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龙口县衙。

    当龚心的人头被胡十八扔到单目那些人面前的时候,他们每个人的神情都显得有些紧张,有点恐怖。

    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,龚心都逃到七八巷了,秦天也能把他给杀了。

    他们这个时候才终于发现,他们之前还是太小看秦天了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秦天只是仗着胡十八这样的打手横行,可能够在七八巷里把龚心给杀了,其实只有打手就能行的?

    他可以震慑到龙爷不敢动手,这就说明秦天的本事比他们想象中的要大啊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这些人的神色,秦天知道自己的目的成功了。

    “本官讨厌背叛吗,所有背叛本官的人,都不会得到好下场,龚心便是例子,好了,其他话本官现在也不想多说,你们接下来继续跟着胡十八练习吧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单目等人见是了秦天的手段,自然也就不敢再想着逃跑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里,他们就跟着胡十八练习搏斗杀人之术。

    大概几天之后,胡十八见他们练习的差不多了,这便跑来把情况跟秦天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单目这些人,以前都是杀过人的,再加上身体强壮,所以学习杀人之术还是很快的,胡十八把情况跟秦天说了之后。

    秦天便点了点头,接着带着单目他们进了县衙大牢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人,你们每个人挑选二十名,然后带下去按照胡十八之前教给你们的去训练,明白吗?”

    单目等人听到这话,都有点震惊,他们从一开始就不明白秦天的目的,现在秦天又要让他们训练这里的犯人,他们就更加的不明白秦天的目的了。

    不过不明白他们也不会多问,在秦天说完之后,他们便立马应了下来,这便是胡十八教给他们的规矩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不能问,也不可问。

    他们要做的,只是按照秦天的吩咐行事就行了。

    一声令下之后,单目等九个人便开始在县衙大牢选拔起自己的人来,大牢里的人因为很多,所以选的时候并不用担心人数不够的问题。

    因为秦天说过,所有被选中的人,都可以穿暖衣,吃饱饭,所以这里的犯人也都特别乐意被选中,不管他们之前是不是真的有罪,只要能够吃饱饭,他们就愿意做任何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,单目他们九个人很快把各自的二十人给选了出来,这样他们加起来,一共选了一百八十个犯人。

    一百八十个犯人被选出来后,监狱大牢顿时宽松了很多。

    单目他们带着各自的人开始训练,不过这个时候,秦天仍旧没有告诉他们训练的目的。

    而就在训练持续进行着的时候,秦五急匆匆跑了来。

    “天哥,我们的钱有点不够用了啊。”

    从周舟那里,秦天要了两千贯钱,如果只是养单目这九个人的话,自然是没有一点问题的,但现在的问题是,他要让差不多两百个人都穿暖吃好,而且每人还得有一样不错的兵刃,这样的话,两千贯钱就显得不是那么充足了。

    秦天本来不想在龙口县做生意的,毕竟作为官员,他在这里做生意就有点与民争利的感觉了,他并不想给百姓留下这样的印象。

    但如今缺钱,他也只好再做回老本行了。

    “吩咐县衙的下人,让他们给我做馒头,做的越多越好,明天拿到龙口县去卖。”

    馒头这种东西,长安的人喜欢,龙口县的百姓也肯定喜欢,他仍旧决定走原来的路子,先用馒头打开销路,然后便只贩卖面碱。

    这个套路其实是有点屡试不爽的,只要商人趋利,这个办法就一直可行。

    而情况也的确如此。

    馒头做好之后拉到街上去卖,一天时间,白白的馒头就风靡了整个龙口县,让这里的百姓吃了之后还想继续吃。

    不过,馒头虽然风靡了,秦天却并没有等来趋利的商人,这让他很是纳闷,难道这里的商人反射弧都很慢,没有看出馒头的商机吗?

    秦天凝眉,反倒是唐蓉,忍不住的笑了起来:“相公真是笨,在长安的时候,您也就只是有个爵位而已,跟个商人差不多,所以那些人敢来找你商谈,如今您在龙口县是县令啊,谁那么大胆子,敢找县令做生意?”

    被唐蓉一提醒,秦天顿时有点恍悟。

    “不错,不错,夫人说的极是,我现在的身份,把那些商人都给吓走了,但总不能让本官放低姿态去找他们吧?”

    这还真是个问题,唐蓉忍不住又笑了起来:“相公真笨,你派个人下去跟那些商人交涉不就行了?”

    秦天撇了撇嘴,不过他并没有这么做,而是命人在龙口县张贴了一张告示,上面写着,县衙欲与商人做生意,共同发展龙口县,有意者可到县衙商谈。

    这个告示张贴下去之后,龙口县的百姓路过走过都会唾上一口。

    “呸,狗官,还想发展龙口县,我看你是想鼓自己的腰包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不错,狗官的话绝对不能信,去了就没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,他肯定是想赚我们的钱……”

    百姓议论纷纷,都不肯相信秦天,可在百姓议论纷纷的时候,却还是有几个商人壮着胆子走进了县衙。

    很显然,商人明白一个道理,那便是风险和利益是共存的,风险越大,利益就越大,面对强大的利益,他们不可能无动于衷,敢于冒险的,自然也就不少了。

    那些百姓怎么说是那些百姓的,他们这些商人,只想赚钱而已。

    商人进了县衙,他们每个人都有点紧张,不过等待他们的并不是官员的压迫和威胁,而是秦天的一张笑脸,外加上等的好茶。

    这让这些商人突然都放松了许多,因为秦天在笑着的时候,给人的感觉就是人畜无害,他们实在不能相信这样的一个人会对他们不利。

    “大人,对于您张贴的告示,我们都很有兴趣,您那个馒头,也的确是好吃,不知您想跟我们怎么合作?”

    作为一名商人,他们并不是很喜欢说废话,直接把问题抛出来,才是最正确的选择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