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葡萄在汉朝的时候已经传入了中原。

    此后华夏各地皆有种植。

    也有人用葡萄酿酒。

    但要说最正宗的葡萄酒,还要属西域。

    西域的葡萄日照时间长,长的饱满多汁,酿出来的葡萄酒也最为醇厚。

    只是秦天在翼国公府喝过之后,觉得西域的葡萄酒虽然不错,但要价二十贯钱一坛,还是贵了一些。

    一坛也就五斤而已,五斤葡萄酒就要价二十贯,实在是有点坑人,关键还并不是特别的醇厚,只怕西域商人在其中惨了假。

    喝过葡萄酒后,秦天说道:“义父,这葡萄酒虽好,却也忒贵了一些,我现在也有酿酒,而且也能解暑,喝起来比这葡萄酒有滋味多了,等酿好之后,我给义父送来一些。”

    听到秦天酿酒,秦叔宝顿时眉头微凝,道:“你可有酿酒的许可证?”

    秦天一听这个,就知道怎么回事了,摇头道:“没有,不过义父放心,我并没有要卖的意思,就是自己喝的。”

    这么解释完,秦叔宝才终于松了一口气,程咬金这里,哈哈一笑:“老秦,你也别太过大惊小怪的,不就是酿酒嘛,小天要真想卖,我们给他弄个凭证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秦叔宝翻了个白眼,如今战事随时可能发生,大唐粮草只怕会吃紧,那还能让随便酿酒?

    不过正要说,突然又想到秦天在场,而战争这事,他们还没有拿准,而且属于朝廷机密,不便多说,因此也就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秦天见程咬金替自己说话,心里倒是觉得很舒坦,他突然觉得秦叔宝虽然是自己的义父,对自己不错,但他显然太过有压力了,跟自己总是不够自然。

    不像程咬金,整个人的摸样都很讨喜嘛。

    就在秦天这么想着的时候,大笑的程咬金突然一巴掌抓住了秦天的手:“小天啊,你这酒也能解暑,酿好之后,也给你程叔父府上送去一些,不然你程叔父可就白疼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秦天无语,敢情程咬金这是有所求啊。

    “自然,自然……”

    一坛葡萄酒一个人都能喝个精光,更别说是好几个人了,所以很快葡萄酒便见底了,而葡萄酒喝光之后,秦天也就没有在翼国公府多做停留,直接起身告辞回秦家村去了。

    却说秦天离去之后,秦王李世民从外面回到了秦王府。

    他来到秦王府的时候,李绩已经在等着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,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英国公,本王已经得到了确凿消息,突厥的确有异象,颉利可汗准备对我大唐灵州用兵,若灵州落于敌手,我大唐与玉门关的联系将被隔绝,丝绸之路被毁不说,我大唐将直接呈现在突厥的铁骑之下,随时都有被他们南下的可能啊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神色凝重,一直一来,他们都致力于恢复内部的统一,对草原上的民族多少有些疏于防范。

    可自从刘黑闼勾结dong突厥之后,突厥便频频烧扰大唐边境,掠夺他们的财富和人口。

    如今大唐的百姓刚把粮食给收回来,突厥看到这么一块肥肉,又怎么可能放过?

    “王爷,颉利可汗刚即位两年,突厥是各部落组成的联盟,他为了稳固自己的可汗之位,只怕需要这一场大仗,而从他攻打灵州,不难看出这个颉利可汗跟之前的启民可汗很不一样,以前的启民可汗只是想要财富和人口,但这个颉利可汗野心大啊。”

    李绩说的时候微微蹙眉,李世民点点头:“英国公所言极是,我们必须尽快想好对策才行,不知翼国公他们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退朝之后,他们都去翼国公府喝酒去了,王爷是不知道,今天有人弹劾秦天,圣上把秦天也叫进了宫……”

    李绩把今天早朝上的事情跟李世民简单的说了一遍,李世民听完之后露出一丝浅笑:“这个秦天有意思,竟然要为猪肉正名,竟然还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李绩摇摇头:“也是圣上喜欢吃灌汤包,不然那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,但没有他的灌汤包,想为猪肉正名几乎是不可能的,而且,听你刚才所说,他在朝堂上讲的那番话,虽说有点过于天真了一些,但若真有人像他说的那样一心为民,我大唐何愁不富强?”

    说着,李世民略微顿了一顿,道:“既然翼国公在府上喝酒,那我们也去讨要一杯吧,而且本王也想见见这个秦天。”

    从秦天的自动水车,到蚊香、花露水以及后来的馒头包子胡辣汤等等,这个秦天都深深的吸引着李世民,让李世民对他越来越好奇。

    只是以前忙着劝民灌溉,忙着讨论军情,一直没有机会见秦天一面,今天秦天既然在翼国公府,而他又正有事找秦叔宝,所以便想顺道去一趟。

    李绩自然明白,于是不做迟疑,连忙向翼国公府赶去。

    翼国公府的客厅,隐隐还能听到杯酒交错的声音,李世民听到这个,心下便想打趣一番,于是刚走到门口,便喊了一声:“好啊,你们几个偷喝葡萄酒,也不喊本王,不够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向里扫了一眼,想看看那个是秦天,可是看了一眼之后,在坐众人都认识,没有一个叫秦天的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秦叔宝等人以为李世民真的生气了,连忙起身行礼。

    “王爷,我等……”

    秦叔宝话还没有说完,已是有些意兴阑珊的李世民便摆了摆手,问道:“秦天呢?”

    “秦天?”众人不解,怎么李世民找秦天做什么?

    “他不是在跟你们一起喝酒吗?”

    众人有点恍悟,秦叔宝连忙说道:“王爷,秦天喝完葡萄酒后,便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越发失落起来,暗想这小子真不地道,把好酒喝了就走啊?

    可惜自己大老远的跑来了,早知道那小子不在,就直接派人来宣秦叔宝等人过秦王府一叙了。

    如今这种情况,李世民也只能一声轻叹,然后便直接在翼国公府跟秦叔宝他们说起军情来,众人虽然好奇李世民找秦天做什么,但这个时候也不便多问了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