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大唐好相公 > 章节目录 第110章 心事一杯中
手机阅读,体验更好:
m.dijiuzww.com/0_144/49413.html
    时间过的很快,秦天和唐蓉他们把东西收拾好之后,便坐着马车直接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们一共准备了两辆马车,一辆坐人,一辆装的货物,秦五和胡十八各驾一辆马车,所以五个人刚刚好。

    他们离开的时候,是这天的早晨。

    仲秋的早晨天气有些清冷,一层薄雾渐散不散。

    他们刚离开没多久,便听到后面有人高喊,以及马蹄哒哒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秦大哥……秦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秦天和唐蓉坐在马车里,听到这些声音有点奇怪,因为他们没有想到竟然还会有人送他们。

    停下马车之后,没多久便见秦怀玉和程处默这几个小公爷骑着快马赶了来,别看他们才十来岁,作为将门之子,这骑射功夫,已然十分了得。

    秦天下了马车,向他们微一施礼,道:“几位小兄弟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秦大哥要去龙口县,父亲说他们不便相送,便让我们来了。”秦怀玉说着,从马背上取下了一葫芦酒,然后又拿了几个酒杯。

    “此一别不知何时相见,我们敬秦大哥一杯酒吧。”

    程处默等人把酒倒满,秦天端着酒杯,笑道:“功名万里外,心事一杯中,满引此杯,我们就此别过。”

    说完,秦天一口将酒喝下,秦怀玉等人也不含糊,也跟着喝了去。

    秦天见他们喝完,啪的一下把酒杯摔在了地上,转身哈哈大笑而去: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,走也!

    秦天说着飞身上了马车,吩咐道:“走!”

    马车疾驰而去,秦怀道等人站在后面相送许久,直到再也看不到马车的影子,他们这才相互张望了一眼,转身往长安赶去。

    “秦兄,秦大哥刚才说的那话什么意思,什么功名万里外,心事一杯中,后来又什么仰天大笑出门去?”

    程处默不好读书,整天就只知道玩,对于秦天的这两句诗很是不解,秦怀玉稍微好点,想了想,道:“功名万里外,心事一杯中,应该是说秦大哥此去是要立功的,所有的话都藏在刚才的那杯酒中,不多言,饮下就是了,至于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,我却也不解,回去之后,找个学问高的问问吧。”

    几人这样说着,不由得又加快了速度。

    进得长安城之后,他们并没有急着回府,而是准备找个有学问的人问问秦天的那两句诗是什么意思,这样回去之后,也好跟他们的父亲说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这些小公爷家里都请有老师的,只不过这些老师对他们很苛刻,要是知道他们连句诗都理解不了,非得抽他们不可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们想在街上找一个。

    回到长安城的时候,天已大亮,长安街上人来人往,还是相当热闹的,秦怀玉等人在人群里来回穿梭,很快,尉迟宝琳找到了一人,连忙喊道:“你们快过来,这里有个帮人代写书信的,看来像是个读书人,我们问问他吧。”

    秦怀玉和程处默听了这话,连忙便跟着跑了来,然后他们便看到了一个文弱书生。

    这书生大概二十几岁摸样,长的清瘦,脸颊稍微有点露骨,一双眼睛却是炯炯有神,浑然正气。

    他摆了一个书摊,上面放着笔墨纸砚,旁边挂了一个牌子,写着帮人代写书信,一封信五文钱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这个时候,并没有什么人照顾他们的生意。

    秦怀玉等人见此,便直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读书的,问你两句诗的意思,给我好好解释解释。”程处默啪的一下坐在了那书生的书摊上,书摊单薄,顿时有点摇摇晃晃。

    那书生可能久在长安,抬头一看,见是长安城的几个小煞星,顿时把要出口的话又给咽了下去,问道:“想问什么诗?”

    在这书生看来,这几个小公爷要问的,无非是什么四书五经乐府诗集里面的诗句,甚至可能是他们的先生布置的作业,他们不知道怎么理解,所以就跑出来寻求帮助了。

    虽然对他来说有点无聊,但能赶快把这几个小公爷给打发了,他还是希望赶紧给打发了的。

    程处默坐在书摊上摆着推,书摊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,他张口欲说,却发现突然有点忘词,于是就看了一眼秦怀玉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秦怀玉道:“两句诗,第一句是功名万里外,心事一杯中,第二句是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,你给解释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那书生听到第一句的时候,神色已是微微一动,这句诗对于他们这样的读书人来说,其实是很容易理解的,甚至在他们看来,整句诗都十分的简单。

    可诗句虽然简单,但这样写出来后,却别有一番说不出的味道来。

    而等他听到第二句的时候,浑身已是一震,仿佛这句诗突然击中了自己的内心,让他也想忍不住哈哈大笑一番,然后也来这么一句我辈岂是蓬蒿人。

    不过在这长安大街上,在这几个小公爷面前,他还是忍住了这种冲动。

    只是,他又很好奇,这两句诗显然以前是没有的,这几个小公爷那里听来的?

    心里想着,书生已是开口说道:“几位小公爷,这两句诗好理解,第一句,有点像是离别时的劝勉,说我此去万里是要立功的,所有的话就不多说了,只在这一杯酒中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,秦怀玉有点得意:“跟我理解的一样,你快说第二句。”

    书生浅笑:“想必几位小公爷是不理解蓬蒿人的意思,蓬蒿都是一些草本植物,所以蓬蒿人在这里代指是的那些不得志,亦或者是位卑,甚至是没有当官的人,这样的话,理解这句话就好理解了,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岂是永远不得志亦或者是位卑的人,说这句诗的人,大志气啊,不知这诗是何人所做?”

    听书生解释完,秦怀玉等人多少便也了解了,见这书生态度不错,对这两句诗也欣赏,他们想着替秦天宣传一下,便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秦天大哥去龙口县的时候说的两句诗。”

    说完,秦怀玉等人就离开了,那书生好像也知道秦天,听完之后,倒是突然愣了一下:“那秦天竟然还有这等才情?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