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男人的确愿意为自己的相好花钱。

    而且越是富有的男人,越愿意花钱。

    但秦天这样说完后,程咬金他们还是觉得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办法是好的,但这些青楼凭什么为我们赚钱啊?”

    青楼里的女子是要赚钱的,让她们选花魁,让她们的相好花钱给朝廷,她们愿意才怪。

    而且,如果这些青楼不够积极的话,那些有钱的男人也不会大把大把的花钱。

    所以,程咬金觉得秦天的办法是好的,但不太现实。

    秦天却是浅笑,道:“卢国公是不是觉得这个办法不太好实现?”

    程咬金点点头:“不错,的确是不好实现。”

    秦天道:“如此,那我就要让卢国公看看我的本事了,我们去尚书省吧,然后派人把大唐长安所有青楼的老鸨都给叫来,我要跟他们说一下情况。”

    程咬金几个人相互张望,有点好奇秦天怎么说服这些人,难不成要用强吗?

    这样说好后,几个人便直接去了尚书省。

    来到尚书省后,秦天派人去长安城各家青楼通知,但凡接到通知不来的,一律严惩。

    这样吩咐下去后,那些青楼想必不会有人敢不来。

    几个人在尚书省等着,期间吃了一点午饭,过了正午后没多久,各家青楼的老鸨这才急匆匆的赶了来。

    尚书省是一个很庄重的地方,平日里没来过什么女人,而这些老鸨虽然上了年纪,但到底是风流过的,所以进来之后,一下子就把尚书省的气氛给改变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哎呀,张妈妈,好久不见了啊,你家的那个红音姑娘怎么样,琴可还弹的好?”

    红音姑娘以前在长安城很有名,弹琴一绝,可惜后来喜欢了一个书生,但两个人没有在一起,红音伤心之下,就断了一根手指,此后就很难再弹琴。

    这话,显然是暗讽。

    “我家红音姑娘现在啊,不弹琴了,不过人家现在学舞,那舞姿的曼妙,可让不少男人喜欢呢,倒是你们家秦舞姑娘,听说瘸了,现在还能跳舞吗?”

    张妈妈针锋相对,那个老鸨脸色顿时就变的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两个人这样说着,谁也不肯让谁。

    旁边其他人,有看热闹的,有平静等待的,也有轻摇团扇的,毕竟天气渐热了。

    尚书省的一处小院里,颇有些春光乍泄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们说秦小公爷叫我们来是做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,而且还把我们大家都叫来了,这到底是要做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我青楼还有好多事情,我一刻不在啊,那些姑娘非得出事不可,秦小公爷怎么还不来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一开始大家还互相挤兑,但随着时间流逝,他们渐渐就有点不耐烦,紧张和着急起来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小院的一棵树上,突然传来了蝉鸣。

    已经快要入夏了。

    “秦大人到。”

    就在他们这样嚷嚷着的时候,一名衙役高声喊了一下,随即,便见秦天和程咬金他们从外面走了来,而这些老鸨虽然身份低微,但到底是见惯了大世面,以及各种权贵的人,倒也没有表现的特别惊慌。

    只是给秦天他们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而后,就有人开口询问起来。

    “秦小公爷,你派人把我们这些人叫来,到底所为何事啊?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,我们都很忙的,可没时间在这里耗着。”

    “秦小公爷,快说是什么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一群女人叽叽喳喳的说着,她们虽然上了年纪,但声音还是很悦耳的,秦天却是挥了挥手,懒得听他们这些人叽叽喳喳的乱叫。

    “叫你们来,是有一件事情要跟你们说一下,朝廷准备举办一个花魁大赛,你们这些青楼,每家青楼要选出十名女子来参加竞选,如果谁家的姑娘夺得了花魁,朝廷会为花魁和这家青楼颁发一个称号,而且可以免去他们一年的赋税,以及各种各样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秦天先是简单的说了一些,他这么说完之后,这些青楼老鸨的眼睛顿时就发光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青楼的确是暴利行业,但他们要交纳的赋税也是很高的,一年几乎三分之一的钱都交了赋税,如果可以免去一年赋税,那他们赚钱肯定会很多。

    而且,有了花魁,那肯定能吸引更多的男人来他们青楼消费。

    这对他们来说,绝对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“选花魁啊,这个好,我家的师师姑娘啊,那可是才艺双绝,肯定能得花魁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说的就跟我们家小玉姑娘差似的,这花魁啊,肯定是我们家小玉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什么师师姑娘啊,小玉姑娘啊,也不行,绝对没有我们家小碗姑娘好,我们家小碗姑娘啊,有才又有貌,长安城的公子哥为了她啊,那可是挤破了头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一众老鸨就这样说着,秦天见他们这么积极,脸色露出了一丝浅笑,程咬金等人相顾一笑,也都觉得这事有门。

    不过,就在这个时候,一名老鸨突然站了出来,问道:“秦小公爷,不知道这花魁大赛怎么比,这花魁又怎么选啊?”

    有人这么一问之后,其他人顿时都安静了下来,把目光投向了秦天。

    秦天道:“简单,到时候我们会在长安城的一个地方设下擂台,所有参赛的姑娘都可以上台进行节目表演,而那个时候,我们朝廷会卖票,谁得到的票数最多,谁就是花魁了。”

    “朝廷卖票,不知这票是什么情况?”这些老鸨,那都是人精,只听了秦天这么一句话后,她们就立马察觉这其中恐怕有猫腻。

    他们必须弄清楚才行。

    “一张票十贯钱,支持谁,就买票支持,最后统计一下,谁家姑娘得到的票数高,谁就是花魁,刚才说的那些福利,这家青楼就可以享用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对得到了花魁的青楼来说绝对是暴利。

    不过,其他青楼的人立马就有点不愿意了。

    “秦小公爷,我们家的姑娘也表演节目了,这朝廷赚的钱怎么分?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,我们的姑娘平日里表演,那也都是有钱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