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退朝之后,李渊独独把裴寂给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两人在御书房坐着,御膳房的厨子给他们端来了午饭,灌汤包和胡辣汤。

    两人坐在一起喝着,裴寂显然有些拘谨,吃的很不自然。

    李渊却是也不急着开口,知道把胡辣汤和灌汤包都吃完之后,这才说道:“裴爱卿啊,领兵抵御突厥一事,你有什么建议没有?”

    裴寂露出惶恐神色,道:“圣上,这等事情,臣不好参与,一切还是圣上定夺吧。”

    谁都清楚这是两个皇子之间的争斗,而只要牵扯到了皇权之争,谁介入其中,李渊都会对这个人心生疑虑。

    他需要的,是一个对自己绝对忠诚的人,而不是对自己的那个皇子忠诚。

    一直一来,他都觉得裴寂是这样的一个人,所以他才会询问裴寂,而裴寂的回答也让他很满意。

    但并不是他想要的。

    “让你说你就说,朕还不了解你,说!”

    裴寂苦笑,无奈,只能开口道:“既然圣上信得过微臣,那微臣就简单的说一点吧,不知圣上可有考虑过废掉太子?”

    李渊凝眉:“裴爱卿这是何意?建成虽然功绩不如世民,但品德上并无污点,也是朕的爱子,再者,废储乃是大事,朕岂会随便动这个念头?”

    隋朝之祸,李渊一直都觉得是废储之过,若当年的隋文帝没有废掉太子杨勇,隋朝又怎会在杨广的手里毁掉?

    他一直引以为戒,所以为了大唐稳定,他从来没有想过废掉李建成的太子之位,更何况李建成也并无过错。

    裴寂浅笑不语,李渊却是在这个时候突然明白了裴寂的意思,既然自己并无废储之意,那为了大唐稳定,任何事情在考虑的时候,肯定要把太子放在首位才行啊。

    不然自己过于宠信李世民,这不是给了他争夺皇位的野心吗?

    裴寂虽无明说,却也给他指出了问题的关键啊。

    李渊顿觉豁然开朗,道:“裴爱卿良策,良策啊。”

    裴寂连忙应道:“不敢,微臣可什么都没说,是圣上想通了而已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裴寂突然又加了一句:“圣上要让太子领兵出征,不知可有想过如何安抚秦王殿下?”

    突厥攻打灵州一事,之前一直都是李世民在做,如今突然把这差事给他夺了,若不安抚好,只怕会冷了人心。

    李渊面露难色,问道:“裴爱卿觉得该如何做?”

    裴寂道:“太子殿下去了前线打仗,秦王也不能闲着,粮草一事对战争十分的重要,不如让秦王殿下负责粮草。”

    李渊也没有更好的办法,听了裴寂的话后便点头同意了下来。

    再次早朝,李渊便把这个决定给说了出来,命太子李建成为兵马大元帅,领兵十万,抵御突厥的进攻,朝中谋士武将,任凭他挑选。

    李世民则负责一应粮草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个决定出来之后,李建成心知这是裴寂的功劳,不由得有点佩服宋公卿的本事,去找了一趟裴寂,便把这事给搞定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突然觉得那两幅字画送的还是很值得的。

    李世民这里,却是气的不行,可在大殿之上,也不好多说,只能隐忍应下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早朝之后,秦王府。

    一众武将文臣回到秦王府后,都是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“真是气人,突厥的事情,我们已经注意了这么久,很多事情也都准备妥当了,圣上一句话,便把这事让给太子了,俺老程不服。”程咬金大声嚷嚷着,尉迟恭这里也是心里很不平衡。

    “王爷,找圣上评理去,为什么要把这事交给太子殿下?”

    众人望着李世民,李世民眉头微微一凝:“父皇已经决定,再闹也是无用,闹的大了,反而让父皇不喜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何等精明,那能看不出他父皇的意思,把领兵这种建功立业的事情交给太子,分明是想让太子趁机树立威信嘛。

    他们若是去闹,让他父皇觉得自己的这些武将太过放肆,不把他放在眼里事小,让他父皇觉得自己有谋逆之意,那才是大事啊。

    武将功高盖主,当天子的就担心的不得了,自己这个王爷有当皇帝的资格若是更加的功高盖主,那天子只怕更担心了。

    所以这事闹不得,一闹就坏事。

    “王爷说的极是,既然圣上将这事交给了太子,那就由太子领兵便是,我们在长安给他们筹备粮草就行了。”李绩扫了一眼众人,说道。

    程咬金哼了一声,但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如今李世民和李绩两人都说不能闹了,那他程咬金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。

    “好了,大家都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陆陆续续的离开,只有李绩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王爷,看来圣上是执意要扶持太子殿下了啊,这对您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,您应该早作打算才行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神色凝重,他第一次感觉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以前的他,虽然只是个王爷,但对未来还是很有希望的,毕竟自己功劳很大,而且很得自己父皇的宠信,手下也是猛将强兵如云。

    但这件事情让他明白了他父皇的心意,如果他父皇并无废储之心,那自己功劳再大有什么用?

    “英国公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当断不断,必受其乱,既然圣上无废储之心,那王爷不妨自己动手夺得皇位,太子很快就会领兵离开长安城,那个时候对王爷来说正是时机啊。”

    李绩的话字字诛心,字字不敬,李世民神色猛然一紧,望向李绩,喝道:“此后这话不要再说。”

    要他做出谋逆的事情来,他又怎么肯做?

    他的确很伤心,可再伤心,他也做不出这种事情来啊,要是真的谋逆了,自己就算当上了天子,只怕也要背一辈子的骂名吧?

    他不喜欢看到这种情况,至少在他看来,在没有山穷水尽的时候,他是不会这么做的。

    他还有希望,并没有失败,毕竟以后的路还有很长。

    李绩见李世民这样,并没有任何的担心,因为他知道李世民肯定想过这事,面对皇权,谁又能不动心呢,更何况李世民这种野心极大的人?

    自己不过说的有点直接了一些而已,他会让李世民慢慢明白的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