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大唐好相公 > 章节目录 第117章 县衙很穷
手机阅读,体验更好:
m.dijiuzww.com/0_144/49423.html
    次日天寒,秦天和唐蓉在县衙睡的并不是很舒服。

    一来地方陌生,二来夜间还是太冷了。

    龙口县已经很靠北了,虽是初冬天气,但到了夜间,温度也是低的厉害。

    秦天觉得自己很有必要改善一下房间的取暖设备才行。

    不过目前来说他并没有这个时间。

    起床之后没多久,陆九和刘勇已经带着一众衙役在等着了。

    秦天见他们早早的来了,心知自己昨天立威成功,心下欢喜。

    不过他虽然心里高兴,表面却十分平静,道:“本官初来龙口县,对县衙甚至是整个县的一些情况都不了解,很多事情恐怕要劳烦陆县丞和刘大人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秦天顿了一顿,道:“就从县衙开始吧,陆县丞把县衙的财政啊,狱案什么的都跟本大人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陆九并不跟秦天死磕,是以秦天命令之后,他连忙站了出来,道:“回大人话,龙口县情况复杂,各种势力不少,甚至有人代替县衙向那些百姓收取赋税,所以县衙的财政十分可怜,所剩不多,再有就是这里的百姓动不动就喜欢当贼,所以大牢之中扣押着不少犯人……”

    陆九的话,七分是真的,三分是假的,而七分真三分假,说出来就让人很信服了,秦天听完之后,神情已是凝重,眉头紧锁起来。

    龙口县的情况,比他想的要严重的多啊。

    “有人代替县衙向百姓收取赋税,何人?”秦天凝眉,赋税只有朝廷能有,其他人竟然敢收,简直是没把朝廷放在眼里啊。

    “回大人话,就是七八巷的金龙,人称龙爷,他掌控着龙口县的七八条巷口,手下有五百多名手下,因为势力庞大,所以经常向百姓收服保护费,有时候甚至是打着赋税的名义,县衙只有二十几名衙役,实在斗他不过,所以也就任由他这么做了,不过为了体恤百姓,有时候他们收了的话,我们县衙就不好再收了。”

    陆九把他们说的还是很善良的,秦天听来却是心里暗笑,县衙财政短缺,是不是有人做了手脚还未可知呢。

    等找个时间,他非得查看一下账本才行。

    心里这样想着,秦天却并无任何愤怒的神情流出,仿佛他只是想知道龙口县的情况。

    而后又问道:“龙口县可有一个叫周舟的?”

    听到秦天问出周舟,陆九心里倒是惊了一下,因为秦天才刚来这里一天啊,他怎么就知道周舟了?

    “回大人话,的确是有一个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周舟品性如何?”

    “周舟是我们龙口县首富,家里特别有钱,手下也圈养着三四百打手呢。”

    秦天见陆九对周舟的描述并不尽详细,便又多了一个心眼,不过他也并没有追问,点点头后,道:“把龙口县这两年的卷宗都拿来吧,本官抽空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秦天颔首,又问道:“城外听说有盗贼,谁对这个比较清楚?”

    这时,刘勇站了出来:“大人,下官清楚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好,刘捕头说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城外有盗贼大大小小五六伙,不过有两伙的情况最为严重,他们分别是西鹰山的陈鹰鹰爷,以及青柳泊的宋飞,这两人手下都有千余名手下,陈鹰霸占的西鹰山地势陡峭,易守难攻,只有两条山路可上山,但这两条山路,有一条被陈鹰的人严密坚守,另外一条则是天险,人力难为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宋飞的青柳泊嘛,那是一个绵延三百里的水泊,他们居住在水泊中心的岛上,想要攻下他们,人力财力都是很大的考验,这两拨人马,市场沿途打劫,有时甚至直接冲到县城进行掠夺,可恶至极啊。”

    刘勇把情况给说了一下,说的时候,他给人的感觉还是很嫉恶如仇的,秦天听完神色微凝,之前对这两拨人马,他已经算是听说过了。

    但知之不多,如今听刘勇说完,他才发现要剿灭这两伙贼匪,绝非易事啊。

    “这两伙劫匪,之前的县令就没有想过剿灭?”

    “大人说笑,就我们县衙这点人马,那是能成的啊,之前的县令也有向滨州借过兵,可惜兵来了,也攻不下啊,反而激起了这些贼寇的杀心,侵扰百姓更加厉害,是以久而久之,也就很少剿灭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龙口县隶属于滨州,滨州节度使那里有大唐兵马三千,是可以借用的。

    不过要借兵,也不容易,首先必须这些兵马有空,没有其他任务,再有就是节度使大人统一,还有就是,借了兵,这些兵的一应所需,都得县衙给管着,来一趟要给点钱,有人伤亡更是不能少了。

    这对一个小小的县衙来说,压力很大啊。

    可县衙很穷,谁能够经常借得起这些兵马啊?

    “好了,有关龙口县的情况本官已经知道的差不多了,如果有什么需要你们的,本官会开口的,今天就到这里吧,大家各自去忙。”

    陆九和刘勇两人相互望了一眼,对于秦天的反应都有点不解。

    按理说,秦天听到龙口县的问题这么多,他应该会很震怒,然后跃跃欲试才对啊,可这个年轻人也太平静了一些吧?

    他是根本没想过解决这些事情呢,还是城府极深,有自己的算计?

    两人虽然不解,可也没有多问,转身便退了去。

    这些人离开之后不久,有人把龙口县这些年的卷宗给秦天送了过来,秦天接下来什么事情都不做,就在书房看这些卷宗,唐蓉偶尔过来给他送点热水,在火炉里加点炭火啥的。

    黄昏来临的时候,龙口县突然飘起了雪花,唐蓉欣喜的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相公,下雪了。”

    秦天透过窗户望着外面的雪花,突然叹了一口气:“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啊,相公我倒不希望雪下的这么早。”

    唐蓉愣了一下,暗想好一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,自己的相公真是个为民着想的好官,反倒是自己,只顾自己的欣喜和感受了。

    “相公,这些卷宗你看出什么没有,冤案多吗?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