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秦天成了秦家村的英雄。

    大家欢呼着,呐喊着。

    把秦天抛起了一次又一次。

    “快放我下来,晕了,要晕了……”

    秦天高声喊着,但他的喊声对这些村民来说显然一点用没用,大家把他抛的更高了。

    直到秦天一口把早上吃的食物全吐出来的时候,那些村民才纷纷四散开来。

    “哎呀……”

    秦天从半空中落在了地上,旁边的村民突然明白他们好像闯祸了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忘记家里锅里还做着饭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家猪仔还没喂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看看我家那个婆娘醒了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很快,这些村民一哄而散,只有唐蓉站在前面看着地上的秦天,有点担心,可又忍不住想笑,憋的十分难受。

    “不厚道啊!”秦天拍拍屁股上的土站了起来,这一下说实话,还真******疼。

    “相公,相公你没事吧?”直到这个时候,唐蓉才连忙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狠心的娘子,看着那些人抛你相公,你竟然一句话都不说!”秦天说着一把抓住了唐蓉,在她肥美的屁股上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唐蓉俏脸微红,可又不好发作,只能白了一眼秦天:“不正经,我们快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几人这样回到府上之后,秦飞燕已经做了一桌子的菜,当然,也有大家都很喜欢吃的红烧肉,她早从秦天那里学会了。

    “小天今天凯旋归来,这桌菜是为他接风洗尘的,大家干杯。”只有家里几个人,秦飞燕表现的很是随意,众人也都不以为意,拿起酒杯就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样酒过三巡,秦飞燕和小蝶就开始询问起来。

    “打仗辛苦不辛苦?”

    “大哥,听说你立了大功?”

    “你可是攻下了云州城,救了当今秦王的人啊,弟弟你可真是出息了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问着,秦飞燕还好一点,也就只是问问,小蝶是一边问一边拿着红烧肉吃,嘴里呜呜的,有时候都听不清她问的什么。

    秦天这边回答着,心里却是又叫苦又着急,苦的是自己刚回来,就被拉着问东问西,实在是身心疲惫啊。

    急的是,自己还等着跟娘子亲热呢,这两人倒是好没眼力劲,问个没完了。

    唐蓉这边,见小姑子大姑子问了一句又一句,也是心里暗暗着急,可又不好打断他们,只能任由他们问来问去。

    如此好不容易等他们问完了,她才终于插上了嘴。

    “相公长途跋涉,想必很累了吧,我扶你去休息怎么样?”说着朝秦天眨巴了一下眼睛,秦天顿时会意,连忙颔首道:“的确累了,有劳娘子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唱一和,起身向房间走去,小蝶不识趣,还想追着问,毕竟好长时间没见自己大哥,她挺想念的。

    不过秦飞燕到底是过来人,立马就把小蝶给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吃你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可我想找大哥玩嘛……”

    秦飞燕瞪了一眼小蝶,小蝶这才悻悻然的退了回来,她就不明白了,自己大姐为什么要拦自己跟大哥亲热呢?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温香玉暖。

    一番缠绵之后,唐蓉已经累的快要虚脱了。

    “相公这出去一趟之后,身体可强壮了不少。”唐蓉一脸的满足,这让秦天的虚荣心得到了释放。

    “强壮的还在后面呢,夫人要不要试一下?”

    唐蓉连连摇头:“饶了我吧,有正事跟你说呢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相公这一去,便到了秋天,啤酒的生意已经淡了下来,蚊香更是早不做了,府上收入现如今全靠花露水和那些早餐密料,但相比较以前,可是差了不少的。”

    蚊香、啤酒都是有季时性的,过了这个季节,自然也就没有人买了。

    花露水虽然驱蚊,但还有香料的作用,所以到如今还能继续卖,不过天气再冷一些的话,花露水只怕也不好卖了。

    早餐密料是挺赚钱的,不过这东西不是很连续,有的客户买一次,能够用一两个月呢。

    “相公,家里钱可不多了,你快想办法赚钱吧。”

    唐蓉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,秦天很是不解,就算啤酒和蚊香的生意不能做了,但花露水和密料应该也能够支撑府上花销啊?

    怎么唐蓉会说家里钱不多了?

    他扭头看了一眼唐蓉,突然觉得这个女人有败家娘们的潜质。

    “夫人是不是买了什么?”

    唐蓉好似有什么小秘密被人察觉了一般,突然露出了一丝惊慌神色,紧接着整个人的脸颊也跟着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像是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嘟着嘴。

    “买了……两百亩地,外加……三十个耕田的奴隶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,秦天蹭的一下坐了起来,唐蓉以为秦天生气了,吓的整个人都缩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相公,我也是为了秦家嘛,像我们这样的人家,就应该多购置田产,多卖奴隶才行的,这都是我们的财产啊。”

    秦天苦笑,可唐蓉说的好像也有点道理,这个时代的人,有钱了就买地买奴隶,地可生钱,奴隶可为他们做任何事情,可以让他们的日子过的很舒服。

    这是这个时代人的正常思维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秦家现如今也不是很富裕,要那么多田做什么呢?

    还有奴隶,一个奴隶的价钱可不便宜,他们完全可以把田地租给村民去种,何须让奴隶去耕种?

    当然,把田地租给村民的话,收入会低很多,但用奴隶的话,前期的成本也很大啊。

    秦天想生气,可这气又不知道怎么发出来,最终只能一声轻叹:“明天,让福伯拉上一车白酒,随我去长安。”

    说完,秦天有些生无可恋的躺了下去,本来还想着回来之后先歇息一下的,现在倒好,钱让唐蓉给败干净了,自己回来还得忙碌着想办法赚钱啊。

    秦天躺下之后,唐蓉突然缠上了他。

    “相公不生奴家的气了?”

    唐蓉装可怜的样子真的让人忍不住想要怜惜她,秦天突然一个翻身,把她压在了身下。

    “气是不生了,不过惩罚可少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