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秦天回到长安的时候已经是夏末时节了。

    夏末的长安还有些燥热,秦天回来的那天,长安城上空密云不雨,狂风不停。

    东宫太子得知秦天回到长安城的消息之后,便立马向皇宫赶去。

    他来到皇宫的时候,正好遇到也要进宫的崔桐。

    李建成看到崔桐之后,顿时明白了他的来意。

    不过李建成却也并未跟崔桐多言,随便打了个招呼之后,两人便相继进了宫。

    李渊的身体越来越差,他想睡觉,可是自己却好像无时不刻不处于一种兴奋的状态,就算真的疲惫至极睡下了,也是很快就醒来。

    并且,他时常做噩梦,这睡眠质量也就说不上好了。

    李建成和崔桐两人进来之后,李渊正闭着双眼养神,他睡不着,也就只能通过闭目养神来让自己不至于那么的疲惫了。

    “父皇,儿臣有事要奏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李渊根本无心听这个那个,李建成的话刚说完,李渊眉头就凝了起来:“改日再奏。”

    李渊声音很冷,而且还带着一些不耐烦,李建成自然知道是什么原因,但并未因此就有所放弃,而是直接说道:“父皇,秦天回京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李渊突然睁开了眼睛,而在他的眼神之中,看到的并不是愤怒,相反却是兴奋,一种看到了希望的兴奋。

    可是,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怎么会兴奋,是对秦天的信任吗?

    可这信任从何而来?

    李建成并没有注意到这点,他只是继续说道:“父皇,这秦天未曾奉命,便私自离开自己管辖的地方,他这是抗旨,只怕他居心不良啊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这么说完,旁边的崔桐连忙跟着附和:“是啊,未奉旨便进京,指不定他有什么阴谋呢,还望圣上定要严惩秦天啊。”

    太子李建成和崔桐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,李渊只是沉默不语,直到他们两人说完之后,李渊才终于问道:“秦天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李建成道:“回父皇话,在秦王府。”

    “传秦天进宫!”

    “秦王呢?”

    “也传!”

    李渊的命令很快传了下去,秦王李世民和秦天他们在秦王府接到这个命令的时候,都微微一震。

    按理说,秦天刚回京城,还没来得及去其他地方呢,怎么他父皇就知道秦天回来了?

    李世民神色微微一动,看了一眼传旨的太监,问道:“父皇那里,可还有什么人?”

    传旨太监大概二十来岁,长的眉清目秀,就是有些阴柔,此时被李世民询问,他却是显得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以目前的情况来看,李世民想要争夺皇位的机会几乎为零,他有必要为了李世民而得罪太子殿下吗?

    李世民见传旨太监有些犹豫,眉头顿时就凝了起来,紧接着一巴掌就抽了过去:“本王要你生,你便生,本王要你死,你便死。”

    一个太监,竟然也学会站队了,真是欠教训。

    李世民这一巴掌可把那传旨太监给吓懵了,连忙跪下应道:“王爷饶命,圣上那里,太子殿下和崔桐崔大人在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们两人在皇宫,李世民顿时察觉不好,这两人都跟秦天不对付啊,他们两人在,显然是要找秦天麻烦。

    李世民神色凝重,秦天却是淡淡一笑:“王爷放心,下官正想进宫一趟呢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苦笑:“你私自回来,进宫可不是闹着玩的。”

    “下官怎么能算是私自回来,下官是为圣上治病的、”

    “你?”李世民摇摇头,秦天却是神色平静:“王爷别不信,下官可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,走吧!”

    李世民见此,也只能硬着头皮进宫了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长安的天空乌云密布,狂风不止。

    秦天和李世民两人刚到皇宫前,一声惊雷响起,紧接着整个长安便下去瓢泼大雨来。

    大雨一扫之前的郁热,让人的心情随之一畅,秦天望着这场大雨,露出了一丝浅笑:“王爷,好兆头啊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撇了撇嘴:“真是好兆头才行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着快速进了皇宫。

    李渊的寝宫,李建成和崔桐两人都在,他们看到秦天的时候,眼神之中都露出了一丝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“臣秦天拜见圣上。”

    李渊闭着双眼,问道:“秦天,没有朝廷诏令,你擅自离开自己所管辖之地,置龙口县百姓于不顾,你可知罪?”

    李建成望着秦天哼了一声,崔桐撇了撇嘴,秦天这边却是不慌不忙的答道:“圣上,臣接到了朝廷诏令,所以才回京城的。”

    李渊微微皱眉,这让他的脸皮有点疼,紧接着便又连忙恢复到无表情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哦,你接到了诏令,朕怎么不知?”

    秦天道:“朝廷下令悬赏为陛下诊治之人,臣便是这诊治之人,圣上的病,臣能治。”

    秦天这么说着,李渊神色反倒是一松,仿佛自己的猜测对了一般。

    这边的李建成却是冷冷道:“可笑,你秦天又并非大夫,怎么为我父皇治病?”

    崔桐连忙跟着附和:“就是!”

    李世民凝眉,想要辩驳,这个时候,秦天却是继续说道:“治病并非一定要是大夫嘛,我们大唐的很多百姓其实自己就会治一些病,其实每个人都算是大夫的,圣上的病我刚好能治,这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秦天语气突然一冷,道:“反倒是你们两位,圣上已经病成这个样子了,就算是一个普通人说能治病,你们也应该想着让圣上试一下吧,这才是对圣上的关心啊,可你们呢,你们可有为圣上考虑?”

    秦天的话振聋发聩,而且听起来很有道理,如果一个人特别关系另外一个人安慰的话,那么就算是死马当活马医,他们也是愿意的。

    可他们做了什么,他们根本就没有想过李渊的病情,他们想的,只不过是如何弄死他秦天而已。

    李渊的神色微微一凝,显然对李建成和崔桐两人的行为有些厌烦,李建成这边,心头微微一沉,反倒是崔桐,连忙说道:“圣上非同常人,岂能随便让你医治,让一个庸医给圣上看病,才是我等不负责任,你能治病吗?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