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夜色深,李渊终于睡了一次好觉。

    他最担心的,便是自己的儿子相残。

    如今他已经再次安抚了李世民,只要宽慰了李世民的心,他觉得自己的儿子应该能够这样一直过下去。

    没有了流血,他自然也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这一夜李渊睡的很沉,次日一早起来的时候精神饱满,已经两天没有上朝的他,再次上了早朝。

    东宫。

    退朝后,李建成便急匆匆回到了东宫。

    他回来的时候,脸色很差,苍白的可怕。

    宋公卿见他如此,问道:“太子殿下怎么啦?”

    李建成哼了一声:“父皇今天的气色很好。”

    宋公卿道:“圣上气色好这不是很不错嘛,太子殿下不也正希望如此?”

    李建成凝眉,接着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宋公卿,他觉得宋公卿这话有明显取笑自己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父皇赏赐了秦王不少东西!”

    宋公卿浅笑不语。

    李建成道:“你可知父皇的意思?”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,圣上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,难道你看不出来吗?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圣上作为一名父亲,对任何一个儿子的爱都是差不多的,圣上心软了,对秦王殿下又要扶持了,他毕竟最爱的,还是秦王殿下。”

    宋公卿的话刚说完,李建成神色顿时凝了起来,这话伤到了他,什么叫他父皇最爱的还是李世民?

    难道他最爱李世民,就要把皇位传给李世民吗?

    听起来,就好像是他夺了李世民的皇位似的,又好像,他挡住了李渊对李世民的宠爱。

    委屈啊。

    李建成面目越发苍白起来,而且渐渐的还有些扭曲。

    宋公卿不着一言,只是把一小包东西从怀里拿出来放在了桌子上,随后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李建成望着那包东西,突然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手指卡帕作响,李建成双眼之中,突然透出一股无形杀气来。

    离开的宋公卿站在太阳下面突然停了下来,他仰着头望着天上的太阳,汗水顺着他的脸颊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但是他并没有一点要擦去的意思,他甚至不觉得站在太阳地下暴晒有什么不舒服。

    当他大汗淋漓,全身湿透之后,他才在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,然后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皇权之争,少不了牺牲,什么父子人伦,什么兄弟之情,在皇权面前都是不靠谱的。

    这很残酷,可事实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他相信李建成会做出一个更好的选择,幻药倒了,他还有,只要李建成想做,他就不惜一切代价的为他做。

    只有李建成当上了皇帝,他才能够实现自己的抱负和理想,而为了这些,就是做出违背人心的事情又如何?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长孙无忌还在继续派人寻找治疗失眠的药方。

    不过自从那天李世民进宫之后,李渊的气色好了不少,睡眠也越来越好了,是以长孙无忌听闻情况之后,便不似之前那般忙碌了。

    哪怕李世民曾下令让他继续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李渊的病既然已经好的差不多了,那这治疗失眠的药方,也就没有多大的用了。

    可就在长孙无忌这样认为着的时候,李渊突然又久病复发,夜间不知为何突然很兴奋,怎么都睡不着。

    第二天整个人又很精神萎靡,想睡又会做噩梦,而且也睡不着,就只能眯一会。

    这个情况很快传到了秦王府。

    “辅机,父皇的病情突然发作,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的,赶紧寻找治疗失眠的药方。”李世民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似乎也没料到李渊的病情竟然会复发,这让他也有些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“王爷放心,我们的人仍旧在寻找,我想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的,而且我已经让他们通知大唐各州县的刺史县令,让他们这样一阶一阶的分散下去寻找,想来应该很快就能够找到的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点点头,如今这种情况,也只能如此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长孙无忌他们又加快速度之后,倒还真有一些人献上秘方。

    李世民拿到这些秘方之后,便连忙进宫让李渊尝试,只不过这些秘方并不是很管用,有点的确能够让李渊的心平静下来,但对于睡眠的改善,却并无多大的帮助。

    就算一些秘方真的能够让李渊睡下,可很快药效还是会失去,而且睡着之后,李渊便噩梦不断,因此更是连睡都不敢睡。

    整个长安城,突然变的有些人心惶惶,有人着急,有人则暗自窃喜。

    东宫。

    李建成站在窗前望着外面被太阳暴晒,已经有些枯萎的杂草,如果太阳继续这样晒下去的话,他觉得那些杂草肯定会死的。

    就跟他父皇此时的情况一样,只要他继续服用幻药,早晚有一天他也会死的。

    没有人能够在持续不休息的状态下还能够保持身体的无恙。

    他所需要做的,只是等而已。

    李建成望着,望着,突然有一滴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突然很想发泄,不过,他还是让自己保持镇定,擦去那一滴眼泪之后,他便把宋公卿给找了来。

    “那东西有解药吗?”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,那东西并不是毒药,所以也就没有什么所谓的解药,只要不继续服用,休息一段时间也能恢复,可只要继续服用,而且服用的时间长了,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回来。”

    听到宋公卿这话,李建成才终于点了点头:“本太子得知秦王正在派人寻找治疗父皇的秘方,我还真担心他们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放心,不会有的,倒是太子殿下,不能什么都不做啊?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父慈子孝还是要做的。”

    太子李建成微微一愣,紧接着便明白过来,就算这事是他所为,就算他想要李渊死,但作为一名太子,作为李渊的皇子,他怎么能不管不顾,只让秦王把这为父担心的事情给做了呢?

    他这个太子,更应该冲在前面才对啊。

    “宋先生说的不错,本太子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宋公卿点点头,有些事情,哪怕只是做做样子,也是要做的。

    第9更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