想抽人,可面对两个国公,他也只能强忍着。

    “两位叔父说笑,不过都是闺房之乐,那有什么惧内之说,两位叔父切莫外传。”

    程咬金嫌弃的撇撇嘴:“刚才我可听的真切,说什么夫人饶命,夫人饶命呢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牛进达在旁边大笑附和,秦天脸颊微红,心一横,索性豁出去了,道:“传出去就传出去,我秦天又非两位叔父那样是个人物,我怕什么?”

    这话出口,程咬金和牛进达两人倒是一愣,仔细一想,也是啊,传出去,谁在乎一个小人物的惧内?

    明白这点之后,两人顿觉索然无味。

    见此,秦天终于松了一口气:“两位叔父这么早来我庄园,可是强盗的事情解决了?”

    刚说一句,程咬金突然抽了一下鼻子:“什么味,这么香?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