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唐军早已经设下埋伏,岂容姜通轻易逃跑?

    梁军士气溃散,被唐军杀的四散而去。

    姜通在一众将士的保护下想要突围,却被冲来的唐军斩杀马下。

    厮杀持续了半个时辰之后,梁军被杀的杀,投降的投降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一身戎装来到李世民跟前,道:“王爷,袭营的敌军已全部解决,当今之计,不如趁夜攻城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颔首应下,随即命一支唐军换上梁国将士的衣服,让他们先行骗开城门,他则领着余下将士,在后面紧跟。

    却说这一支假扮成梁军的唐军来到吕州城下之后,连忙喊道:“我等中了唐童的计了,姜将军已经被杀,快放我们进城。”

    城楼上的梁军借着火光向下望了一眼,见果然是他们梁国将士,于是连忙放下吊桥,打开城门。

    而就在城门打开的时候,唐军迅速飞奔而去,一刀砍断了吊桥绳索。

    城楼上梁军见此,心下骇然,喊道:“不好,中计了,快关城门。”

    梁军门将一惊,要去关城门的时候,唐军已然袭来,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,便被唐军给杀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“姜通已死,我大唐军马随后就到,想要活命,赶快投降。”一名唐军高声喊着,紧接着,李世民已是带着大军从后面冲了来。

    吕州城内的梁军见大势已去,于是也不抵抗,纷纷四散逃去,逃不走的,也只能缴械投降。

    一夜过去之后,天色大亮,吕州城掌控在了唐军手中。

    而天亮之后,李世民立马命人安抚城中百姓,既然攻下了吕州城,那这个地方便是大唐领土,这里的百姓也是大唐的百姓。

    必须安抚好。

    这些长孙无忌最有经验,所以都交给他去办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唐军攻下吕州城后没多久,一只快马已是离开吕州城向灵州进发。

    太子李建成带着十万兵马驻守灵州城。

    其中有八万兵马抵御突厥的十五万大军,两万兵马在东边抵御梁国和后隋的两万兵马。

    可以说,此时的灵州压力很大,随时都有可能被突厥以及梁国、后隋的兵马夹击攻破。

    而就在灵州岌岌可危的时候,梁国探子已是赶到了灵州城。

    “陛下,大唐秦王李世民带领七千兵马,将我吕州城给夺了,而且看他们的样子,准备直接攻下我梁国京城,灭我梁国啊。”

    消息传来,梁师都神色猛然一震,喝道:“废物,吕州城有五千兵马,竟然让唐童给夺了去,朕要你们这些人有何用?”

    梁师都破口大骂,一众群臣站在营帐之中噤若寒蝉,只有梁师都的军师陈臣站出来道:“陛下,此时不是生气的时候,李世民善用兵,若真被他攻破了京城,只怕我们梁国要完,当务之急,陛下应该立马抽兵回援才行。”

    梁师都凝眉,道:“朕与突厥早已经说好,在此处支援他们,若是抽兵,怕是有些不妥吧?”

    “陛下,梁国生死存亡,那还顾得来突厥?再者说了,若是能够掩杀回去,灭了秦王李世民,这对唐朝的打击也是很大的,说不定能够一下子击溃大唐士气,如此,也算是帮了突厥。”

    陈臣几番言语,说的梁师都连连称是。

    “好,就依军师之言,抽兵回去,夺回吕州。”

    陈臣颔首,却又说道:“陛下是肯定要回去的,不过也要把那后隋的杨政道一起带回去,一来,我们都走,突厥就算要找毛病,也有人跟我们作伴,再者,借后隋一万兵马,我们要灭唐军会更容易一些,我可听说,唐军还有一支兵马,正向后隋的云州赶去,那杨政道不可能不急。”

    梁师都听完之后颔首,紧接着便带着少许兵马来到了后隋军营。

    后隋皇帝杨政道大概二十几岁摸样,正是年轻,颇有几分隋炀帝的风范,他见梁师都找了来,神色傲慢,并未将他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虽然两军此时都与突厥叫好,但当年梁师都反隋一事却也是事实,所以杨政道对这个梁师都很是不喜。

    “你来找寡人所为何事?”杨政道坐在龙椅上并未起身,梁师都心中好生气愤,但想起陈臣之言,却也只能强压着怒火,道:“唐朝秦王李世民领兵攻打我们梁和后隋,如今我梁国吕州已失,你们后隋的云州只怕很快也要被唐军攻下,若被他们这样攻城略地,梁和后隋离亡国不远了,朕准备骑兵回去支援,杀了秦王李世民,不知隋帝可有心与朕一同回去?”

    杨政道也早已经听闻了唐军直逼云州的事情,心下十分担忧,但此时梁师都请他一同抽兵回援,显然也没按什么好心。

    这让杨政道很是纠结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们吕州已失,不过寡人的云州可是固若金汤的,绝对不会被唐军攻下。”

    杨政道言语之中颇多讽刺,梁师都气愤不已,将要爆发,这个时候,陈臣突然站了出来:“隋帝说的不错,云州的确固若金汤,可在吕州被攻下之前,吕州又何尝不是固若金汤?而我军若是抽兵,您觉得您的一万兵马,是唐军两万兵马的对手吗,我敢肯定,我们一走,唐军势必会对你们后隋发起猛攻,那个时候,隋帝可要做好逃跑的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杨政道凝眉,陈臣却是一点不惧,继续说道:“梁与后隋,可谓是唇亡齿寒,不管是突厥还是大唐,都绝非善类,在这两大国家的夹缝之中生存,可绝非容易的事情,我们当抛弃前嫌,互相帮助才是,不然等做了亡国奴,可就晚了。”

    陈臣一番话后,梁师都又站了出来:“不知隋帝意下如何?若是肯抽兵,我们两万兵马这就回去,跟我梁国兵马里应外合,将秦王李世民杀死在吕州城中,怎样?”

    杨政道虽知梁师都用意,可也清楚后梁撤退之后,自己独木难支,怕也要倾覆,想到云州也是危机,若能在吕州攻破秦王李世民的兵马,云州说不定也就不解自破了。

    “哼,寡人看在同为突厥效力的份上,就随你去灭了唐童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