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“圣上非同常人,岂能随便让你医治,让一个庸医给圣上看病,才是我等不负责任,你能治病吗?”

    崔桐恨秦天入骨,此时赫然训斥,一点不忌讳李渊在旁。

    秦天却是淡然一笑:“我看崔大人是年老体衰,脑子不够用了吧,刚才我已经说过,圣上的病我刚好能治,难道非得我多说几遍,崔大人才能够理解我这句话的意思,也才能够记住我这句话吗?”

    秦天这话,把崔桐说的仿佛他已经很不堪用了,不仅脑子笨,而且还记不住。

    这可把崔桐气的够呛,正想再次反击,李渊却是终于有些受不了,喝道:“够了,既然秦爱卿有办法医治,那朕就姑且一试,不知你要如何治疗朕这失眠之症?”

    李渊开口,崔桐也只能闭嘴,秦天这里,道:“圣上,只需要臣去一趟膳药局,为圣上抓几服药熬制一下便可,保证圣上今夜就能够睡个好觉。”

    听到今夜就能见效,李渊脸上才终于露出了一丝浅笑:“那就有劳爱卿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,臣这就为圣上配药。”

    秦天说完连忙离去,李渊这边,突然睁开眼睛瞪了一眼李建成,喝道:“都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李渊不是笨蛋,今天又被秦天一番话点拨,自然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几个儿子当中,现在最想他死的就是李建成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不由得让他心中有气,他虽然不想自己的儿子互相残杀,但也不希望自己就这么死了啊?

    李建成知道自己只怕是惹他父皇生气了,所以不敢多做停留,连忙便退了去,崔桐却是犹豫了一下,硬着头皮说道:“圣上,万一这秦天没能治好您的病呢?”

    这一下,可彻底把李渊给激怒了。

    突然间,李渊睁开双眼,拿起床头的一件物件就朝崔桐砸了过去,骂道:“要是没治好,朕拿你赔命。”

    崔桐顿时傻眼了,而且很委屈,是秦天没治好,跟他什么关系啊?

    他正要开口,旁边的李世民喝道:“崔大人是希望我父皇的病不好吗?你若真有此心,便是对朝廷不忠,便是有逆反之心,本王现在就砍了你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语气冰冷,威严四射,崔桐心下一沉,额头直冒冷汗,紧接着扑通一下就跪了下去:“圣上饶命,臣可没有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崔桐的心在滴血,直到这个时候,他才发现自己错在了什么地方,如今的李渊求命心切啊,自己还说治不好治不好,这不是晦气他的嘛,真是找死啊。

    “滚!”李渊冷冷骂了一句,崔桐此时不敢多言,连忙便滚了出去。

    崔桐离开之后,李世民这才说道:“父皇早些休息,儿臣去看看秦天为父皇配药配的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李渊颔首:“世民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退了去,皇宫又渐渐安静了下来,外面的风雨不停,哗啦啦作响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秦天来到膳药局之后,里面的一些御医、官员等等对他都颇为冷淡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御医都看不好的病,秦天一个农民出身的人,能看好?

    再者,秦天若是看好了,就更显得他们这些人无能,是以他们对秦天就更加的不喜欢了。

    不过秦天对这些人的态度也不以为意,他现在也没心思跟这些人瞎扯。

    来到这里之后,他便开始寻找起药材来。

    他从脑海中找到了安眠药的配方,当然,这个安眠药的配方跟后世的不一样,后世安眠药大多是人工合成的。

    而且吃的多了,容易致人死亡。

    他找到的这个安眠药,相对来说就好很多了,效果相同,但对人体并无损害,就算吃的多了,也不过是多睡一些时间罢了。

    他把这些药材找齐之后,便直接拿走了。

    刚离开膳药局,便见李世民冒雨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药材都找齐了吗?”李世民着急的问道,秦天点点头:“这里的药材很全,所需都已经找齐了,只等我回去之后熬制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去秦王府吧。”

    秦天颔首应下,而后两人便一同离开了皇宫。

    回到秦王府后,秦天便开始熬制安眠药了,这东西需要熬制成稠糊状,然后再冷却凝固成颗粒。

    这个过程虽然麻烦,但秦天有金手指,就仿佛曾经做过多次一样,所以做起来十分的熟练,不多时,便制作了不少安眠药出来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做出来后,李世民在旁边却是有些疑惑:“这东西真能治疗失眠?”

    整个过程,李世民都在旁边看着,可也正因为看着,所以李世民才会生出疑惑,因为秦天做的太熟练了,仿佛一切都很简单。

    这么简单的东西,能治疗失眠?

    秦天笑了笑:“王爷不妨找人来试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试?”

    “随便找个人来就行了,只需要一粒,我保管他在一炷香内睡着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眉头微凝,但还是连忙从秦王府找来了两个下人。

    下人找来之后,李世民便把两粒安眠药让他们服下,这两个下人并无一点迟疑,直接就吃了下去,显然,秦王府的人,都早已经做好了为秦王效死的准备,从这一件小事上,便可看出一般。

    秦天见此,心中暗叹,如果自己也有这样的属下,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,我们且在这里等着好了。”两个下人服下之后便各自回去休息了,不时会有人来把他们的情况汇报过来,秦天就和李世民在客厅坐着品茶。

    只不过,哪怕是秦王府的好茶,秦天喝起来也觉得怪怪的,十分难喝。

    “王爷,他们两人回去之后,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,并无一点要睡着的迹象啊?”

    两个人服用安眠药后,心里肯定七上八下的,要他们睡着,谈何容易啊,李世民听到这个之后,望向秦天,一脸的怀疑:“秦天,你这安眠药是不是真的有效?”

    秦天道:“王爷放心好了,再亢奋再有心事的人,用了我的安眠药,也保管他在一炷香之内睡着。”

    秦天很冷静,也很自信,李世民心里虽然仍旧对这安眠药有所怀疑,但此时也只能姑且信秦天一回,再等等了。

    时间过的很慢,外面的雨已经小了很多,而这一场雨后,长安的天气渐渐转凉来。

    (本章完)