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醉酒的将士是个校尉,他的手下今天中了箭伤,他带人来找扁行之救治。

    他这个人平日里就好喝酒,鼻子也特别的灵。

    就在扁行之救治那些伤员的时候,他闻到了扁行之这里的酒,于是便偷偷找出来喝了一碗。

    他想着,自己酒量那么好,喝一碗应该不会被人看出来吧?

    可谁曾想,他这一碗喝下去之后,顿时就上头了,刚喊了一声好酒,整个人便晕乎乎的,拿着兵刃在军营中发酒疯来。

    扁行之哪曾想有人竟然偷喝了酒,这可把他给吓坏了,站在旁边想上前,可看着那挥舞的兵刃,却是一点办法没有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几名将士突然拿着绳索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让开!”

    一众看热闹的将士纷纷退散,这些拿着绳索的将士立马将那个醉酒的校尉给来回缠了几圈,不几下后突然一拉,将那校尉给拉倒在地。

    几个人一窝蜂的冲上去后,直接把那校尉给捆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带走!”他们将那校尉给带了去,这边,另外一名将士看了一眼扁行之:“你也来一趟,王爷很生气。”

    扁行之不敢迟疑,连忙跟着来到了秦王营帐之中。

    营帐里的气氛十分凝重,李世民脸色阴沉,他治军一向是很严的,有人私藏酒,而且还让人喝醉了,这简直是在挑战他的权威。

    扁行之进来之后便知道情况严重,所以扑通就给李世民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王爷饶命,属下知道错了,不该藏酒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哼了一声:“你还知道错?好,既然如此,那也省了本王麻烦,来人,将扁行之拉出去打五十军棍,以儆效尤,那醉酒之人,打一百军棍,轻饶不得。”

    军中自有军中的规矩,李世民要立规矩,就必须严苛。

    扁行之一听要打自己五十军棍,顿时整个人都瘫了,他年纪已经不小了,而且只是个大夫,身子骨虽然没什么毛病,但并不硬朗啊。

    强壮的将士尚且承受不了五十军棍,他就更承受不了了,只怕五十军棍下去,他非得残废不可。

    只是面对这种情况,他还能怎么样?

    正暗自叫苦,后悔收了秦天酒的时候,外面突然传来一个声音:“放我进去,我要见王爷。”

    那是一个略有些稚嫩的女声,李世民喝道:“谁人在外面大吵大闹?”

    一名侍卫跑来禀报:“王爷,是扁大夫的女儿,她说有事要为自己的父亲申辩。”

    听到是扁行之的女孩,李世民顿时哼了一声,长孙无忌这里,却是笑道:“圣上,何不听一听。”

    如今军中就只扁行之一个大夫,李世民生气要立威不假,但他长孙无忌却是要保持冷静的,打了扁行之,这以后受伤的将士让谁来看?

    李世民需要一个台阶。

    见长孙无忌开口,李世民也不好坚持,道:“让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一名侍卫将扁素问领了进来,扁素问年纪不大,但此时面对李世民却并无一点惧色,这倒让李世民对她有了一些好感。

    “你要为扁行之申辩,可证据确凿,他的确私藏了酒,你要如何申辩?”人证物证具在,这的确没什么好说的,李世民很好奇这个女孩子能说出点什么来。

    扁素问也不急,道:“我爹爹的确藏了酒,但这酒并非是我爹爹要用来喝的,而是用来治病救人的,王爷见多识广,应该知道很多药材能害人也能救人,这酒就是我爹爹用来救人的药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来,倒是让李世民尴尬了一下,这酒的确是酒,可谁又能够否认酒没有其他用途?

    这把概念一换,还真让他有点无可奈何啊。

    不过他此时更好奇了,酒也能当药?

    “哦,这倒是稀奇,不知道这酒能治什么病啊?”

    其他人也都的好奇的望着扁素问,扁素问一本正经道:“这酒是秦大哥送给爹爹的,他说若有人受伤需要处理伤口,可用这酒来处理,可减少发炎的概率,只要不发炎,伤很重也是有希望得到救治的。”

    “秦天送的?”众人顿时一愣,他们倒没想到这酒竟然是秦天放在扁行之那里的,他们很好奇,心想这小子到底要玩什么啊?

    “这酒真能消炎?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,试一下不就知道了,如今军中可有不少受伤的将士。”扁素问抬头望着李世民说道,李世民摸了摸鼻子,道:“好,本王倒要看看这酒是否有这样的疗效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扁素问一喜,道:“王爷,那我爹爹的惩罚是不是可以免了?”

    “暂时先记着,若这酒真的像你所说的那样好,这顿打就免了,但如果没有任何效果,这顿打还得继续。”

    扁素问吐了吐舌头,暗自祈祷:“唐大哥,你可一定要保佑这些酒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好啊,不然我爹爹非得被打的屁股开花不可……”

    她其实心里也没底,毕竟他也没有用过。

    扁行之和扁素问父女两人离开了,并且开始实验这些酒是不是真的如同秦天说的那么好,这关系到他扁行之的屁股还能不能坐着。

    而就在扁行之父女两人离开之后,整个营帐之中突然传来一声祈求的喝叫声:“王爷饶命,王爷饶命啊,末将就喝了一碗酒而已,就只喝了一碗酒啊,实在……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就醉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名校尉本来是醉了的,可被李世民抓来之后,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,这酒也就醒了几分,虽然还有点头晕,但他多少也知道自己的情况很不妙了。

    而他这么说完之后,程咬金啪的一巴掌就抽了过去:“大胆,竟然敢欺骗王爷,一碗酒就能把你醉成那个样子?分明是你偷喝了很多,反倒说只喝了一碗,一百军棍少不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校尉一脸的委屈:“卢国公饶命啊,末将真的就只喝了一碗,我要有半句假话,天打雷劈,那酒,烈的很啊,喝下去之后整个人都仿佛被火烧了一样,不过……酒味真好……”

    程咬金等人相互张望,突然都对那几坛酒动了心思,天底下还有这么烈的酒?

    这个秦天,不简单啊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