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大唐好相公 > 章节目录 第116章 慑服
手机阅读,体验更好:
m.dijiuzww.com/0_144/49421.html
    秦天的话里不容质疑。

    只是那两个衙役这个时候仍旧并未太过担心。

    “大人,您初来此地,很多事情少不得要仰仗我们,难道真要动手打我们吗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其他衙役以及县衙的下人都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些人的到来,让那两个衙役顿时把腰杆挺的笔直。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秦天一个十几岁的县令,能做什么事,来到了他们龙口县,还不得事事依靠他们?

    得罪了他们,秦天以后在整个龙口县将会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而秦天见这两个衙役竟然这个样子,心中越发笃定要教训他们立威,若不教训他们,这些衙役还都以为这县衙是那个陆九当家呢。

    他秦天来了,他便要所有人都听他号令。

    “动手?本官自然要动手打你们,做了县衙衙役,便要知道听谁的话,做谁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来人,给我打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衙役相互张望,甚至是轻笑,但并无一个上前动手的。

    很显然,他们这些人是站在了一个阵营里的。

    秦天凝眉,怒道:“本来还想让你们好受一点,既然如此,那就别怪本官了,十八,你来打。”

    胡十八领命,望着一名手里拿着棍棒的衙役走了过去,接着伸手把那棍棒夺了过来:“拿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那衙役根本毫无防备,手里的棍棒便被夺了过来,他一看这个,心下一沉,伸手就想再夺回来,只是刚伸出手,就被胡十八一棍打断了手臂,打的他嗷嗷惨叫。

    霎时间,其他众人个个侧目,惊讶。

    不过,胡十八并不在乎他们的神情,来到那两个衙役面前:“是你们自己趴下,还我我动手?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一名衙役望着胡十八怒道。

    只是他话音刚落,胡十八突然一棍抽了过来,抽的那人突然横飞出去,扑通一下倒在了地上,紧接着,就喷出了一口鲜血,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棍把人打蒙,其他衙役顿时生出一阵恐怖之意来,仿佛全身上下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呢?”

    另外一名衙役被吓坏了,突然扑通一下倒地:“大人饶了小的的,小的知道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知道错了是好事,不过本官刚才说的时候你怎么不知道认错?”

    “大人……”那名衙役眼神之中又恐惧又委屈。

    胡十八呵呵一笑:“也赏你一棍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也一棍抽了过去,不过这次他没太用力,只是一棍把这个衙役抽倒在地而已,吃了个狗啃泥。

    这般打倒之后,胡十八指着那些衙役道:“他们每个人还有十九棍,一个不准少,你们来打,谁不打,我就抽谁。”

    这些衙役刚才竟然敢不听号令,那就是欠教训,现在秦天就要看看他们是想自己挨打,还是愿意打别人。

    秦天和胡十八望着那些衙役,那些衙役相互张望,但片刻之后,便各自拿着棍棒站了出来,他们不打,就要挨打,与其如此,倒不如打别人呢。

    县衙也就二十几名衙役,一个人打一棍也就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他们这么打完之后,之前的那两名衙役已经被打的屁股开花了。

    秦天看到这些之后,嘴角露出一丝轻笑,望着站在一堆的那些衙役说道:“很好,这才应该是县衙的衙役,本官知道本官初来,你们看本官不上,以为本官好欺负,但你们不要太以为然,本官曾经带领三千兵马攻破云州城,带领五千兵马击败梁和后隋两万兵马,将秦王从吕州城中解救出来,本官是在战场上厮杀过,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,本官做事,向来不留情面,在这县衙,要么做,要么滚。”

    秦天一番话振聋发聩,听的那些衙役各个心惊,特别是听到秦天破云州,救秦王那段,更是心中震撼不已,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秦天也才不过十七八岁吧,怎么就在战场上立下过这么多功劳,已经从死人堆里经历过生死了?

    不过看到刚才秦天杀伐之果断,他们也隐隐信了这话。

    “我等誓死效命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誓死效命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一众衙役高喝,秦天满意的点点头,他知道自己立威起了效果,不管是在军中,还是在这县衙,立威是必不可少的。

    别人不把你当回事,你的政令如何下达?

    “好了,都退去吧。”

    衙役领命之后,立马有人来给他们收拾房间,不多时,又有人把饭菜热水什么的给他们端了来。

    一应服侍,特别周到。

    而就在秦天和唐蓉他们舒服的休息的时候,龙口县一处宅邸内,陆九和刘勇两人正坐在一起密谈。

    “陆大人,这新来的县令不简单啊,刚来就把我们的两个人给打了,现在县衙上下,那些衙役都被他给吓坏了,你说这县令不听话,以后可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刘勇喝了一口酒后,双眉才终于沉下来。

    陆九将手放在火炉旁暖着,道:“刘捕头,你还是太抬举这个秦天了,你也是清楚龙口县情况的,不管是城内的周舟、龙爷,亦或者是外面的鹰爷他们,那一个是好对付的?秦天想在龙口县立足,在县衙横是没有用的,等他吃到了苦头,就知道来向我们求教了。”

    陆九说着淡然一笑,仿佛对自己的判断胸有成竹,想要维持龙口县的稳定和安全,他们两人其实算是有一些经验的,有他们在,龙口县虽然鱼龙混杂,但还不至于大乱,但秦天若是不识抬举,那就休怪他们无情了。

    刘勇沉思片刻之后,也只能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陆大人,明天我们去了县衙,应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该怎么做还怎么做,秦天想在县令当老大,我们就让他当,一切都供着他就是了,等他遇到了麻烦,我们再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以静制动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刘勇点点头,紧接着也就没有再继续停留下去,又喝了一杯酒后,拿起桌子上的刀便告辞离去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龙口县的天色已黑,寒风正浓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