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秦天和铁匠两人可谓是心意相通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秦天还没有开口答应下来,铁牛却是突然摇头道:“我要跟着义父。”

    铁匠凝眉,道:“铁牛,秦公子是个本事人,你跟着他能闯出名堂来,跟着义父有什么用,一辈子打铁而已。”

    铁牛摇摇头:“我就要跟着义父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铁匠突然有点无奈,好好的前程,铁牛却不知道珍惜啊。

    秦天这边,却也很快明白过来,铁牛对铁匠的感情很深,不忍离开,不然这个铁匠铺,就凭铁匠一人,只怕是撑不下来的吧?

    见此,秦天也就没有坚持,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让铁牛继续跟着你吧,等我从龙口县回来的时候,我会再来此地,那时铁牛如果愿意跟着我,我再收他,如何?”

    铁匠觉得这样也行,连忙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说完的时候,天色已晚,秋雨还在哗啦啦的下着,铁匠给秦天他们整理了两间房,让他们勉强过了一晚。

    次日秋雨虽然未停,但却小了很多,秦天见可以继续赶路,便跟铁牛他们告别,继续向龙口县赶去。

    此后一个月,他们或走或停,终于在秋尽冬初的时候,赶到了龙口县境内。

    龙口县面积还是不小的,人口也不少,有十来万人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来的时候,因为是冬天,天气寒冷,所以沿途并没见太多行人。

    进入龙口县境内后,要到龙口县城,还得走大半天的路程,按照他们的情况,只怕傍晚的时候,他们才能够赶到县城。

    不过哪怕如此,秦天他们还是决定沿途不停留,直接去县城,毕竟郊外天气太冷了,让他们根本无法再露营啊,只能赶紧去县衙。

    他们一路赶着,走到一条小道的时候,他们发现前面有四五个人站在路边闲聊。

    唐蓉看到他们之后,轻笑了一声:“相公,那几个人真有意思,这么冷的天,站在路边闲聊。”

    秦天神色微微一动:“有意思的还在后面呢。”

    “相公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秦天道:“待会你就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马车继续走着,很快来到了那几个人旁边,而就在这个时候,刚才还在闲聊的那几个人,突然从怀里抽出了刀,紧接着就把他们的马车给包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把……把值钱的东西全部扔出来。”一名男子高声喊着,他手里拿着一把切菜的刀,此时看来很滑稽,因为没有那个贼是拿着菜刀街道的。

    唐蓉此时已经明白了秦天的意思,原来这些人只是在等鱼儿上钩。

    不过一路走来,唐蓉的胆子大了不少,此时面对这几个山贼,竟无一点害怕的意思,反而很好笑的向那个山贼望了一眼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胡十八已经准备站起来解决这几个人了,一路上,他这样解决的贼寇也不少了。

    不过胡十八刚要站起来,就被秦天给拉了下来:“不急!”

    胡十八不解的看了一眼秦天,但并未多问,这个时候,秦天从马车里走了出来,手里拿着几块银饼,那几个山贼看到银饼,眼睛里顿时发出光来。

    “扔过来。”拿着菜刀的男子朝秦天喊了一声,秦天耸耸肩:“银饼我有很多,你们想要我也都可以给你们,只不过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不过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只不过我怕给了你们,你们没胆子要啊。”

    几个山贼相互望了一眼,紧接着忍不住就哈哈大笑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做贼的,还怕不敢要钱?”

    “就是,你有多少,我们要多少,快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秦天道:“龙空县县令的银饼,你们也敢要吗?”

    几个贼听到这话,顿时震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本官龙口县新任县令秦天,尔等小贼,见了本官还不下跪?”秦天突然高喝,那些贼顿时吓了一跳,扑通一下就跪了去。

    “县令老爷饶命啊,我们……我们也不知道是您啊……”

    唐蓉坐在马车里,突然忍不住笑了起来,她见过的贼也不少了,可这么胆小的贼,却还是第一次见,被秦天的一句话,就吓的求饶起来了?

    胆子这么小,怎么当贼的?

    秦天看着这些求饶的贼,越发肯定了自己之前的想法,先前他见这几个人站在路边假装闲谈,便觉得他们只怕是初当的贼,因为贼要是有经验的话,是不会做出这么明显有破绽的事情的。

    而自己一吓他们,他们便求饶了,那他基本上就可以肯定了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,本官且来问你们,为何做贼?”

    见秦天饶了他们,这些贼终于松了一口气,之前拿着菜刀的那人站了出来:“回老爷话,小的叫孙三,因为借了城中周老爷的钱,还不上,没有办法,这才出来劫道的,不曾想运气这么不好,第一次劫道,就遇上了官老爷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也都跟着轻叹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是借了周老爷的钱,还不上才劫道的。”

    秦天不解,问道:“借了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一贯钱。”

    秦天道:“一贯钱也不算多,本官看你们身强力壮,多干一段时日,也是可以还上的,何以要做这等勾当出来?”

    孙三苦笑:“老爷您是不知道,这周老爷的钱可是驴打滚的,借了一贯钱,第二天就要还一贯五百文,现在我已经欠他十贯钱了,实在是还不起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高利贷?”秦天凝眉,他没有想到小小的龙口县,竟然还有人放高利贷,这种情况,大唐虽然没有明令禁止,但朝廷也是不怎么提倡的。

    长安城那边,也一直都有一个还利息的标准,算是在正常的范围内,龙口县这边一天就多还五百文,这高的也太离谱了。

    他抬头望着这些人,突然想抽他们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傻子吗,一天五百文的利息,你们也敢借?

    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啊。

    “为何要借钱?”秦天到底还是比较冷静,没有太过冲动。

    而听到这话,孙三脸色顿时就白了下来:“儿子生病,需要钱看病,我是实在没有办法,才去找周老爷借的钱,我……我不能看着儿子就这么病着啊……”

    不到万不得已,谁又肯去借高利贷?

    “老爷,我……我是被周老爷逼着借的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